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黄冈日记⑲|我爸成了村网格管理员,每天给十家量体温

特邀作者 杨梅 马亿 叶薇 孙璐 澎湃新闻记者 方岸 杜心羽 吴佳颖 实习生 李佳悦 整理

2020-03-24 0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新冠病毒给湖北乃至全国带来一场危机,黄冈是这场疫情的重灾区之一。
在这场战役中,黄冈人经历了旁观-卷入-创伤-斗争-反思的过程。我们用亲历者日记连载的形式,试图纵深还原疫情侵袭下的黄冈这60天。

【孙璐:黄冈市黄州区四海社区网格员】
2月12日

黄冈的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社区工作人员和网格员又增添了一项新的工作:为各自分管片区的居民家建“购菜群”,做片区的代购员:给居民代购生活用品,药品;在“购菜群”转发购菜的网络链接,协助居民购菜。
我要统计好居民需要购买的蔬菜和其他生活物资分门别类,列好购物清单,再把“清单”发送给与我们小区对接的商超或者商贸公司。商超按照购物清单,把菜肉等生活物资送过来,我则通知每一户家庭派代表过来领取。
另外,我要每天打电话排查有无发热人员,有无从汉返乡人员。有从武汉返乡的,我们一天最少打两次电话,问身体状况。有防护服以后,我们要不落一家的上门摸排,给居民量体温。每个网格员每天都要做摸排台账,做好记录。有发热情况我们需要第一时间上报。针对孤寡老人或者不会使用微信的居民,我们要帮忙购买蔬菜等生活物资,然后送到家。
每个网格员负责自己的片区。网格员在进社区那一天就按照网格号划分了自己的区域,负责自己片区的居民。例如我们社区就有7个网格员,整个社区被划成7个不同的区域,各自负责。
【叶薇:治愈新冠肺炎患者,大四学生】
2月13日

前几天的CT结果显示我的肺部还有问题,需要继续观察,但症状比较轻。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就好。隔壁床的妹妹CT和核酸都已经过关了,也已经回去了。每当有人出院,我们都是极高兴的,能出去就代表这个病能治好,这几天阿姨也好转了很多,但依旧出现了很多情况,比如血糖升高,尿血,前半夜冒虚汗。我甚至在半夜被阿姨做噩梦的呻吟声弄醒过。很奇怪的是,我能很平静的面对这一切了,尽量控制自己的思绪不要过度担心。
病房里的阿姨这几天与我接触下来,很喜欢我,觉得我是个大学生,有知识有文化,能通事理,她说从我这几天的言谈举止,给了她很大的帮助,我想着其实我也有低落的时候吧,但渡人如渡己,命运让我来了这,说不定还有我未完成的事,比如帮助一下阿姨。
阿姨家的情况很复杂,她是去给老伴检查身体才染上的病,现在老伴癌症晚期在家需要人照顾,她自己也在医院卧床不起,她时常觉得自己是个罪人,祸害了一家人,晚上也因此噩梦连连。
后面我教阿姨自我对话,每晚进行自我安慰,自己鼓励自己,就这样,阿姨晚上总能稍稍睡着一会。
人生都很难吧,特别是现在疫情当前,我们必须自己救自己,每个人都有正能量和负能量,如果我们能积极的传递正能量,别人也会给予我们正能量的反馈,这样我们自己也会高兴很多,负能量也随之被驱散。做自己的小太阳吧。
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医护人员在诊疗。
【杨梅:黄冈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护士】
2月13

疫情在继续,我们的战斗也在继续。
今天与女儿视频的时候,结束时她突然对我说:“妈妈加油!”瞬间发现女儿长大懂事了。可能她还不是很清楚,这场疫情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妈妈是去治病救人了;她可能也不懂什么叫思念,但也在视频里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
因为工作性质,平时都是爷爷奶奶照顾她,我和她爸爸只要不值晚班,每天都坚持回家陪她。这一次,我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回家,老公在基层防控疫情也不能回家,一家五口,分居三地。
最近,他们学校老师开始上网课,布置作业,可是爷爷奶奶根本不会操作电子设备,我和老公不在家,怎么办?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女儿跟我说:“妈妈,你就在视频里指导我打开直播,我自己来。”没办法,我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在视频里一步一步的指导她,登录QQ,点开链接,点开直播……终于,女儿在我的指导下,自己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电脑上的直播学习。这倒是让我对这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姑娘刮目相看了。
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每天指导她开直播。无奈之下,我只好在他们的班级群里向老师讲明了我们的家庭情况,老师和群里的家长朋友们都对我们表示了支持与帮助。幸运的是,学校没两天发布了通知,老师不用直播上课,学生可以自己在家自由选择学习的内容及学习的方式。
工作之余,我总是要跟家里视频一下,问问家里的生活情况,他们的身体状况,女儿的学习情况——家里备的年货充足,家人身体良好。女儿爱上了新的运动——拍篮球,还跟爷爷学习打算盘……每次在视频中看到女儿的笑脸,女儿的期盼,我默默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努力。为了早日战胜疫情,为了早日回家亲亲抱抱我的小姑娘。
【马亿:浠水县汪岗镇,北京回乡白领】
2月14日

今早是被轰隆隆的雷声炸醒的。
看到我家门前的县道旁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袋装着的东西,一群人围着吵嚷着,当然,他们都是带着口罩的。但是即使带着口罩,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也不太好吧,我想。
我爸就站在那群人旁边,叫喊着让大家别挤,喊到名字再过来,不要都围在一起。他喊的声音很大,但是收效甚微,大家都想尽快把属于自己的食物青菜拿走,怕迟了没有。
虽然上面的正式文件是昨天才通知,我所在的县从今天中午十二点开始全域实施管制措施,除抗疫相关人员凭证件出入之外,其他人均不得出门,所有物资都需要由政府专人统一购买。但其实,我家所在的镇早已这样实施,到今天已经有四五天了。各家各户把想要购买的物资写好清单发到村群里,由村里的干部统一登记,然后统一购买分发。但是因为我们这里疫情严重,又不能自主上街采购,很多人担心物价上涨或者过一段时间食品供不应求,多数人家发在村群里的购买清单都很长,导致村里按时采买的人工作量越来越大。
浠水县汪岗镇,村民的采购清单。
今天跟我爸一起把守我们这条街道岗亭的两个青年党员就被抽调进了采买的队伍,并分发物资。因为物资实在太多,又欠缺经验,才出现了之前的一幕。
两人分发物资明显感觉非常吃力,有人说自家的东西没买齐,还有人说买错了,牌子不对……听我妈说,虽然需要采买的物资太多,怕别人忙不过来,我家这次就买了5斤新鲜猪肉和几斤香蕉,差不多吃了半个月的腊肉,真的有些腻了。猪肉38块钱每斤,这还是前两天的价格,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涨。
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多,我妈看东西分得差不多了,于是下楼去拿肉和香蕉。我看着我妈交涉了几句,空着手回来了。原来是村群里的信息太多,村里的工作人员统计采买物资的时候把我家的东西搞落了。同时被漏掉的还有隔壁堂姐家的所有物资。幸亏家里的青菜什么的还够吃,否则等下次统一采购,那这两天吃什么真的会成为一个问题。
浠水县汪岗镇,村民在领取代购的生活物资。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爸让我帮他建一个村里的小群,按照村干部的指挥,从现在开始要进行“网格化”精细管理,作为党员的爸爸也是村里众多的管理员之一,管理村里分配给他的十户人家,建立微信群,然后每天由管理员上门测量体温,报告给村里,然后由村统计后上报给镇里。
我爸说之前的封村封路你也知道,没这么严,真是附近的人也就放过去了,但是从今天下午开始起就不行了,任何人都不能通过了。
我说那别人非要过怎么办。我爸说村里让打110,随叫随到。
下午我爸刚去街道前面的岗亭没一会儿,就听到那里吵起来了,很大声音,也有可能是因为街道上太过安静导致的,反正我站在我家二楼的客厅里就听清楚是我爸的声音。
我妈有些担心,下楼去了。我也有些担心。
不一会儿,我妈回来了。原来是村里的一个老头说在家憋坏了,非要冲岗到街上去逛逛。在场的人都跟他解释了不允许上街,他也不听,还骂骂咧咧,最后只得打了110。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才处理好。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储静伟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北黄冈 抗疫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