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散文】田闻一 ‖ 在风采别具的峨眉山道上

2020-03-31 07:0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在风采别具的峨眉山道上
田闻一
李白诗云:“蜀国多仙山,峨眉藐难匹。”
海拨3100米的仙山峨眉,兀立在四川盆地西南边缘,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峨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
峨眉山(图片来自网络)
峨眉占地154平方公里,一山有四季,四季不同天;特立独行,纵横苍茫,浓绿葱翠,如同一个硕大无朋的翡翠。山上林密涧深,庙宇重重,半遮半显,暮鼓晨钟,青烟缭绕。五里一庙、三里一亭;佳楹美文,目不遐接,引人入胜。鹤翔猴呜,风光无限。一年四季,山上游人络绎不绝。
峨眉山(峨眉山风景区 供图,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峨眉距成都150公里。一路之上,是一道最好的展现成都平原富庶、小桥流水人家韵致的流动风景。
我们是5月下旬去峨眉的。此时,成都已有最初的燠热,峨眉山下的峨眉山市,明显感觉比成都热些。该市面貌大气,街道宽阔整洁。
传统上山路是两条,一条127里,另一条140里。不管走哪条路上山,直上到金顶,都可以寻幽觅奇,充分领略峨眉独到的神韵。不过,现在有了一条快捷的上山公路:就像打排球讲究的短、平、快;从山下坐车可直达接引殿,然后坐缆车,瞬间上到最高点——金顶。
这次上山,我们一行中老人多,因此选择了那条“短平快”式的上山公路,在一天之内,可以浮光掠影地将峨山风光尽可能地一网打尽。
峨眉山山门(蓬州闲士 摄)
峨眉晨雾
我们这天动身很早。天还黑着。车上好些人都还在睡,我不禁哑然失笑,大老远的来,这样晕晕乎乎上去,晕晕乎乎下来,能看个什么呢?也许他们想,现在天还黑着,没的看。其实错了,各个时段有不同的风景。
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两盏车前灯透亮,就像两只可以伸缩的利剑,在夜幕中对山探索,看上去,特别的神秘。山路曲曲弯弯,又是上山,这种险峻的山路,不是当地司机不敢开。
峨眉山风光 (图片来自东方IC)
本地司机技术好,路况了然于胸。往往前面路已到头,黑黢黢的大山迎面扑来,眼看车就要撞上去,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只觉车子稍一减速,车头一调,眼前又是一番崭新的天地。真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最多时候是,把身边那扇汽车玻窗当作感光镜感受屏,近距离地一路感受这个时分的峨眉。
《峨眉晓雾》 妖叶红(图片来源:天府心悦美术馆)
最初,玻璃窗上闪过一片浓稠的漆黑,窗外景色影影绰绰。随后,现出曦微的晨光。这天没有太阳,天阴着;玻璃窗上有泪滴似的晨雾。然后,这些泪滴似的晨雾被甩掉了;看到窗外路边刀削似的巉岩和巉岩上丰茂的植被、冲天的大树、就像要整体压下来的绿得发黑的竹林和翠竹下滴的露珠……恍然间,就像穿行在一条绿色隧道里。而且,汽车刚刚穿出一个绿色隧道,又一头钻进一个更为深长幽邃的绿色隧道。与此同时,随着山势上升,我明显感到了寒意。这时,雾露又下来了,车窗上的雾露渐渐凝为了寒霜。车上的旅客们都醒了,我们这个车是一个旅游团队,不需导游提醒,大家都加上或换好了衣裳。
车行约两个小时,到了终点站――雷公坪车站。都在在这里下车。要走1.5公里的石板山道,到接引殿,乘缆车,上到垂直6公里的终点――金顶。
峨眉山金顶(图片来源:华西都市报)
这里,一时游客众多,接客的也多,热闹非常。此处也是峨山上相关风俗民情的大展示。
抬滑杆的、出租衣服的纷纷前来揽客――嗨!他们说一口地道的本地话:大哥、大姐、老师、师傅、同志、阿姨、帅哥、美女……嘴巴都很甜,称谓应有尽有,五花八门。我注意到,他们鲜有叫大爷大娘的。其实,游客队伍中,老年人占大多数。他们之所以如此称呼,是他们懂得起,现在的人怕老、也怕被叫老;明明是爷爷奶奶辈的,也喜欢被人叫小一些。
抬滑杆的汉子,大都端端走到老年人面前,说:叔叔、阿姨。他们笑容可掬:这段上山的路虽说只有1.5公里,但天气不好,一路上坷坷坎坎,路不好走,又滑,让我们抬你们上山吧?滑杆没有坐过吧?试一盘嘛!坐上去安逸得很,闪悠闪悠的。有人这样说时,还做出带有表演性质的姿势。
峨眉山滑竿(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就有不少老年人问,坐一次滑杆多少钱?
230元。
有人嫌贵。
不贵不贵。他们说,来都来了,就坐一盘嘛,这点钱算啥子!再说,如果路上绊倒了,多的都出去了。还有,一会儿路上还有大青猴;这些山猴难缠得很,泼烦得很,不讲理得很,又凶又恶。你们坐上我们抬的滑杆,闪悠闪悠、舒舒服服就上去了。风景也看了,猴子也看了,也不与这些猴子打麻缠,这点钱算个啥子!
他们这样一说、一编,不要说好些老年人坐上去了,连一些中青年也坐上了滑杆。
峨眉山滑竿(图片来自网络)
峨眉山猴
我们是走上去的。我们中有个郑医生,女的,30来岁,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第一次上山。我突然想起,郑医生穿的是红衣服,而峨眉山的猴子“诧红”!郑医生容易受到峨眉山猴的攻击。想到这里,我给他们讲了个那年发生的故事。
那时,我在四川出版社一个旅游杂志当编辑记者,与同室的3个同事上峨眉,其中有个小赵,大学毕业不久刚来编辑部的。她是个女同志,穿件红衣服,戴副眼镜,相貌俊秀。我们是走那条老路上去的,走在九老洞附近的山道上,只听耳边呼呼声响。循声调头一看,大吃一惊!追上来四只大青猴,它们吊着两边树林间的枝桠,荡秋千似地倏然而至。这些家伙对小赵耍流氓。它们也有技巧,放过前面我们两个男同志,对后面的小赵围追堵截:一只大青猴在前挡道,一只断后;左右两边的山猴,吊在树枝上对小赵呲牙伸爪,作进攻状。小赵吓得尖叫,脸都吓白了。我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我身边的同志有经验些,是老同志,上峨眉山不止一次。他说,猴子诧红。小赵,你快把外衣脱了。可就有那么凑巧,小赵穿的衬衣也是红花格子;就在四只大青猴显出愤怒,就要对小赵展开进攻……如果这四只大青猴真的对小赵展开进攻,可不得了!不要说四只,一只都很可怕。
峨眉山猴子(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社的关社长,他只有一个独子。前年关社长的独子大学毕业,第一次上峨眉山,也是在这风光很好可是山路险峻的摄身崖前拍风光照时,他背在背上的包,不意被一只大青猴夺了去。大青猴夺了他的包,无非是找吃的。可是小关急了,包里有他的摄影器材。小关年轻气盛,没有经验,去同那只大青猴夺包;大青猴愤怒了,也急了,趁势一掌将小关推下摄身崖,小关的尸骨最后都没有找到。关社长接受不了这样的惨剧,气病了,提前退休……在峨眉山,这样的悲剧还不止一次。
峨眉山金顶摄身崖(图片来源:华西都市报)
小赵洪福齐天!就在那异常关键的时刻,我们两个大男人除了吼、喊,根本没有办法时,奇了怪了!四只大青猴一齐掉过头去,一边发出更加愤怒的低吼,一边闪电似地从我们的身边呼呼朝后追去——原来,在山道上,来了一个穿更红红衣服的姑娘,引四只大青猴雷霆震怒,围追上去。
四只大青猴故技重施……那红衣姑娘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不已。说时迟那时快,走在后面的小伙子,不知是红衣姑娘的丈夫还是未婚夫,闻声追了上来。这小伙身材结实魁梧,身手敏捷,显然是练过功的,有相当功夫。小伙子手上拿了一根棒子,不惊不诧,冲上来,对四只山猴抡起棒子,一阵猛打猛扫。四只山猴赶紧跳到路两边的树上,放过姑娘,对付小伙。小伙叫姑娘快跑,去叫山上的驯猴员来帮忙。
前面三只猴子,分正面和左右对小伙子先是做攻击状,跃跃欲试,吸引了小伙子的注意力。后面一只山猴猛地偷袭上来,伸爪闪电似地往小伙背上一抓,嗤拉一声,小伙的衣服后背被撕拉出一个口子。身手敏捷的小伙子,并不转身,似乎不经意间扬棍往后一记抽打。
峨眉接引殿,张大千作,纸本设色,171×78cm,1948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供图,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后面偷袭的山猴被打中了头,一声惨叫,赶快跳上树去,痛苦地摸着头。另外三只山猴子见状,怒不可遏,上蹿下跳,吡牙咧嘴,恨不得将小伙子撕成肉泥……就在事态不可收拾、小伙子进退两难时,红衣姑娘搬来了救兵,山上的驯猴员来了。
“山娃!”那驯猴员亲切而威严地大喝一声:“给我住手,退回去!”四只大青猴一下被镇住了,听话了。不过其中那只被打了头、吃了亏的大青猴,显然是领头的,心有不甘;趁小伙子一时松懈,就像耍杂技似的,脚攀树枝,俯首探爪,眼疾手快,呼地一下将小伙子揣在上衣口袋里的打火机没收了;再打声唿哨,一阵树枝乱动摇晃间,四只山猴呼啸而去。
峨眉山猴子(图片来自网络)
郑医生听我这样一说,吓倒了,不想上去了。熟悉情况的导游笑道:没有关系,尽管上。现在情况变了,完全不同了。现在上峨眉山的游人越来越多,而且是分多路上山,爱猴的人也多,送东西给它们吃的也多,峨山猴应接不暇。我们这一段路已经不容易见到猴子了。不过,为慎重,她让郑医生换了外衣,又强调了一下一会儿如果见到猴子要注意的事项。
我们将郑医生夹在中间,随着大队伍拾级而上。
峨眉山市全域全景图(蓬州闲士 供图)
走了不远一段山路,见到猴子了,不多几只,站在山道两边,摊开两只爪子,眨巴着两只灵动的眼睛向过客们索食,目的很单纯。这些猴子显然是见惯不惊,见到上山的游客,全然没有一点兴奋,就是摊掌乞食。游客们纷纷将早就准备好的花生、胡豆、糖、点心、香蕉等拿出来喂它们。猴子动作飞快,有好多拿好多,来者不拒,拿到东西就朝嘴里塞,却并不都吃下去,包在很有弹性的腮帮里。很快,它们的猴儿包鼓了起来。可是天性使然,它们还是没完没了地索要、讨要。我发现,所有的游客都能遵照导游说,东西送完,将两手一摊一拍,走人,猴子也不上前纠缠。
峨眉山(袁学军 摄,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金顶揽胜
郑医生随着我们很顺利安全地过去了。我们走完了1.5公里的山路,前面,就是接引殿了。进殿上缆车,一溜烟就上金顶。这是峨眉山最后一站,峨山最高点。金顶是浏览峨眉山必去之地,不上金顶等于没有来过峨眉山。上到金顶,就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壮感。金顶上有座庙宇,宏大壮阔自不必说,覆盖屋顶上的铜瓦,随时簇新,金光闪闪。
金顶有三绝:云海、日光、佛光。
峨眉山云海(图片来自网络)
若天气晴好,在金顶上可见远方终年辉冰辉雪的大雪山――夹金山、贡嘎山,它们像两个头戴白盔、身披白甲的巨人环卫云端。当年红军长征,就是翻过夹金山,一路西去。
俯览则是峰峦起伏、苍山如海。再之下,是葱翠广阔的川西大平原。平原上纵横流过的大渡河、青衣江、岷江茫茫一线,闪耀如银练。其气势之磅礴、天地造化之奥妙,如明代诗人果应龙言“不陟高寒处,安知天地宽”。
峨眉山日出(肖雨杨 摄,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金顶有陡峭的摄身崖。过去,金顶出佛光时,许多站在摄身崖上的人可以看见,在一轮瑰丽光环中心,会映现站在高高的悬崖边上每一个顶礼膜拜者欢呼雀跃的身姿。这时,一些虔诚的佛教徒,就以为是佛在向他们招手,要他们去,去到心目中的佛地。于是,他们纵身往前一跃――而他们的肉身却在摄身崖下摔得粉碎。他们跳下去的地方,已经是背道而驰的数百里外的洪雅县境内的二峨山下了。
可以横绝峨眉巅,冯建吴作,纸本设色,363×145cm (成都诗婢家拍卖有限责任公司 供图,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这种状况,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因为,一是大多数人都知道,跳下去就是死,并没有佛地,更到不了佛地。二是这片摄身崖拉了铁链,安装相应防范设施。
忽然,我不想上去了,因为金顶我来过多次。我对他们说,你们上金顶去吧。我要利用这个时间,去寻找峨眉山别样的景致、神韵。
峨眉山月(孔胜 摄,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田闻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著名历史小说、战争小说作家,四川省作协巴金文学院连续三届特聘创作员)
配图: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温馨提示
如喜欢本文,请分享。
转载请注明:来自“方志四川”(ID:scsdfz)。
原标题:《【方志四川•散文】田闻一 ‖ 在风采别具的峨眉山道上》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