杭州38岁民警倒在岗位上:背痛好几天很可能是脑溢血的预兆

都市快报微信公号

2020-03-12 17:11

字号
今天中午,上城公安分局法制大队的办公室里,难得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投在一张靠墙的办公桌上,桌上的电脑还开着,屏幕上闪烁着光标,等待输入密码,但是这个座位的主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王益民的办公桌
这个位置是上城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王益民的,3月10日凌晨,他因脑溢血,在医院抢救无效离世,年仅38岁。
王益民
1982-2020

工作状态非常消耗脑力
“他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大队教导员毛文虹说。
这一点,从王益民办公桌的摆设和笔记本的记录中也可以看出来。
他的桌上收拾得很整洁,台式电脑下的小格子里依次摆着订书机、胶水、便利贴等用具,键盘前压着一张1月份的月历,上面用黑色和红色的笔迹写满了工作安排,有个名字或许很重要,旁边还画了个小小的五角星。
桌上还有一本蓝色的笔记本,约半个拇指厚,几乎已经写满了。其中不少内容分一二三四条列出来,很是清晰。笔记本最后还夹着几张表格,是王益民自己制作打印出来的,详细列出了手头每个案子的编号、承办单位、人员姓名、问题和结果等信息。最后的结果一栏,只填写了一半。
同事们对王益民的评价是,细致、谨慎、很有条理,每一个经他审核的案子,他都会列出表格,对其中的细节、疑点反复分析、核对。
这样的工作状态非常消耗脑力。
“案子分析,工作报告,一旦开始做就停不下来,停下来思路会断掉。”同事刘玲玲感同身受,特别是警察本身纪律性比较强,很多人会要求自己今日事今日毕。
王益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早点把事做好,我安心一点。”
背痛了好几天打算扛过去
3月8日,轮到王益民值班,晚上工作到很晚才回3楼宿舍睡了一会。按照规定,第二天可以休息,但9日早上8点多,同事韦性军到单位的时候,却看到王益民已经坐在办公桌前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饼,边啃边在电脑上翻阅资料,神情专注。
吃饭不规律是民警的通病,那天上午,他们讨论了3个案子,写了一份报告,这一忙就到了下午1点多,食堂已经没饭了,韦性军泡了盒面,王益民则继续啃早上没吃完的冷饼。
下午又是讨论案子,期间,韦性军注意到,王益民精神不大好,不时扭动身子、转转脖子。
“你还好吧?”韦性军想起来,过去这几天,王益民看起来都有些疲惫。
“背痛,痛了有几天了。”王益民往后靠了一会,但紧接着又说,“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坐太久了。”
王益民因为高血压,以前偶尔也会出现头晕的症状,他总是说,吃点药、休息一下就好了。
回头想想,这个时候身体已经发出警告,背痛就是脑溢血的预兆,十分可惜的是,王益民习惯性的打算“扛过去”。
这也是许多民警的真实状态,工作忙,小病小痛的不愿意去医院,扛扛就过去了。
王益民(左)生前和同事在工作
同事痛悔没有劝他去医院
大队教导员毛文虹最后一次见到王益民是在3月9日傍晚。那天,他很罕见地抱怨了两句,说自己“有点不舒服”。
“他这个人很要强,如果不是实在吃不消了,是不会说的。”毛文虹看了看他,脸色是不太好,就催他回家休息。
“怎么还在忙?你好回家休息了。”
到了傍晚,同事陆续下班,韦性军临走前,王益民还在翻资料、做笔记。
“我看他那么认真,没好意思打扰他。”韦性军知道,王益民想早点把手头的几个案子弄好。
教导员毛文虹离开时,再次催促王益民回家休息,但他说,手头还有点事要忙,因为之前头晕,注意力没法集中,看案卷的速度慢了,想再待一会。
当天晚上,毛文虹接到指挥中心电话的时候,王益民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了。
毛文虹匆匆赶去,在抢救室门口一直等到10日凌晨,王益民还是走了……
“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劝他去医院。”毛文虹不敢相信,看起来身体不错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他还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王益民有一儿一女,女儿8岁,儿子4岁。王益民就和其他当爸爸的男人一样,也会操心孩子的学习,担心女儿上网课不习惯,也会“抱怨”孩子太皮,自责陪孩子的时间太少。
爱生活,写得一手好字,爱唱歌,一首《one night in北京》曾技惊四座。
从警18年,他曾获评浙江省G20杭州峰会工作先进个人,杭州市反恐怖工作先进个人,多次获得个人三等功、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等荣誉。
如果他还在,今年秋天,一家人就能搬进新家了,新房是去年6月交付的,家里的不少家具,都是他亲手组装起来的……
靠墙的一张矮柜上,摆着两叠法制工作相关的书籍和三个茶具,其中一只茶壶里的茶叶还没来得及清理。
看得出来,3月9日那天离开的时候,王益民还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
王益民的日常是很多民警的缩影
警校毕业,王益民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是有信心的——在清波派出所工作的时候,有一次出警碰到一男子意图自杀,房门被反锁,他急中生智,在四层楼高的地方,一跃从隔壁近两米远的阳台跳了过去;有时深夜执勤,单位人手不够,他总是主动要求上岗,理由很简单:“我年轻,体力好。”
这也是很多民警的心理,都是警校毕业的男人,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自信。
其实并不然,很多民警或多或少有各种小病小痛,比如王益民有高血压,要长期吃药。
对自己照顾不周,工作那么细致的一个人,却总是忘记吃药,同事随口问起来,他才一拍大腿:“哎呀,吃完忘记去买了。”
三餐不定是常事,因为常常错过食堂饭点,王益民常常买早饭时多买两个包子,到了中午就把两个包子微波炉热一热充饥。
没有时间锻炼,王益民的桌子底下,有一个大大的塑料箱,是他去年12月从反恐大队调到法制大队时带过来的,已经3个月了,箱子还没来得及打开过。
直到他去世,同事们打开这个箱子才发现,里面装着一张崭新的瑜伽垫、一根跳绳、一些做俯卧撑的简易健身器材,还有一套茶具,都收拾得整整齐齐,摆放有序。
“忍一忍,扛一扛,我能行。”成了很多民警的口头禅。
根据省公安厅统计,从2013年至2019年4月,已有39位公安民警因公牺牲,其中2018年全省因公牺牲的8位公安民警中,7位是在工作时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的,2019年6月2日,杭州富阳区公安分局城南派出所所长金健勇因脑溢血停止了呼吸……
每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家庭的伤痛。
你们是公安民警,你们也是儿子、是父亲、是丈夫,负重前行守护社会安宁的同时,请别忘了守护好你们自己。
我们永远不愿意再看到这个数字增加。 

(原题为《背痛好几天很可能就是脑溢血的预兆,杭州38岁民警王益民倒在岗位上……“忍一忍,扛一扛,我能行,他的日常是很多民警的缩影》)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笛
图片编辑:施佳慧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 民警 去世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