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后|快递师傅张永久:《时代》太远,只想拿掉口罩深呼吸

2020-04-10 09:14

字号
“《时代》封面?那是啥?”在澎湃新闻记者聊起有一位快递小哥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后,正蹲在地上打包的张永久师傅头都没有抬。上海即将迎来多雨的清明时分,在给一份快递件仔细套上防水袋又贴好防水封后,张师傅才抬起头,“其他国家的事情,离得太远了。我每天只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张永久是1998年到上海从事快递工作的。2007年开始入职现在所在的快递公司,距今已经13年,负责公司静安寺商圈内的快递收发业务,每日穿梭于商圈内的各个商务楼,已经是公司非常资深的老员工了。“我在1998年大洪水的时候就在上海送快递,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正好在一家大楼的20楼送件,当时就感觉整个楼在晃,然后办公室里的人都开始往外跑,自己一下子也挺蒙的,不知道发生了啥。后来电梯关了就随着人流走楼梯走到地面,第二天起床时腿都抬不起来。”张师傅回到公司听大家都在讨论,才知道是汶川地震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地震,也是第一次听说汶川这个地方,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才知道的。我想上海都有震感,那边得有多厉害呀,之后在新闻里看到四川的惨状就特别地揪心。”说到这里,张师傅声音低沉,回忆起来仍然很伤感。
今年碰上了新冠疫情,张师傅开始戴着口罩一家家地送件,让他想起了2003年非典时期也是如此。但当时的快递行业并不发达,主要还是公司之间对接的文件物品等,不像现在,快递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骤然停摆会让人们特别不适应。
“疫情的确很可怕,但是咱们每个人都认真做好防护,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没啥怕的了。”张师傅挺平静的,聊熟了之后甚至还跟记者开了个玩笑,“嗨,我们每天就是发快递、送快递,日子很平淡的,你们这些孩子不要每天总想着搞个大新闻,真要写就写钟南山张文宏这样的专家吧,咱老百姓爱看。”
家中顶梁柱也曾为收入来源犯愁
“其实你说完全不害怕,也不可能,”谈及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张师傅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电视里、新闻里,天天播报,新冠病毒又是个全新的陌生病毒。说不害怕,那不现实。”
春节前,张师傅给全家安排的假期非常“适宜”,“每年都差不多,小年夜回老家江苏盐城,大年夜三十晚上陪父母吃年夜饭,初一会去亲戚家拜拜年串串门,以往正常情况都是在初六左右回到上海,准备初七开工。结果,突然一下子铺天盖地都是各种疫情消息,”张师傅坦言彼时非常犯愁,“那时候想得最多的是生活来源问题,毕竟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疫情最厉害的时候,我天天都在想,这全国人民都一起蹲在家里,生活来源可咋办呢,”张师傅有着中国劳动人民千百年来的朴素愿望,“人嘛,总是希望大家都一起往前奔,日子才能越来越好不是嘛。”
要维持平淡日子得付出加倍的坚持与努力
张永久师傅告诉记者,初六回到上海后,没有接到复工通知,心里其实挺悬的。“太难了,那段时间,真的是熬过来的。”张师傅说,不复工就没有收入,家里老老小小都要吃饭,还有贷款要还,“每天都想着快点开工,这个期盼早就压过了平时想在家‘放长假’休息休息的愿望。”他一直看各大媒体的新闻,看到张文宏医生号召大家说要“闷死病毒”时,他就想,自己文化程度一般,这么严重的疫情,还是得听国家的号召、听医生的专业指导,等正式通知了才能“动”。最后,他决定按照国家通知的时间,也就是2月17号才开始正式复工。
复工初期,在送件时候有许多细节上的改变。比如,以前快递都是直接送达收件人或者公司前台,而疫情期间,就只能送到小区门口或者商务楼的指定代收点,然而这有时会造成掉件,有的地方管理混乱经常有人拿错。一开始快递员们都不知道这个情况,吃了很多投诉和罚款,使原本就危及的收入情况雪上加霜。“但这是我的工作,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大家,都必须要做好它!”疫情中的张师傅反而更谨慎、更细致、更耐心了,“2月那会儿送的件,绝大部分都是口罩、洗手液、酒精、消毒水等等这类防护用品,这些东西,很有可能都是等着急用的,那必须办好了。”
过了几天,快递师傅们就开始适应新的流程。“特殊时期,就特殊处理嘛,顶多是多跑几次。”张师傅说,现在送件都会先打电话给收件人,然后当面交付。如果不凑巧打不通电话,或是碰上收件人轮值没上班又不能代收的话,就第二天重新送件,一个件经常能送上三四次。当时大家聊起这些情况,都觉得很麻烦,但没办法,疫情尚未平缓,为了安全必须减少任何人的接触。“那时候心情也紧张,一是要戴口罩,因为新闻里说了要注重防护,大家都很谨慎,我很担心这样的情况要一直持续下去。”谈及这段经历,张师傅声音低沉了不少。
张师傅坦言,刚复工时,他和身边的快递员们都非常“难熬”,因为他们在2月份一个月基本没有收入。本来以为复工之后心里能有点底气,但是没想到,业务量一下子少了很多,收入就少了很多。“我的同行们都一样,有些我认识的人失业了,还有些人收入只有之前的1/3,有些人能接到件却没办法发,因为很多地方路还是封着的。一天下来,大家都送不了几个件。”据他所述,如果疫情前一天平均可以送一百个件的话,那么刚复工开始的时候,一天七八十件已经算是极好的情况了。
然而,朴素的张师傅身上也有着中国人民自古以来特质——勤劳、刻苦。为了生计,没办法也要想办法,他就到处找兼职,找各种活计。说起这段困难的时间,张师傅的心态已经很平和:“找网店店主送小件,找闪送平台蹲活儿,找饭店送送外卖……虽然都是零星散件,但总要想办法嘛,人不能被疫情困住。你们小年轻都是有文化的人,不是有个词叫‘天道酬勤’?”
希望早点脱下口罩到处走走
“我记得刚刚复工的第一天,街上都没人,”张师傅十分感慨,“这是咱们平日里热热闹闹的上海啊,街上安静得……唉,让人觉得挺难过的。我们国家不能这样下去,我们必须工作起来。”
张师傅和同行们一样,都没有被情绪困住,“积极复工、重新出发的人,是很有勇气的一批人。所以有人穿了全套防护服、防护镜、一次性雨衣,很多人都非常注意防护,互相接触时候也很小心,大家都戴口罩、手套、洗手、谨慎消杀,防控意识非常强。走在路上,我们能看到各种形形色色的防护装备,都觉得很有趣,大家都有点苦中作乐的心态。”
谈及现在对疫情的看法,张师傅很乐观,“我现在还是跟那会儿刚复工时候一样,希望咱们国家继续上下一心,赶紧战胜疫情,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停顿了一下,他又感慨地说道:“其实这段时间,我自己和身边的家人、亲戚、朋友,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或者事迹什么的,只是想一起快点把新冠病毒赶跑。我们会越来越好的,因为每个人都在认真做自己的事情,这样齐心协力加油干,大家就能早日摘下口罩。”
说完这句话后,张师傅又接着埋头开始给一个纸箱打包,戴着口罩边说边做未免有些气粗,他歇了几口气又期盼地说:“至于我自己,只想着等疫情结束后早点拿下口罩,到处走一走,好好做个深呼吸。到大街上、公园里,晒晒太阳看看花。现在路边很多花儿都开得很漂亮,上海每年的春天都姹紫嫣红的,可美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雯琦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