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牡丹的前世今生

2020-03-27 11:5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相信许多读者看过此文再去看菏泽牡丹,就会对牡丹多了些深层次的理解,也更能理解为什么有:“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这样的诗句。
四月,暮春时分,牡丹就是众香国里最迷人的一道风景,也是最炽烈,最迷人的一种花令。一代女皇武则天想在寒冬天气欣赏牡丹的雍容华贵,却让牡丹仙子感觉不齿,遂一怒之下,不惜放火焚之。那之后,如此娇媚的牡丹仙子便自华美中,又多了一种别样的坚毅。
牡丹盛开,绝对是暮春时节最疯狂的一场花事,若不然,刘禹锡缘何发出:“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动人诗句?
牡丹,别称鼠姑、鹿韭、白茸、木芍药、百雨金,又有洛阳花,富贵花和“花中之王”之美称。原为陕、川、鲁、豫以及西藏、云南等一带山区的野生灌木,散生于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坡和林缘。
我国牡丹的种植可追溯到二千多年前,1972年甘肃武威东汉圹墓中发现的医简中已有牡丹入药的记载。李时珍《本草纲目》说:“牡丹以色丹者为佳,虽结子而根生苗,故谓之牡丹。” 现代庭园种植的牡丹均为原始牡丹演化和杂交而来。
牡丹作为观赏植物始自南北朝时期,文献多有记载。刘赛客《嘉记录》说:“北齐杨子华有画牡丹”,牡丹既已入画,其作为观赏的对象已确切无疑。谢康乐更具体指出种植的具体情况:“永嘉水际竹间多牡丹。”
《太平御览》近代生物学先驱达尔文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写的《动植物在家养情况下的变异》一书中说,牡丹在中国已经栽培了一千四百年。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推到一千四百年前,那是公元五世纪,即南北朝初年,和中国牡丹的栽植历史大体相属。
隋代,隋炀帝(公元605-618 )时“辟地周二百里为西苑……,昭天下境内所有鸟兽草木驿至京师(今河南洛阳)……。易州(今河北易县)进二十箱牡丹”。《隋志素问篇》中说道:“清明次五时牡丹华。”这又足以说明牡丹作观赏植物则规模更大。
在明代,亳州牡丹虽有盛名,但曹州(今山东菏泽),国都北京牡丹栽培也逐渐繁盛起来。江南太湖周围,西北的兰州、临夏也有所发展。
曹州与亳州皆于明代嘉靖(1522~1567)年间引入牡丹,也同于万历(1573-1620)年间达到繁盛。两地之间相互交换品种,“曹花多移自亳”(清·余鹏年《曹州牡丹谱》);亳州也引进入不少曹州名品,如《亳州牡丹史》中记载一种“金玉交辉”的品种,说是:“曹州 所出,为第一品。”又有“忍济红”“萍实红”两种,也产于曹州。
《曹南牡丹谱》亦云:“至明曹南牡丹甲于海内。”曹州一士人家,牡丹有种至四十亩者……多到一、二千株,少者数百株。”(《五杂俎》)。由此可以看出,现今牡丹的主要产地菏泽,在明代就已开始繁盛了。
曹州牡丹种植有数百年历史。发展至今菏泽已有几百个牡丹品种,数千亩牡丹田,每年谷雨前后,曹州牡丹连阡接陌,艳若蒸霞,蔚为壮观,堪称中华之最。牡丹花大、色艳、型美、味浓,是观赏牡丹的上品,花期自四月中旬开始到五月上旬止。
每年一度的花开季节,菏泽大地牡丹连阡接陌,五彩缤纷,争奇斗妍,令人目不遐接,形成“花似海人如潮”的壮观场面。
中国牡丹栽培的历史,形成以黄河中、下游为主要栽培中心,其它地区为次栽培中心或重要栽培地的格局。随着朝代的更迭,牡丹栽培中心随之变换,但主要栽培中心始终位于黄河中、下游地区。其转移过程为:洛阳(隋)—长安(唐)—洛阳(五代、宋)—亳州、曹州(明)—曹州(清)。这是中国牡丹品种群形成和发展的主线。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发展中心:一是长江三角洲、太湖周围及皖东南;二是四川盆地西北隅的成都、彭州;三是甘肃的兰州、临夏;四是广西的灌阳。
我国西部地区是世界野生牡丹和芍药的分布中心,拥有的野生牡丹数量为世界第一。我国西部地区极其丰富的野生牡丹芍药种质资源,是世界最重要的芍药属特别是牡丹组的基因宝库,为培育当代中国和世界市场需要的新品种提供雄厚的物质基础。
当今流行世界各国的金阁、金帝、金晃、金阳、金色年华、正午、中国龙、黑海盗等,就是法国人、美国人利用了分布在我国西部的黄牡丹、紫牡丹和中国普通栽培品种以及日本牡丹杂交育成的。英国人也利用了我国西部的大花黄牡丹、紫牡丹与普通牡丹杂交培育了优质品种。
金帝、金阁等这些金黄色系牡丹,是世界上真正的黄牡丹,其色与我国享誉古今的花王姚黄相比,姚黄花色也要逊色得多。这些流着中国牡丹血液的世界牡丹名品,有着极高的商品价值,为外国人创造了丰厚的利润。从外国人利用西部野生牡丹培育世界名品牡丹的事实看,这将预示着未来更多的世界名品从这里诞生。
而在菏泽,特别是菏泽北部的几个乡镇,有接近50万亩的土地上种的是各种牡丹花儿。这里不是景区,这里是花农的牡丹种苗培育基地。在这里,除了一年四季的田间管理,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牡丹在田里自由地生长,直到它被打扮一新,装在箱子里,然后乘火车专列或者飞机,销往世界上任何一个喜欢牡丹花儿的地方。
到了春天,田野里到处都是盛开的牡丹花儿。如果它们知道在城市的某个公园,人们会因为看花挤得焦头烂额,不知道是为自己庆幸,还是觉得鲁西南广阔的田野实在是太广阔了。
没有人欣赏的田野,却依然有花儿在自由的绽放,它们只是为了春天。即便是第一年嫁接的小苗,在田野里,它们也会绽放出自己的花朵,毫不吝啬自己的能量。它们在春风中跳舞,把自己的美丽献给热情的春风。
那些花儿,自由的生长,自由的绽放,接受春风四面八方的问候:“红牡丹、白牡丹花二乔,你们都好啊?”“好啊、好啊”,牡丹花儿频频的点头。“那些远路过来的贵客,岛锦、黑豹、八千代春,你们也都好哦?”“都好,都好。”牡丹们依然集体作答。
在鲁西南广阔的原野上,也别说到底谁是花王,在春天田野里开放的每一朵花儿,它们都自带一份王的气息,诠释着王的存在。
这里是菏泽,开着牡丹花儿的原野。
来源:闪电新闻记者 冉令杰 刘银春 菏泽报道 图/摄影记者 冉令杰
原标题:《菏泽牡丹的前世今生》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