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大数据时代,每个角落都布满着数据的触手

2020-03-27 16:0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东评学社 东亚评论
从一个探照灯突然落下开始,电影男主角楚门的生活突然变得怪诞了起来。
死而复生的父亲出现,初恋女友莫名失踪、陌生人对自己无时无刻的关注。
这都让楚门感到奇怪,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不起眼的普通人,但是真相让他震惊而绝望。
生活过了了半辈子,所有的疑惑和不安都堆砌起来。
楚门鼓起勇气想一探究竟,转身却看到了真实世界的人。
终于发现了——原来他的生活全是被别人设计好的。
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演员,惟妙惟肖地扮演着他的邻居、同事、甚至是父母和妻子。
里面的人为这个世界编造了各种谎言,告诉他“桃源镇”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外面的人却把楚门的生活当作茶余饭后的娱乐和消遣。
24小时不间断的真人秀直播,五千多个摄像头的监控,他的生活被无数的男男女女驻足观看。
当楚门和父亲拥抱时,观众们泪如泉涌;
当楚门在海上搏击人生时,他们紧攥双拳;
观众们在电视机前看着楚门,买着印有他照片的周边,讨论他、消费他。
这部20年前的老电影《楚门的世界》至今还常常被人们提起,里面的情节勾人心魄、匪夷所思,但仔细想想,楚门的世界好像离我们并不远。
对我们来说,身处这个大数据时代,生活的每个角落都布满着数据的触手。
起床时间、通勤轨迹、搜索记录、收货地址、消费喜好等等被无数双眼睛观察、记录、分析。
这些信息被追踪、拆解、交易、分享。
我们的生活何尝不是一场在巨大影棚下的《楚门的世界》呢?
我们很难阻止信息的暴露,对此习以为常,甚至还享受个性化推送带来的便利。
我们一边被大数据“照顾”着,一边又对信息隐私的暴露惴惴不安。
而在《今日简史》这本书里,数据霸权就被尤瓦尔·赫拉利列为人类命运大议题之一,对未来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说到尤瓦尔·赫拉利,首先就会想到他的两部畅销著作,《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一部立足过去,一部立足未来,都引起了全球大讨论。
而这本“简史系列”的收官之作《今日简史》则是立足人类本身,里面很多议题和观点都新意十足,前所未闻。
他揭示了我们所在的这个数据时代背后可怕而深刻的真相:各种数据信息的加持不仅威胁我们的隐私,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不再认识自己。
我们脑中的那些声音和下意识做出的选择不再值得信赖,因为它们反映的不过是铺天盖地的种种精神操作、洗脑、广告和宣传。“跟着感觉走”变得越来越危险。
人类在过去已经学会如何控制外在世界,但对于我们自己内在的世界多半无力掌控。
世上所有的暴力行为,必然始于一个人心中的暴力欲望,这种欲望早在扰乱他人的平和幸福之前,就已经扰乱了自己的平和和幸福。
多数大人都是一片好意,但他们不太懂现在这个世界。
除了数据霸权的议题,作者还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议题,它们都聚焦于全球迫在眉睫的危机。
其中包括个人的行为是怎么影响全球重大变革的;我们的职业生涯会不会被人工智能的发展影响;未来我们有什么可以教给孩子等等这些话题都决定了全球未来10年的发展趋势。
我们会下意识地认为,全球性的议题离我们很远,但其实他们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无论是孟买贫民窟里的单身妈妈、地中海难民船上的难民、还是伦敦医院里垂死的病人,他们也许没有心力去思考气候的变化这种全球性的议题。
但是气候变化可能会让孟买的贫民窟完全无法住人,让地中海掀起巨大的新难民潮,并且让全球的医疗保健陷入危机。
可见,这样的议题直接关乎着人类的未来和命运。
时代一直在向前,无论是否愿意,我们都将不可避免地卷入到这场洪流之中。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持本心、不断地接近真相。

今天的世界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科技的发展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日新月异,改变就是唯一不变的一件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终身探索、不断地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


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
从理论上讲,人人都能参与这场以“人类未来”为主题的辩论并发表高见,但想要保持清晰的认识并不容易。而通常的情形是,我们根本没注意到有这场辩论,或者根本不清楚关键问题何在。
我想讨论的,是全球性的议题。我所关注的是塑造全世界各个社会的各种重要力量,这些力量也很可能影响整个地球的未来。
对于处在生死关头的人来说,气候变化可能根本不是他们关心的议题,但是最终,气候变化可能会让孟买的贫民窟完全无法住人,让地中海掀起巨大的新难民潮,并且让全球的医疗保健陷入危机。
虽然本书着眼全球,但并未忽视个人层面的问题。相反,我要强调一点,在当代各种重大变革与个人的内在生命之间,其实有着重要的关联。举例来说,恐怖主义既是全球性的政治问题,也是一种内部心理机制。
恐怖主义要发挥效用,靠的是按下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按钮,劫持数百万人的想象力。同样,自由民主的危机不仅存在于国会和投票站,同时也存在于神经元和突触之中。个人即政治,已经是老掉牙的说法。
但在这个科学家、企业和政府都想侵入人类大脑的时代,这套老生常谈却远比以往更邪恶。因此,本书不仅观察个人行为,也观察整个社会。
全球化的世界给我们的个人行为和道德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每个人都被困在许多无所不包的蜘蛛网中,这张网一方面限制了我们的活动,另一方面也把我们最微小的举动传送到遥远的地方。
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可能对地球另一端的人甚至动物产生影响,某些发生在单个人身上的事可能会出人意料地引发全球性事件,例如突尼斯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的自焚事件引发了政治运动;美国的几位女性讲出自己遭到性骚扰,便点燃了“#MeToo”运动。
个人生活可能影响全球,意味着揭露我们自己的宗教和政治偏见、种族和性别特权,以及对制度压迫无意的共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然而,这些目标真的能实现吗?如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远远超出我们的眼界、完全不受人类控制、所有的神祇和意识形态都遭到质疑,我们又怎么可能找到稳固的道德根基?
历史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继法西斯主义崩溃和共产主义受挫之后,现在自由主义也陷入了困境。那么,我们究竟将走向何方?
这个问题之所以特别令人忧虑,是因为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双重革命,让人类这个物种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从而对自由主义逐渐失去了信心。
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一旦携手,可能很快就会让数十亿人失业,同时破坏“自由”和“平等”这两个概念。大数据算法可能导致数字独裁,也就是所有权力集中在一小群精英手中,而大多数人不只是被剥削,还面临更糟的局面:如草芥般无足轻重。
本书第一部分点出我们面临的挑战后,第二部分将探讨各种可能的响应。脸谱网(Facebook)工程师能否使用人工智能(AI)建立起一个维护人类自由和平等的全球化社会?或许是否应该扭转全球化的进程,让民族国家重新掌握权力?又或许,我们需要更进一步,从古老的宗教传统中找寻希望和智慧?
第三部分则会谈及,虽然科技挑战前所未有、政治分歧激烈紧张,但只要我们控制住恐惧,虚心面对自己的想法,必能成功应对。第三部分的内容包括如何应对恐怖主义的威胁、全球战争的危险,以及引发这些冲突的偏见和仇恨。
第四部分则关注“后真相”的概念,试图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我们究竟对全球化发展有多少理解,又是否真能明辨是非?智人真的能够理解自己所创造的世界吗?现实与虚构之间,是否还有明确的界线?
第五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则是整合各项讨论,思考在这个困惑的时代,旧的故事已经完结,新的故事尚未开始,生命的整体样貌究竟如何?我们是谁?这辈子要做什么?需要什么技能?根据我们已经知道的及尚不了解的有关科学、神、政治和宗教的知识,生命的意义在今天究竟是什么?
这听起来可能是个太大的题目,但智人已经无法再等待,哲学、宗教或科学也没有时间忍受没有答案的拖延。我们辩论生命的意义已有数千年之久,不可能让这场辩论无限期延续下去。迫在眉睫的生态危机、日益增加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以及一些打破常规的新技术的崛起,都不允许我们再拖下去。
或许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正让人类拥有重塑和重新设计生命的能力。很快就会有人必须决定如何使用这股力量,而他决定的理由,则来自关于生命意义的某些含蓄的或者直言的故事。
哲学家很有耐心,工程师的耐心要少得多,投资者则是最没耐心的。就算你还没有想清楚怎样运用这股设计生命的力量,市场的压力也不会允许你一千年后再想出答案,而是会用它那只隐形的手迫使你接受它盲目的响应。
除非你愿意把生命的未来交给季度收入报表来决定,否则你就应该清楚地了解到底生命有什么意义。
在最后一章,在智人物种的大幕即将落下、另一出全新大戏即将上演之际,我以一个智人的身份,向其他智人提出了一些个人意见。
作为本书作者,我也得做出艰难的决定。我是应该敞开心扉,冒着被他人断章取义的风险畅所欲言,还是压抑自己的真实想法?
几经思量,我还是决定选择自由讨论而非自我压制。如果不批评自由主义,我们就不可能修复其缺点或有所超越。请务必注意,之所以能写出这本书,正是因为人们还能相对自由地思考自己究竟喜欢什么,也能一如所愿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无知:你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少
全球所面临的重重困境如果让你觉得困惑而不知所措,那就对了。因为全球的发展已经变得相当复杂,任何个人都难以理解。这样一来,你要怎样才能得知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避免成为媒体宣传和错误信息的受害者?
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自由主义对“理性人”赋予无比的信任,认为个人是独立的理性能动者,而现代社会也是以这种只存在于神话想象中的生物为基础。
然而,对“理性人”如此信任是错误的。后殖民主义和女权主义思想家指出,“理性人”可能只是沙文主义的西方幻想,颂扬的是上流阶级白人的自主权和权力。
如前所述,行为主义经济学家和进化心理学家已经证明,大多数人类决策基于情绪反应和思维捷径,而非理性分析;然而,人类的情绪和思维捷径虽然可能适合应对石器时代的生活,但到了芯片时代(Silicon Age),这些方法却远远不够。
而且不只“理性”,就连“人”也是一种神话想象。人类很少真的自己思考,而是以群体为单位来思考。
智人之所以能够胜过所有其他动物并成为地球的主人,靠的不是个人的理性,而是能够群体思考的这种独特能力。
我们以为自己懂的知识比前人更多,但其实就个人而言,我们的所知并不如过去。现代人几乎所有的需求都有赖于他人的专业知识。有一项实验能让人知道自己有多无知:这项实验先请被测试者评估自己对拉链知道多少。
大多数人都是自信满满,毕竟谁每天不用拉链?接下来,实验组织者请被测试者尽可能详细描述拉链的原理。这时,大多数人都毫无头绪。
这就是史蒂文·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菲利普·费恩巴赫(Philip Fernbach)研究得出的所谓“知识的错觉”(knowledge illusion)。每个人其实懂的知识很少,我们却以为自己懂的很多,原因就在于我们把存在于他人大脑中的知识也看成自己的了。
这不一定是坏事。人类对群体思维的依赖,使我们成为世界的主人,知识的错觉让我们能够继续愉快地生活,而不会陷入无谓的努力,并避免试图自行理解身边的一切。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智人相信别人的知识,实在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然而人类有很多特性都是如此,在过去很有道理,到现在就成了问题。知识的错觉也有其不足之处。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人们就是无法意识到自己对一切有多么无知。
人类很少能认清自己的无知,因为他们就是一直待在如同回声室的同温层里,往来的都是思想相近的朋友,接收的都是肯定自己意见的新闻信息,各种信念只是不断增强,鲜少遭到挑战。
群体思维的力量无所不在,所以就算某些观点看起来如此主观武断,也很难改变。
教育:改变是唯一不变的事
在这个困惑的年代,
旧的故事崩塌,
新的故事还无以为继,
我们该怎么生存下去?
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各种变革,所有旧故事分崩离析,至今也还没有新故事足以接续。那么,不论是我们自己还是下一代,到底该做哪些准备,才能面对各种前所未见的转变,应付种种极端的不确定性?
很遗憾,正因为没人知道2050年的世界会是怎样的景象(2100年就更不用提了),我们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当然,人类对未来的预测从来都不准确,然而今天要做预测又比过去更为困难。一旦技术让我们能够设计人类的身体、大脑与心智,所有的肯定都会被推翻,就连过去以为永恒不变的事物也不例外。
让我们回到1000年前的1018年,当时的人对未来懂得不多,但相信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在未来不会有什么不同。
如果1018年你住在中国,会知道到1050年可能出现朝代更替,辽国可能从北方入侵,也可能发生瘟疫,让几百万人丧命。但你也很清楚,就算到了1050年,大多数人仍然是农民或织布工,皇帝还是要靠人来组建军队和朝廷,男人的地位还是比女人高,预期寿命还是大约40岁,而且人体构造也绝不会有什么不同。
所以,在1018年的时候,宋朝的穷人家会教小孩如何种稻或织布,有钱人家则是教男孩读经写字、骑马射箭,教女孩三从四德,当个好妻子。毫无疑问,这些技能到了1050年还是很重要。
相较之下,对于中国或世界其他地方到2050年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实在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那时人类如何谋生,不知道军队或政府会如何运作,也不知道两性关系会是什么模样。
到那个时候,有些人的寿命可能会比今天长得多,而且因为有了生物工程和直接的脑机接口,就连人体本身也可能发生前所未见的改变。所以,现在孩子学的各种科目技能,到2050年绝大多数可能没有什么用了。
目前有太多学校的教学重点仍然在于灌输信息。这在过去说得通,因为过去信息量本来就不大,而且就连那一点信息,也不断受到各种审查制度的阻隔。
但是,在21世纪,我们被大量的信息淹没,而审查机构甚至都没有去阻挡信息的打算,反而忙于散布错误的信息,或是用不重要的事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然而网络上众说纷纭,实在难以判断哪些内容可信。正是因为只要点一下就能得到无数其他信息,也就令人难以专注。如果政治或科学看起来太复杂,我们很容易就会想转去看些可爱的猫猫狗狗、名人八卦。
在这样的世界里,老师最不需要教给学生的就是更多的信息。学生手上已经有太多信息,他们需要的是能够理解信息,判断哪些信息重要、哪些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能够结合这点点滴滴的信息,形成一套完整的世界观。
事实上,西方自由主义教育的理想几百年来一直如此,但时至今日,甚至许多西方学校也从未实现这个理想。教师只是把资料硬塞给学生,再鼓励学生“自己思考”。
自由派的学校特别害怕教学生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s),认为只要给学生提供大量资料和一点自由,学生就会构建自己的世界观。
就算这一代学生还没办法打造出一个有头有尾、有意义的故事,未来也总有时间让我们好好消化这一切。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我们在未来这几十年所做的决定,将会影响生命本身的未来,而我们只能依据自己目前的世界观来做出这些决定。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无法对宇宙有整体的认识,生命的未来就只能依赖随机的决定。
原标题:《身处大数据时代,每个角落都布满着数据的触手》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大数据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