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格莱德,在全球夜生活最丰富城市里逛书店

叶克飞

2020-04-02 19: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2017年1月,塞尔维亚对中国游客实行免签政策,这也是第一个对中国游客免签的欧洲国家。很多去过塞尔维亚的游客都表示,走在贝尔格莱德的街头,偶遇的当地人都对中国人表示出很大的好感。
疫情当前,中国给予了塞尔维亚技术和物资上的援助,武契奇和塞总理布尔纳比奇通过社交网络账号多次感谢“中国兄弟”的帮助,对中国政府和人民表达由衷的谢意。
两国网友也在互联网上高频互动,一些年轻人甚至自己制作小视频,表达对中国的感激之情。
叶克飞在2017年夏天到访了这个国度,亲眼见证了它与众不同的历史,以及友好而热爱知识的人民。

在前往贝尔格莱德之前,我曾满心疑惑。十几年前,它从动荡中走出,相比早已进入发达国家序列的前南斯拉夫兄弟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以它为首都的塞尔维亚显得落后,甚至是欧洲最落后的国家之一。可是,资料又告诉我,2013年的全球十大夜生活最丰富城市排名,贝尔格莱德名列榜首。这个排名当然有鼓励性质,但起码说明贝尔格莱德具备了一定水准的繁荣。
那时的我不会想到,贝尔格莱德符合我对理想城市的种种要求。
贝尔格莱德集中了全国20%以上的人口,创造了全国30%以上的GDP。作为塞尔维亚唯一大城市,它更是塞尔维亚年轻人追寻梦想之地,就像我们的北上广深。所以,它的繁荣与塞尔维亚其他城市(即使是号称第二大城市的诺维萨德)的安静形成了巨大反差。
它的新旧结合十分迷人,既有古老的教堂、宏大的历史建筑,也有近年来兴建的高楼大厦(当然,就像欧洲其他城市一样,它并没有什么摩天大楼)。既有记载着岁月痕迹和战争斑驳的巨大城堡,也有绿意盎然的河畔步道。既有八车道的宽阔道路,也有蜿蜒曲折的石板小径……在卡莱梅格丹城堡高处望向整座城市,它略显杂乱,却让我想起了从101大楼望出去的台北。新旧建筑杂陈的贝尔格莱德街头,其中有被轰炸过的建筑 本文图除注明外 均为 叶克飞 摄

新旧建筑杂陈的贝尔格莱德街头,其中有被轰炸过的建筑 本文图除注明外 均为 叶克飞 摄

初见贝尔格莱德,恰恰是刚刚开启喧嚣的黄昏。驾车从城郊驶入老城,一路可见建筑的变化。在市郊外沿,有一栋栋前东欧时代的住宅楼,与中国的老式居民楼类似,都是典型的赫鲁晓夫式建筑。渐近城区,是一栋栋大型公共建筑,外观古板方正,也是前东欧时代的风格。这一切都不是我们熟悉的欧洲模样,但进入老城,狭窄街道两侧的老建筑便是旧时模样,路边散落着餐厅和咖啡馆。沿着这些街道,随着人流和车流,总会抵达最繁华的米哈伊洛大公街。
塞尔维亚的地标建筑,圣萨瓦大教堂
这条紧邻卡莱梅格丹公园的商业步行街,两侧遍布19世纪末的建筑,铸铁阳台是最大特色。它直通共和国广场,广场上有遍布不同年代的建筑,米哈伊洛大公雕像立于广场中央,背后就是国家博物馆,广场中央的喷泉是人们热衷的嬉戏之地。
在塞尔维亚,这是我所见过的人流最为密集之处,而且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相比欧洲其他城市常见的“老气横秋”,贝尔格莱德集中了塞尔维亚的大量年轻人,也让城市充满活力。
相比店铺傍晚五六点就纷纷关门的老欧洲,贝尔格莱德作为后发国家,显然致力于拉动消费,直到晚上九点十点,超市与商店依然营业。虽然是因为落后才会刺激消费,但谁不爱这便利呢?在大公街上一路逛下去,街心的街头艺人充满感染力,满街人流中也少不了塞尔维亚式大长腿,让人眼花缭乱。贝尔格莱德的夜充满活力 资料图

贝尔格莱德的夜充满活力 资料图

这就是贝尔格莱德的夜生活?没错。可最让我惊喜的是,在这条寸土寸金的最旺商业街上,最多的居然是书店。共和国广场四周除了几家餐厅和咖啡馆外,唯一商店便是一家规模极大的书店。沿大公街而行,数十米内必有一家书店,整条街不下十家。书店规模也都不小,时装店一般仅占一两个卡位,书店却常可在三四个卡位以上。在贝尔格莱德的其他大街小巷中穿行,也时常可以见到大大小小的书店,不管白天晚上,里面总有顾客。
在生活节奏缓慢的欧洲,书店不但是古老的存在,而且始终坚守,似乎丝毫不受网络阅读的影响,可书店如此之多的,仅有贝尔格莱德。
曾有人认为书店多是因为移动网络不够发达,但贝尔格莱德就是最好的反例。它的移动支付发达程度,在我所去过的欧洲城市中首屈一指,但高科技并不冷漠,也没有拉远人与人的距离。比如停车收费,它基本采用手机在线支付,取消了欧洲最常见的停车交费机。作为自驾游客,没有当地手机卡的我自然没了办法,只好求助于路人,希望他们帮忙用手机支付,然后我们给对方现金。每个人都笑呵呵地掏出手机帮忙,但绝不肯收我们的钱,而是摆着手微笑着跑开。
我们时常抱怨高科技和网络化让我们失去了太多,它让我们习惯于碎片化阅读,或是习惯电子阅读。可贝尔格莱德呢?发达的移动支付与遍地书店能够并存。书店是贝尔格莱德一道美丽风景 资料图

书店是贝尔格莱德一道美丽风景 资料图

或许,从艰难中走出来的贝尔格莱德人明白这一点:高科技是为了让生活更方便,节省下来的时间呢?就用来阅读吧。相比米哈伊洛大公街,更具欧洲气质的是斯卡达利亚步行街。这条短而幽静的老街,距离共和国广场大概几分钟步行路程,鹅卵石路面两侧都是老建筑,在欧洲城市里,这种极具文艺气质的老街本属寻常,但在历尽沧桑的贝尔格莱德却是唯一。城中最富盛名、曾接待多国政要的“三顶帽子”餐厅也在这条街上,提供并不好吃但最地道的塞尔维亚菜。在贝尔格莱德的历史上,这条街始终是作家和艺术家最爱的居住地。
文学爱好者还可以探访莫斯科饭店。这是一座建于19世纪的老饭店,楼下的莫斯科咖啡馆被誉为“贝尔格莱德的花神咖啡馆”,也是当年作家、诗人和艺术家最爱的去处。
莫斯科饭店所在的塔拉齐亚区,直至今日仍是贝尔格莱德的时尚街区。比起大公街一带,这里的道路更宽阔,建筑也更精美,名店和创意店交杂。196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南斯拉夫作家伊沃·安德里奇就是莫斯科饭店最知名的客人,二战后,曾是南斯拉夫王国最后一人驻德大使的他隐居在贝尔格莱德写作。十几年间,他每天中午都会步行到莫斯科咖啡馆用餐。饭后,他会沿路而行,直至穿越大公街,直至尽头的卡莱梅格丹城堡。包括1961年10月26号那天,就在那一天,他成为巴尔干半岛的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早在公元前3世纪时,凯尔特人就在卡莱梅格丹城堡所在地修建防御工事。如今的以三层垣墙与壕沟围绕的城堡主体,建于17世纪。沿着缓坡登上城堡,便可见到古堡和大花园,还有军事博物馆与露天武器广场。
这是贝尔格莱德最知名的景点,也是当地人最喜欢的休闲去处。站在城堡之上,最震撼的就是萨瓦河与多瑙河的交汇。最好的观景之处,便是城堡高冈上的胜利者纪念柱,它建于1928年,顶端屹立着一尊青铜战士像,是如今贝尔格莱德的象征。萨瓦河与多瑙河的交汇处

萨瓦河与多瑙河的交汇处

眼前的贝尔格莱德,一直被视为“巴尔干之钥”,战略位置无比重要。但也正因为这样,它成为“被摧毁和重建四十次”的城市。种种历史与不屈,都极尽悲凉。保存虽好但粗砺沧桑的城堡,还有城区那些被炮火轰炸到只剩断垣残壁的大楼,都见证着历史。这座名城因此有着粗糙的一面,不似其他欧洲大城市那般精致,但这种粗糙与遍布年轻人的活力相碰撞,却产生了奇异效果,让它接近我心目中的理想城市构想——它有现代化的一面,不将落后当特色,也有人情味。它新旧建筑并存,甚至比邻而立,也总可以在一百米范围内找到避雨处……
何况,它还有密度极高的书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钱成熙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