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代扣黑洞②|种种“套路扣”:不知不觉被“扣还”高利贷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谭君 实习生 罗鹏飞

2020-04-01 0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没有催债和通知,不知不觉被“扣还”高利贷。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剪辑 吴佳颖(03:18)
昨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代扣”业务中出现的新型金融诈骗方式。犯罪团伙成立专门用于扣款的公司,通过伪造材料等手段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建立支付合作,悄无声息地对受害人银行账户进行免密扣款。
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各地法院判决的这类信用卡诈骗案至少10起。而在消费者网络投诉平台中,涉及银行卡里的钱莫名被“扣”的投诉,每天都在更新。
澎湃新闻采访的多名投诉人中,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扣还”高利贷;有人下载一个借款App,输入银行卡号等信息后,被要求输入“验证身份”的短信验证码,结果收到的是扣款验证码;还有人称,“什么都没做”,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扣款。
这些投诉,都跟第三方支付机构有关。投诉平台聚投诉通报的数据称,2019年全年,该平台共受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有效投诉量5万余件,其中为“高炮”等高利网贷提供支付服务等方面投诉,排名第一。这些涉及恶意扣费、不明扣费等针对支付机构的投诉,有的解决率仅16.6%。
非法支付通道,近年也是为公安机关所关注。2019年11月14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净网2019”专项行动的情况,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王瑛玮同时通报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套路贷”提供资金支付结算、非法获取高额利润的问题。公安部还于2019年12月29日通报,全国公安机关2019年破获了15起重大非法网络支付案件,涉案资金540亿余元。非法搭建的支付通道,被给违法犯罪所用。
在支付领域的“代扣”乱象中,“套路贷”之后,“套路扣”接着上演。
套路一:一不小心就“被”还了高利贷
3月12日,重庆的曹女士向澎湃新闻讲述了她被扣款的经历。
3月2日晚,她的工商银行卡收到公司转入的5000元账款。几个小时后,突然出现了三笔扣款,一家叫“宝付”的机构,以1301.20元、1257.54元、2384.20元分三次扣走她4942.94元,卡内只剩下57.06元。
第一笔扣款信息显示为“宝付-深圳市及响科技有限公司”,其后两笔均显示为“宝付”,扣款原因是“消费” 。“宝付是干什么的?我没有消费,近期也没有贷款,为什么会被扣钱?”曹女士赶紧联系了工商银行。工行客服告诉她,扣款是宝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操作的,并提供了一个座机让曹女士联系宝付公司。
宝付公司的官网简介称,其是2011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可为个人及企业提供365天不间断结算服务,帮助商户资金快速回笼。
随后,曹女士与宝付公司取得联系,对方告知,这三笔款项均为深圳市及响科技有限公司的扣款,宝付只是代扣。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市及响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曾用名有深圳万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万惠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及响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及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万惠及贷PPmoney等产品,微信公号为“及贷”。
曹女士表示没有给及响公司授权,请求宝付客服拦截这笔扣款。但宝付表示,该笔扣款已经到商户(及响公司)账上。
曹女士根据宝付提供的方式,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到了“及贷”。通过微信公众号和电话反复交流,及贷表示,曹女士在该公司的闪银及贷有借贷,且逾期三年,剩余24476元,所以系统会不定时划扣。
经与及贷另一“客服”多次沟通,几日之后,曹女士陆续收到三份p2p电子借款合同,显示她于2017年8月5日、8月29、9月6日分别从通过万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和闪银(象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向“李勇明”借款1280元、2200元、650元。前两笔借款均分12个月还清,每月还140.8元和242元,第三笔分三个月还,每期260元。
澎湃新闻记者据此计算,前两笔借款年利率32%,后一笔年利率达80%。合同还约定,若曹女士还款出现逾期,按逾期本息总额×罚息利率(0.5%)×逾期天数,分别收取罚息和逾期管理费。若逾期超过3天,李勇明授权万惠金融可随时一次性或多次上门催收,上门催收费为500元/次。
曹女士表示,前面两笔她曾有过两至三次的还款记录。曹女士提供给澎湃新闻的银行流水显示,2017年及贷公司曾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连连银通,从她卡内扣款140.8元。“扣了两三次后没再扣。我的银行卡内一直有足够的余额。”曹女士没想到,剩下不到两千余元的本金,三年来对方不催不扣,竟然滚到了对方所宣称的两三万,翻了几十倍。更为令人惊讶的是,及贷公司竟然可以换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扣款。
四川绵阳中院关于“李勇明”频繁借钱给他人赚取高额费用的认定。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个判例显示,法院曾认定,“李勇明”通过及响公司等出借资金的行为为非法放贷,严重扰乱金融和社会秩序,不支持其还款执行申请。
这份由四川达州中院于2019年9月11日作出的裁判显示,申请执行人李勇明与被执行人黄某通过深圳万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及响公司)、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霍尔果斯万谷惠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在PPmoney平台(万惠金融)在线签订《借款及服务合同》与《借款拮据》,黄某未按约归还利息,经广州仲裁委作出裁决书,李勇明向该院申请执行。
法院执行查明,双方借款金额6000元,借款期限一年,借款月利率0.9%,违约金日费率0.5%,分12期还款,分12期还款,第一期应还800元,其余每期还680元,经计算合计还8280元。
法院另查明,截止2019年9月10日,以李勇明作为申请执行人,向该院申请执行的网络借贷案82件,申请执行标的本金31万元。
达州中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中“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发放贷款业务的机构或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等规定,本案申请执行人向不特定多数人大量出借资金,以利息、账户管理费、快速审批费、违约金等形式突破法定利息红线,还款期限内年利率达38%,逾期违约金利率达182.5%,以借贷为业赚取高额利息,严重扰乱经济金融秩序和社会秩序,执行该仲裁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遂决定不予执行。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9年9月,达州中院一共驳回了48起“李勇明”为申请人的该类仲裁执行申请。
3月28日,曹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在被宝付支付扣款4942元21天后,经过投诉,她收到了及响公司的1490元退款,“三笔借款按24%的年利率算的利息,全部结清了。”随后,她接到宝付的客服电话,“要求在投诉平台撤诉。”
澎湃新闻注意到,现在曹女士的投诉链接已经无法打开。
套路二:填个验证码就开始扣钱了
据多名投诉者反映,另一种令人“厌恶”的代扣方式是,他们仅仅下载了一个借贷App,填了银行卡号等个人身份信息,或注册成为会员后,在没注意的情况下,就被相关公司以“服务费”、“会员费”、“评估费”等名义,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扣款。
3月16日,李先生向澎湃新闻讲述了自己在一个叫“南瓜易借”App上,险被“套路”扣款的经历。
李先生介绍,在网贷推销员引导下,他通过百度搜索到了“南瓜易借”App并下载。下载之后,他填写了收款银行账户后进入,显示他的智能评估额度为56561元,他没有细看灰色小字《南瓜易借服务协议》,直接点了醒目的“立即拿钱”。App马上显示,“系统正在验证你的身份,请输入短信验证码”。
曾上过当的他,细看这条由一个“1069175851033”的号码发来的验证短信,上面写的是:【讯联智付】验证码421631,您尾号xxxx银行卡正在南瓜易借使用快捷支付,3分钟内有效,如有疑问请咨询客服4000938798。
“南瓜易借”App上的通知和李先生实际收到的短信。
李先生未输入实际用于支付验证的验证码,侥幸自己没被套路。但澎湃新闻注意到,截止3月28日,黑猫投诉上有664条、聚投诉上有20条“南瓜易借”的投诉,他们反映了与李先生几乎一致的情况,且称遭受了实际损失。
其中一位投诉者于2020年3月12日在黑猫投诉上说,“南瓜易借给一个假额度,让输入操作后一般都会收到的短信验证码,然后银行卡被划走了287元。”该名投诉者称,自己处于湖北疫区,不能出门,所以想申请贷款周转,不料被骗。还有的人被扣钱后,投诉称“我只是在测信用额度,结果输验证码后,被强行扣款”。有投诉者感叹,“真是在鸡骨头上刮油……,注册中毫无征兆的就把钱扣了。”
3月16日下午,澎湃新闻拨打上述4000938798客服电话,和许多投诉反映的情况一致,该电话无人接听,且被腾讯数据标记为“诈骗电话”。
有投诉者讲述了类似“南瓜易借”的经历,不一样的App,客服电话也是4000938798。“2020年3月2日,下载月花分期App,点开了他们就推送了十来个贷款平台,我就点了锦鲤花呗,进去以后让我输入个人信息和银行账号,按他们要求添完以后,点确定就从的储蓄卡账户转走287元!”
该投诉者展示的95580发来的短信显示:【邮储银行】验证码:xxxxxx,您尾号为1779的银行卡正在申请开通邮储银行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商户的银联无卡快捷支付。另一条显示:【邮储银行】20年3月2日19:13 您尾号779账户快捷金额287元,余额***元。
此外,3月17日在黑猫投诉上,也有人投诉称被“锦鲤花呗”平台恶意扣款,该平台客服电话也是该4000938798。
澎湃新闻发现,多个手机应用平台上并不能检索到“南瓜易借”、“锦鲤花呗”,但能搜索到并下载。“南瓜易借”背后的公司也难以查到。
而“讯联智付”则是一家2014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该公司全称为“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是中兴通讯全资控股公司,“公司致力于为政府和企业用户提供安全、专业的支付、投融资类异动金融服务”。
3月16日,新浪新闻发布的文章称,在黑猫投诉,南瓜易借用19小时解决了消费者的投诉。文章称投诉者反映的287元扣款,实为支付南瓜易借平台的一年vip会员的会员费,消费者可以在南瓜易借App上“未下款举报”按钮申请退款。
澎湃新闻注意到,文章展示的退款页面需要上传申请人的身份证正、反面,及申请人手持身份证正面照。
在聚投诉上,被指存在类似这样“钓鱼”套路的App,还有兜兜优选、樱花分期、有钱用、我来贷、豆豆钱、钱站等等。该平台在2019年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投诉问题的总结中称,部分支付公司被投诉为“高炮”高利网贷提供服务,一些被投诉恶意扣款的App,也得到了部分支付公司的服务。一些宣称“有高额贷款额度”、“快速借款”、“借款申请已通过”等的手机借款App,诱导网友下载并注册填写资料,网友提交身份信息并绑定银行卡后,平台以服务费、会员费、评估费等名义扣取199元至299元不等的费用。该平台罗列的此类恶意扣费App达90多个。
“这些App外表是借款放贷,实则专门套路别人银行卡余额。被举报了,就换个马甲继续,成本很低。”一位长期关注网贷行业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说。
套路三:神不知鬼不觉的“无感扣”
除上述个人信息无意间泄漏导致的被扣款,还有多位投诉人表示,在日常生活中,如购买微波炉、充值话费、找兼职时等也都面临着被“套路”扣款的情形。一些投诉者强调,自己是在完全“无感”的情况下被“盗扣”。
如,2019年10月18日,一位投诉者在黑猫投诉上称,其将钱橙无忧App已经卸载三四天,在事先没有验证码,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私自扣款,扣款短信告知是“评估费”。
投诉人提交的证据显示,其被无短信验证扣掉168元。在被扣款后收到了一条通知短信:【钱橙无忧】尊敬的用户您好,您于2019-10-15 11:36购买168元个人风险自检评估报告,已产生付款168元,详情请前往app查看,如有疑问请拨打客服热线电话:4007628399。
投诉者收到的短信。
澎湃新闻发现,该4007628399号码同样被腾讯数据标记为“诈骗电话”,记者拨打该号码,得到反馈“对不起,无此业务号码”。
一家叫恒富创融科技的公司在黑猫投诉平台,对该投诉进行了回复,回复内容隐藏。但该投诉并未解决。在黑猫投诉,与“钱橙无忧”有关的投诉为7724条,已回复的为7698条,已完成7536条。
其中,2020年1月19日,一名实名投诉者称“前(不)久在钱橙无忧借款平台没借到钱,反而扣了我300多块。”该投诉者提供的证据显示,其余额仅为348.12元的中国银行卡,在2019年10月19日11:48-12:19,分三次被扣走共计249元。银行账户信息显示,对方账户为:(特约)深圳市恒富创融科技有限公司。交易渠道:pos机。
工商登记显示,深圳市恒富创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为“任性花钱包”,于2019年11月5日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在天眼查,该公司页面中“关于本企业的问答”,均为莫名被该公司扣款84元至168元不等的投诉。
值得一提的是,比填验证码扣款更为恶劣的是,此类扣款不但简单、粗暴,而且更为隐秘和低调, “神不知鬼不觉”。且被扣后,能查找的扣款渠道信息更为有限,有的仅显示为“pos机”。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消费者的众多投诉中,反映没有扣款支付公司名称或者扣款机构没有支付牌照的,不在少数。
如,3月6日,一位投诉人发帖称,萧本付商行无故盗扣了其274998元。该投诉者提供的证据显示,扣款分四次扣走,其中最大一笔扣款13万元,只显示了商户名称:箫本付商行,交易描述:消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信息。投诉平台于3月15日将该投诉信息通过邮件转达给投诉者开户行青岛银行。
“萧本付”虽然带有“付”字,但无法查询到其央行发放的支付牌照。天眼查数据显示,箫本付商行成立于2018年3月13日,注册地址位于西藏拉萨市,经营烟酒等零售业。3月16日,该投诉者向澎湃新闻表示,他莫名其妙被扣款,目前获得当地警方立案。
还如,广西黄先生曾投诉,其于2019年5月21日,通过二维码进入一个低息平台,然后被对方要求操作里面的四个平台另行借款。随后他的借款申请2分钟内通过,并显示银行卡实际到账1750元,7天内还2500元。他发现这是典型的套路贷、7天高炮,砍头息高得吓人。他向对方表示“把钱收回去吧,玩不过你们”,但对方表示已下款。
黄先生没想到,“套路贷”的背后,紧跟着的其实还有“套路扣”。
3月16日,他告诉澎湃新闻,借款7天之后,他的银行卡被以第三方支付机构代扣的方式,直接扣掉了2500元。他没有报案,因为他只知道扣款公司叫“慧富”,他没查到公司全称。
关于提供非法网络支付服务的案件并不鲜见。据公安部2019年12月29日通报,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破获了15起重大非法网络支付案件,涉案资金540亿余元。其中,辽宁大连警方破获的“深圳爱贝公司”案中,平台以“聚合支付”为幌子,向他人提供非法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涉案金额高达92亿余元。浙江缙云警方破获的“凯因卡德公司”案中,银行工作人员与非法支付平台内外勾结实施犯罪。湖北汉川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中,涉案平台搭建72个非法支付通道,提供给违法犯罪主体使用,交易金额高达131亿余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马世鹏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代扣 第三方支付 套路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