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西昌森林火灾:为何多发,为何风向突变,可否不扑救?

川报观察

2020-04-01 06:27

字号
近日,凉山州木里县、西昌市、冕宁县、盐源县多地发生森林火灾。
3月28日晚,凉山州木里县项脚乡发生森林火灾。3月30日15时许,西昌市马道镇发生森林火灾,并向市区蔓延。截至记者发稿,两场火灾仍在全力扑救中,后场火灾已造成19人遇难。
凉山为何山火频发?此次西昌森林火灾为何来势汹汹?川报观察追问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一问:多地同时起火,凉山森林火灾为何多发?
冬春季节是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期,而凉山所处的攀西地区则是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地。
从3月10日至27日,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共发布三次高森林草原火险橙色预警,其中凉山大部分县区的森林草原火险等级都达到4-5级。
从地理气候条件看,凉山州地处川西南横断山系东北缘,界于四川盆地和云南省中部高原之间,境内相对高差达5633米,系罕见的亚热带干热河谷地带,干湿季节分明,且年日照时数位居全国前列。
每年冬春季节凉山是凉山的的干季,天干物燥风大。防火季从1月持续到6月底。“今年1-3月,气温偏高、降水量偏少,气象条件对森林防火工作十分不利。”凉山州气象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2月21日~3月30日,全州平均温度14.2℃,较历史同期异常偏高2.0℃;全州平均降水量12毫米,较历史同期偏少44%,其中西昌偏少88%,木里偏少64%。
从森林资源水平来看,经过多年植树造林和森林管护,凉山州森林覆盖率45.5%,森林蓄积位于全国前列。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专家组成员慕长龙介绍,植被茂盛也意味着可燃物大量存在。“凉山的主要树种是云南松,松节油含量高,燃点低,尤其是最近天气干燥,遇到火星就有可能燃烧。”
此外,一些森林地面植被长期堆积后,容易发生腐烂,进而产生大量可燃气体,一旦遭遇明火,将会短时间内出现火势快速蔓延现象。
“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森林类型以及气候条件,一直以来凉山州森林防火形势都相当严峻。”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全国森林火险区划等级》划分,凉山有12个Ⅰ级火险县,5个Ⅱ级火险县。
梳理近些年凉山的森林火灾情况,起火点多位于人迹罕至的陡峭山林,火场往往交通不便,很多地方要靠徒步爬山前往,往往扑救人员赶到,火势已经蔓延。
二问:本次西昌森林火灾为何情况紧急?
西昌突发森林火灾造成19名牺牲救火人员,是在赶往火场的路上,风向忽变,一行人被大火包围,不幸遇难。
为何会发生风向忽变?慕长龙说,主要是气候原因所致,由于西昌处于河谷地带,风向本来就多变,“一会是吹上山风,一会吹下山风。”此外,火场空气温度不均匀,冷热气团相遇后也会扰动风向。去年木里“3·30”火灾也发生了风力风向突变。
在四川省林业和草原调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专家组成员刘波看来,火场的风向突变现象时有发生,火灾风向突变存在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当风向变化时,就会将林木燃烧时形成的浓烟吹向消防人员,烟尘会快速笼罩一大片区域。”刘波说,一旦浓烟导致扑救队员窒息,就十分危险。
据西昌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介绍,本次西昌森林火灾情况危急,不同于一般的森林火灾,位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周边有众多重要设施,包括一处存量约250吨的石油液化气储配站、两处加油站、四所学校和奴隶社会博物馆、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光福寺以及西昌最大的百货仓库。
火势蔓延,必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次生灾害,科学扑救刻不容缓。火灾发生后,周边三个乡镇30分钟内紧急疏散1200余人,共计疏散18152人。特别是在3个小时内转移了石油液化气储配站高危区域3平方公里内的群众16000 人,酒店、民宿、学校等社会各界均纷纷自发设置群众临时安置点,可以说保卫泸山就是保卫西昌。
三问:森林火灾可否不救?风向突变如何应对?
3月30日15时,西昌市泸山发生森林火灾,直接威胁马道街道办事处和西昌城区安全。火灾发生后,四川省州县先后组织2000余人开展扑救。不幸的是,3月31日凌晨,在赶往火场路上,风向忽变,宁南县18名专业扑火队队员以及当地一名向导被大火包围,最终遇难。
风向为何突变?这样的情况能否避免?记者专访了森林与草原防火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王高潮。
问:森林火灾可不可以不扑救?
王高潮:我们提倡”有火就打”,尽量减少森林资源的损失。因为森林资源被破坏影响的是整个生态环境,引起气候变化、水土流失等。特别是在川西地区,山很高、土层很薄,植被要恢复起来很难,长出小树甚至都要十年时间。因此,森林火灾防灭工作十分重要。
但我们讲的“有火就打”并不是说打火的时候直接往前冲。森林火灾扑救危险系数高,要讲究战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开展扑救工作。一方面是提倡“打早打小打了”。另一方面提倡,要多用间接灭火的方式展开。
问:风向为何会突变?
王高潮:
川西地区,三四月份都是旱季,风干物燥。凉山地处四川盆地向云贵高原过渡地区,这里山很高、沟很深,容易起大风且风向本来就多变。
而在森林火灾发生之后,燃烧物产生的热空气上升后,冷热空气对流,极易“扰乱”风向,再加上复杂的地形变化,风向很容易突变。
问:风向突变带来的危险可否避免?
王高潮:
一般来讲,我们提倡夜间灭火,从凌晨五六点开始打到第二天十点前结束。因为夜间打火风要小一些,同时,地上湿度大,利于扑火。但夜间打火也有其危险性,这时候,指挥员的经验就很重要了。
比如沟谷地形,原则上要随着火的尾部和两翼来打,不可在上风向的区域打。在打火的过程中,要留好退路,比如在树林比较少的地方烧出一个安全区,作为紧急避险的地方。同时,观察哨特别重要,比如发现远处五六百米外已经形成了树冠火,就应该撤离避免,而不是继续前进。
总之,一方面从战术训练部署上来尽量减少风险突变带来的危险。另一方面,还是要硬件上下大功夫,从直接灭火向间接灭火转变,从人工灭火向科技灭火转变,多投用远程设备。
(原题为《解读丨三问西昌森林火灾》)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王建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昌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