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家上网课的在川大学生,到底有多努力?

2020-03-24 16:5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这个特殊的春天,
没有教室朗朗读书声,
但有的是千万学子
天涯同窗共学堂。
不同寻常的授课方式,
他们同样刻苦。
▲电子科技大学艾合太木
艾合太木家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阿恰塔格乡托克逊铁提尔村。他是村里飞出的“金凤凰”,也是电子科技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的第一位新疆籍少数民族学生。
由于村子比较偏远,网络覆盖较差,时延长且时断时续,一会儿卡死、一会儿掉线,艾合太木在线听课非常困难。
2月10日,艾合太木向学院辅导员陈博文反映了他的实际困难,希望得到帮助。航空航天学院得知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与当地村支书艾克拜尔取得联系,希望村里和学院一起为艾合太木创造学习条件,使他的学业不要因此而有所耽误。
村委会办公室是村里唯一有WiFi的地方。村委会大力支持,为艾合太木开辟了“绿色通道”,让他每天到村委会去“蹭网”上课。村支书艾克拜尔还会每天接送艾合太木去村委会办公室上课。村里还采取了有效措施,确保艾合太木的健康安全以及村里防疫工作的有序开展。
▲ 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索朗曲白
索朗曲白,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一名学生,他的家乡在西藏山南扎囊县扎其乡热瓦村,坐落于海拔3700米以上的山谷之中。
那里常年天气寒冷,即便现在是春天,也还是零下十几度。他的家乡常常会突发性停电,一旦停电了就没法上网,为了保证每天正常上网课,他天不亮就要骑着摩托车,赶去二十公里之外的乡镇去上课。
“知识能让人进步,我要好好学习,将来回报祖国、回馈家乡,不让家乡的孩子像我一样在冬天为了上网课而长途跋涉、忍受风寒!”虽然他这种情况可以申请课程特殊处理,但是他不想那样,他觉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困难是自己无法克服的。
▲西南财经大学赛买提
“虽然我与其他同学见到太阳的时间不一样,但我依然想与他们同步接受老师的教诲和指导。”
家住新疆喀什的赛买提是西南财经大学市场营销专业2018级的学生,喀什的日出比北京晚将近3个小时。为了适应学校统一上课时间,赛买提每天身披夜色进行学习,安静的家里只能听见沙沙的写字声和翻书的浅浅声响。当早晨的两节课结束后,窗外天色才刚刚破晓。
▲西南民族大学德宗
2月24日,西南民族大学文新学院新学期线上开课。家住西藏那曲的大二学生德宗,在海拔4800多米的雪山上,一边放牛,一边学习。
学校获悉这一情况后,决定采用录制课程、发送笔记等方式帮助德宗完成疫情期间的学习。
▲西南石油大学张晨曦
看到课表后,西南石油大学表演专业的张晨曦对找上课的场地感到头疼。
“在学校上形体课有专门形体室供我们使用,但在家线上授课,这怎么开展?”
最终在家人的帮助下,张晨曦将自家阳台腾出来,收拾了几平方的活动空间,铺上瑜伽垫,作为自己的上课教室。
她按照老师平时要求的那样热身:深蹲跳、下蹲、开肩、压腿、开腰...不懂的地方在线上寻求帮助,课后将自己的造型和视频造型拼好图发由老师点评打分。
▲川外成都学院何璇
“很难早起时,打开每日听力把自己吵起来。”
“写一张便签激励自己,我的桌上贴着一张用西语写的‘西班牙’ ”,川外成都学院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系何璇如是说。
∆ 何璇的计划表
何璇的双学位是新闻学,她正在准备相关论文,也会看看课外书,追综艺节目,劳逸结合。
▲四川长江职业学院吉普子呷
四川长江职业学院的吉普子呷家在高山地区,手机信号很弱,家里没有电脑,所以上网课要到屋后更高的山坡上去听课。
晴天的时候晒着太阳听课,下雨天就要打伞听课。
“我期待能早点回到学校上课。”吉普子呷说。
▲ 川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陈芝玉
陈芝玉的老家在山区,信号不稳定,时好时坏。村里山上的广场是信号稍微稳定一点。
陈芝玉每天要很早起床,带上电脑和书笔就上山。上午课程结束,步行回家吃午饭,然后回到山上上下午课程,下午课程结束,山下都已经灯光点点。眺望远方,山的那边还是山。
“尽管初春的微风还夹杂着一丝丝寒意,我知道我不能退缩。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才能走出这大山。”
虽然因为疫情大家
不能在教室里一起上课学习,
但相信大家通过网课
也能同样收获知识、收获成长。
你肯为梦想流下汗水,
那生活也一定会用馈赠作弥补,
命运从来都不会辜负,
我们辛苦踏出的每一步。
当然还是希望疫情早早结束,
大家能快点返校学习!
编辑 | 阿黄 杜浩鑫(实习)
校对 | 李晓平
审核 | 关 关
来源 | 综合各大高校宣传部老师投稿







共同努力,战胜疫情!
↓↓↓
原标题:《那些在家上网课的在川大学生,到底有多努力?》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