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鸟周:说说关于爱鸟护鸟的二三事……

2020-03-26 21:1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春天,是鸟语花香的季节。民间也有“莫打三春鸟”的说法。自古以来,我国劳动人民对于鸟类的认识和爱护就有着良好传统和悠久的历史。
2020年3月25日至31日,是福建省第三十八届爱鸟周。1992年,国务院批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明确把“爱鸟周”以法规的形式确定下来。
但总有一些人将目光盯向那些可爱的鸟儿,下面跟随小编来看看他们做了什么事吧。
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犯
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基本案情】
向上滑动阅览
2017年8月12日20时许,被告人艾某、刘某永、陈某宝携带3个照明头灯和1个抄网,乘坐闽GBN919面包车前往明溪县城关乡上坊村大坪头荒田捕捉野生动物,抵达后,被告人艾某、刘某永、陈某宝相互配合,使用照明头灯照射野生动物,再用抄网捕捉,共捕捉到野兔1只、野生鸟4只。当晚,三被告人在返回明溪县城关途中,被公安机关查获,其中4只野生鸟已死亡,野兔由民警放生。经鉴定,上述被猎捕的野生动物中有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鸦鹃1只,价值人民币835元,福建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环颈雉3只,价值人民币150元,福建省一般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华南兔1只。2017年4月5日,明溪县人民政府发布(《明溪县人民政府关于发布野生鸟类禁猎期和野生动物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方法的通告》,决定在明溪县行政区域内,对所有野生鸟类进行禁猎,禁猎期从2017年4月10日起至2027年4月10日止。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亲属代其赔偿了野生动物资源损失985元,签订了环境修复公益补偿协议书,各自缴纳了环境修复公益补偿金(鸟类资源保护公益补偿金)人民币2000元。
【法院判决】
向上滑动阅览
明溪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违反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未经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猎捕国家二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小鸦鹃,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三被告人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共同参与实施,系共同犯罪。野生动物资源属国家所有,也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非法猎捕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的犯罪行为,不仅造成了国家野生动物资源的损失,也侵害了社会公众的生态环境利益,因此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公益诉讼起诉人明溪县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被告人的行为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依照法律规定履行了公告程序,公告期满后没有相应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诉讼,有权在刑事公诉时一并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公益诉讼起诉人提出的三项诉讼主张有理有据,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亦无异议,予以支持。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同时自愿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缴纳了鸟类资源保护公益补偿金,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给予从轻处罚,根据本案犯罪情节和三被告人的悔罪表现,决定对三被告人适用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十条之规定,依法判决被告人艾某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陈某宝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刘某永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艾某、陈某宝、刘某永应共同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985元,需分别缴纳鸟类资源保护公益补偿金2000元,同时还应在县级以上新闻媒体中向社会公众发表致歉声明;该款判决内容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五日内履行;作案工具头灯、抄网,由扣押机关依法没收。
被告人许某铨犯非法猎捕
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狩猎罪
【基本案情】
向上滑动阅览
2019年10月初,被告人许某铨在大田县建设镇建忠村“小路坪”山场一块空地架设粘网捕鸟。2019年11月14日,许某铨前往“小路坪”山场,发现粘网上有两只死鸟,一只为山鸡,一只为“田鸡子”,遂将其带回家中加工,准备自己食用。次日,许某铨再次前往“小路坪”山场,发现粘网上有一只活猫头鹰,遂将其带回家中藏放,准备在圩日予以出售。同月18日,许某铨将猫头鹰带至建设镇圩场欲以人民币50元的价格出售,但无人购买,其遂将猫头鹰带回家中继续藏放。次日,许某铨在大田县公安局一般性排查询问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同月22日,大田县公安局在许某铨处扣押猫头鹰活体一只、山鸡和“田鸡子”死体各一只、粘网一张、塑料网箱两个和铁笼子一个。案发后,猫头鹰由大田县野生动植物管理站放生,山鸡、“田鸡子”死体由该站掩埋。经陆生野生动物林业技术鉴定:许某铨猎捕的一只猫头鹰(活体)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斑头鸺鹠,一只山鸡(死体)系稚鸡、一只“田鸡子”(死体)系白胸苦恶鸟,均为福建省一般保护、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的野生动物。
【法院判决】
向上滑动阅览
被告人许某铨非法猎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斑头鸺鹠一只,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许某铨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非法狩得属于福建省一般保护野生动物及国家“三有”保护野生鸟类二只,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狩猎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许某铨在判决宣告以前犯有数罪,应数罪并罚。鉴于被告人许某铨已年满七十五周岁,且具有自首情节,愿意接受处罚,依法可以从轻、从宽处罚。根据被告人许某铨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结合所在社区建议实施社区矫正的意见,可以对其宣告缓刑。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十七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规定,依法判决被告人许某铨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拘役一个月。决定合并执行拘役四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粘网一张、塑料网箱两个和铁笼子一个,由扣押机关予以没收。
被告人邹某荣犯非法
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基本案情】
向上滑动阅览
2017年11月底开始,被告人邹某荣未经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批准,以牟利和食用为目的,擅自陆续在泰宁县大龙乡善溪村大乾上“屋后山”山场不同地点布设多个铁兽夹猎捕野生动物,并于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1月20日期间先后捕获3只“寒鸡”、1只“野鸡”,后将3只“寒鸡”以30-35元/斤价格出售给黄某娥(另案处理)得款人民币约200元、1只“野鸡”供自己食用。经辨认和检验鉴定,被告人邹某荣非法猎捕、出售的3只“寒鸡”物种为白鹇,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告人邹某荣非法猎捕、杀害的1只“野鸡”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颈长尾雉。被告人邹某荣于2018年3月9日在其家中被刑事传唤到案,到案后如实供述非法猎捕、出售3只白鹇及非法猎捕1只白颈长尾雉的犯罪事实并于2018年6月25日退还涉嫌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非法获利人民币200元。
【法院判决】
向上滑动阅览
泰宁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邹某荣违反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鹇3只,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颈长尾雉1只,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邹某荣在未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全部罪行,以自首论,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邹某荣积极退赃,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邹某荣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犯罪行为,不仅造成了国家野生动物资源的损失,也损害了社会公众的生态环境利益,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并向公众赔礼道歉。依法判处被告人邹某荣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被告人邹某荣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邹某荣应赔偿国家生态资源受到损害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5000元;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邹某荣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县级以上新闻媒体赔礼道歉。
被告人杨某犯非法运输
国家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
【基本案情】
向上滑动阅览
2017年6月,被告人杨某在高速上开车时被一只鸟撞到,为了私利将鸟带回想制作标本放于中山市办公室作风水用途。后委托其堂弟杨某建,将该鸟制作成标本后暂存于杨某书柴火间。2017年10月18日上午,杨某独自开车去杨某书家装好标本后去酒店接梁某添上高速回广东。同日14时许,在G1517建宁县里心与江西广昌县交界高速检查站检查时被民警查获。经技术人员鉴定:运输的鸟类死体标本为黑耳鸢,属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2018年10月18日,被告人杨某被森林分局民警传唤至建宁到公安分局接受调查,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法院判决】
向上滑动阅览
被告人杨某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运输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黑耳鸢制品,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杨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随案移送的粤TNVxxx号白色小汽车、车辆行驶证、钥匙非杨某本人的财物,依法返还车辆所有人梁某添;黑耳鸢标本一只、钢丝钳一把、缝纫剪一把、棉花一包,依法予以没收。据此,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的规定,依法判决判决被告人杨某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随案移送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没收。
【法条速递】
向上滑动阅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一条 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以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
第三条 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严重”:
(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
(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
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
(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特别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
第六条 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
(一)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
(二)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的;
(三)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那么,我们常见的鸟类有哪些呢?
白鹇
保护等级: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斑头鸺鹠
保护等级: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领鸺鹠
保护等级: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林雕
保护等级: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鸳鸯
保护等级: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同心呵护鸟类,共建美好家园。
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
养成文明卫生饮食习惯。
文稿:生态庭
原标题:《爱鸟周:说说关于爱鸟护鸟的二三事……》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