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行业如何走出疫情之困?众大咖直抒胸臆建言献策

王金跃/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0-04-01 17:07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字号
“我个人认为这次疫情给我们行业带来特别大的冲击,我甚至认为这可能事关到我们整个行业危急存亡的一个时刻,很多影院确实生存非常艰难,再加上现在互联网的播放终端的改变,我也挺担心疫情期间大家对电影这个文化形式的需求到底在未来还能抱以多大的热忱,其实我自己也没有那么乐观。”3月26日,在中国电影家协会针对“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召开的专题网络视频会议上,《唐人街探案3》的导演陈思诚这样说道。当天的会议由清华大学教授尹鸿主持,会议邀请了多名一线电影公司的负责人和多名电影领域的研究专家,围绕新冠肺炎疫情对电影行业产业的影响、行业自救、互联网+电影、政策扶持以及疫情过后中国电影的发展等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剧组停工让博纳损失1.5亿元
陈思诚导演坦言,本来《唐人街探案3》是春节档电影中预售最好的,自己对票房也充满信心,但疫情突然打乱了节奏,好在疫情期间自己并没有停止创作,一直在做剧本,“不管怎么样,观众对好内容的需求是一如既往的,是不会变的”。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透露,疫情发生时,博纳影业正在筹备新片《冰雪长津湖》,已经准备了九个月,这是国家电影局、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电影局重点支持的一部献礼片,计划在今年十月份作为志愿军入朝参战七十周年节点推出的。本来准备年初就开机,全部人马已经到位,但疫情一来只能全部停拍,1800人的剧组不得不滞留在丹东,当时直接损失就超过1.5亿元。于冬说,这部电影需要有大量的雪景,目前只能延期到十一月份入冬后才能拍摄,“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万达影视集团董事长曾茂军透露,从春节档撤档的《唐探3》正在等待合适机会上映,原计划在今年暑期档上映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2》,目前受到疫情的影响拍摄暂停,虽然很快要启动,但“今年的暑期档肯定赶不上了”。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徐天福

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徐天福

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徐天福透露,疫情期间,滞留在横店的剧组多达310家,不算“横漂”,光是剧组成员就有5600人,但好在没有一个人确诊新冠肺炎。目前为止,310个剧组中逐步复工的有20几家。
即便是横店集团这样拥有10亿元现金流的公司,也面临着资金上的巨大压力。徐天福透露,公司有将近400多家影院分布在全国各地,目前几乎都没有开业,将近10000名的员工一个月工资就要几千万元,租的商业地产租金又要几千万元,损失还是蛮大的,“好在我们现金流比较充足,基本上还能挺得过来。但一些小的影视公司,就有可能面临倒闭的风险”。
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表示,目前公司给员工发全薪,保证了员工的收入。北京文化也是积极复工复产,其中《我和我的家乡》《东极岛》《排雷英雄》新片正在积极创作中,复工复产后马上进入拍摄阶段,,《封神》《你好,李焕英》和陆川的《749局》等新片也做了上映的准备,就等着市场开放,“目前看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我也知道院线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我们忍耐吧,坚持工作并等待着”。
消除观众心理戒备是一个难题
对于如何让停摆了两个多月的电影业重新走上正轨,恢复行业的活力,各位嘉宾也纷纷亮出自己的观点,坦诚说出自己的看法。
于冬认为,这次疫情对整个行业是一次很大的考验,尤其是民营电影公司,“能否采取生产自救,尽快恢复运营状态,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现在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把企业管理好、现金管理好,能够自救,能够谋划下半年的复工复产,“早安排、早做准备,对影片的拍摄复工复产要有信心,要对全国电影观众、对电影内容的渴望有信心,信心很重要。”万达影视集团董事长曾茂军

万达影视集团董事长曾茂军

曾茂军认为,当前复工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内容可放,“为什么最近复工以后票房很低,就是没有电影可放,仅仅靠几部复映片是很难有那么大的魅力把观众拉回电影院的,更何况这些复映影片在家里的视频上就可以看到。”对未来的消费者而言,首先是消费心理的影响,怎么样解除心理上的戒备,觉得走进电影院看电影是安全的,这是一个难题。
他表示,未来这个产业要恢复,还是要内容为王,“内容创作上来了,海外疫情没有反扑的可能性,明年可能有机会。但是明年的电影要靠现在就开始筹备,很多片方现在没有资金投入,春节档很多片子包括去年公映的很多片子,很多院线都没有办法结算,给不了钱,行业现金流转不起来”。
他建议,国家层面是否有可能成立一些专项基金,来解决行业里面的现金流,让它转起来,同时专项基金也可以用来奖励未来的优秀影片。
减税的建议得到了到场一线影视公司负责人们的一致同意。宋歌建议,虽然电影行业一年的总票房才600多亿元,但是影响巨大,“所以我提个建议,在税收上能否给我们减免一些?”导演陈思诚

导演陈思诚

陈思诚导演也建议,一些补助是否直接补到票补里面?这样就可以反哺到院线端、发行端,让全行业受惠。他现场提出建议:有关单位牵头能否选择一些好的创作团队,能否直接跟银行申请低息甚至无息贷款,作为创作期间的启动资金。
做最坏打算,向最好方向考虑
目前,各家影视企业也开始了各种自救的行动。徐天福透露,目前横店影视产业基本走上正轨。早在疫情前夕,横店集团就对电影行业发出一个倡议:只要到横店来拍摄电影的,无论是摄影棚还是拍摄基地全部都免费。“疫情期间,我们对所有剧组以及横漂演员,在场地租金和住宿上全是减免的。”
陈思诚导演他认为,这次疫情给电影行业带来特别大的冲击,如果未来想把观众拉回电影院,他认为首先要集中一些优势资源,包括宣传资源、影片档期上的调度资源甚至一些实打实的票补资源,来扶助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大片,把观众的热情拉回到电影院里。“一定要集中所有的火力优势,把一些片子往热了弄,往高了弄。”
其次,电影公司也应该更多地去想如何能够增加未来的企业抗风险能力,如何才能告别目前比较传统只是靠卖票房这样的单一盈利模式。“这样在未来也不至于抗风险能力这么差,电影院一关门就完全脖子被卡住了,没法生存了。”
在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看来,中国电影的结构性调整一直在进行,但疫情加剧了这个调整。疫情之后社会结构、社群结构将会发生变化,创造性需求、供给侧改革会进一步增强,同时受国际环境的影响,对我们的消费结构也会发生影响。
他认为,技术发展对电影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不管是《冏妈》还是《大赢家》,把院线电影转到网上播放,会对电影业带来一定的冲击。互联网对中国电影的影响要比对美国电影的影响更大。但互联网的影响也有积极的一面,“我们一定要争取实现电影+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电影,我们要坚持电影内容为本,电影院的内容仍然是电影行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网络消费模式可以成为一种有效补充,成为一个增量”。
对如何理性地看待这次疫情,饶曙光给出自己思考的结果, 就是中国电影业“要做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方向考虑”。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不能等,不能消极地去等待别人的支持和扶持,应该苦练内功,早做准备,提升自己的创作能力,通过提升创造能力也就是痛练内功,创作更多好作品满足观众需求,同时又能够形成一个新的需求,通过消费升级换代来促进中国电影产业的升级换代,同时也让电影企业能够找到新的立足点,能够进一步做大做强,成为中国电影发展的支撑。
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陆绍阳建议,在以后针对疫情的专项基金的使用上,不妨更多向中西部影院、生存非常艰难的影院倾斜,“这是中国电影的命脉,像鱼和水的关系,如果影院没有了的话,对我们整个行业的打击才是真正颠覆性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