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乐趣在陶瓷本身——英国当代陶艺藏家迪亚班杜与他的藏品

澎湃新闻记者 李梅 编译

2020-05-03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伦敦东部的一套两居室公寓中,在一扇看似不起眼的门背后,隐藏着或许是英国最好的当代陶瓷收藏,其中大部分是英国、法国或日本的陶艺作品。这批藏品的主人是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他自称是迪亚班杜(Dayabandu)。对于陶瓷的迷恋,迪亚班杜的朋友们把他描述成一个从专注、紧张到着迷的人,“他的乐趣在于陶瓷本身,而不是它们的价值或制造者的声誉。”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直到最近,英国战后最好的陶瓷收藏之一才在伦敦东部的一个公有住房区被发现。“这有点像走进一个圣物盒,”陶艺家安妮·特纳(Annie Turner)说,她是这套两居室公寓的常客。“你会走进一幢1970年代风格的建筑,走上一段沉闷的混凝土楼梯间,然后想,‘我来对地方了吗?’然后你打开这扇门,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迪亚班杜公寓一角
安妮·特纳陶艺作品   迪亚班杜收藏
在那扇非常普通的大门后面是一个宝库。大部分是英国、法国或日本的陶艺作品,大约有1200件摆放在架子上、桌子上,甚至在狭小的阳台上用作花盆。其中包括露西·里( Lucie Rie)和埃德蒙·德·瓦尔( Edmund de Waal)的重要作品,以及安妮·特纳本人和萨拉·弗林( Sara Flynn)的当代作品,这两位获奖艺术家的作品最近价格急剧上涨。
萨拉·弗林(Sara Flynn)陶艺作品  迪亚班杜收藏
萨拉·弗林(Sara Flynn)陶瓷作品 迪亚班杜收藏
这批藏品的主人是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他曾是一名机械工程师和当地政府官员,自2000初他皈依佛教以来,人们一直叫他的法号“迪亚班杜”(Dayabandu)。迪亚班杜对陶瓷业的兴趣始于60年前,当时他经常去教堂后拜访两位未婚姑母,欣赏她们的道尔顿·兰贝斯( Doulton Lambeth)粗陶罐。“她们说只要我有了自己的房子,她们就会把这些陶器送给我。”早在2004年迪亚班杜接受《印度时报》采访时就表示。这是他仅有的几次采访之一。两位姑母信守了诺言——尽管不久以后这里不再是迪亚班杜的家,而是瓷器的故乡了。“他们允许我和这些瓷器住在一起。”他说:“人们以为我住在储藏室里。”
迪亚班杜公寓一角
然而随着迪亚班杜越来越严重的血管性痴呆症,对他而言,收藏已不再是一种乐趣,而是一种负担。所以他的许多藏品也将于5月拍卖。
“大约10年前,他就开始为此感到担忧,同时他的行为也变得更加古怪。”他的朋友、住在萨福克郡的纺织品设计师克莱夫•巴尼特(Clive Barnett)表示:“他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他想让工作继续进行下去,但他找不到一个人来承担整个工作。”的确各家博物馆都乐于挑选,没有人愿意承担过多的工作。巴尼特说:“他很有见识,但对于他买的一些东西,我们一直是不能理解的。”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迪亚班杜的朋友们把他描述成一个从专注、紧张到着迷的人。他的乐趣在于陶瓷本身,而不是它们的价值或制造者的声誉。正如他所说:“我买东西不是为了投资,我只买我喜欢的。我认识的一些人,他们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待他们的收藏——从他们的陶罐底部的名字。而于我来说,那不是我收藏的理由。”
卡米尔·维洛    “起点”   2013年  迪亚班杜收藏
当迪亚班杜从当地政府退休后,西装和领带就被换成了牛仔裤和皮夹克。他从莱斯特搬到肯特郡的桑威奇,在那里他在坎特伯雷大学的美术专业获得了一个兼职学位,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据巴尼特说,迪亚班杜信仰佛教是在结束一段长期关系后不久,在桑德威奇海滩上与某人偶然相遇之后开始的。他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到这个小公寓里,一部分是为了拿出钱继续收藏,另一部分是为了住在罗马路的伦敦佛教中心附近。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商业街“危机咖啡馆”(Crisis in Commercial Street)吃午饭。在那里,无家可归的人和前科犯都接受过餐饮方面的培训。“这种员工不是随处都能找到的,也是他喜欢的。”另一位住在巴特尔附近的陶艺家,迪亚班杜的朋友马丁•皮尔斯(Martin Pearce)说。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他从不半途而废,一旦他感兴趣,他就会全身心投入,”皮尔斯继续说:“说实话,他可能很粗鲁。当我还在伦敦工作的时候,他每月到我的画室来一两次,批评我的作品。但如果他看到有人在挣扎或需要建议,他会主动坐下来和他们一起讨论。”安妮·特纳说她每次在他房子里会呆上一天的时间。“我们会在漂亮的手抛茶碗里放上绿茶——所有的东西都是手工制作的。”她说:“他会讲述公寓里所有工作的精彩故事,他从来不买那些没有情感互动的东西。”他偏好自然的器物,而不是传统装饰性的陶瓷。皮尔斯说:“他(迪亚班杜)喜欢安妮作品的朴素、绝对的控制以及与德本河的联系。”迪亚班杜经常去那里修行。
平井明子的清酒瓶子和酒杯  迪亚班杜收藏
平井明子的陶艺作品  迪亚班杜收藏
在拥有他姑姑的道尔顿·兰贝斯粗陶罐后,Dayabanhu继续收集默克罗夫特( Moorcroft)——一种20世纪英国的绚烂多彩的手绘陶器。后来,由于越来越迷恋当代陶艺作品,就把这些默克罗夫特风格的陶器卖掉了。这是为这一新的收购提供资金的便捷方式。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他喜欢去拜访陶艺家,去看展览会,去开工作室,和制陶工人交谈。”皮尔斯说:“在某种程度上,他真的对人很感兴趣。”对此,伦敦的陶瓷专家、厄斯金·霍尔画廊的画廊经营者马修·霍尔(Matthew Hall)表示赞同,他补充说:“他一直在寻找与创作者之间的联系,这是作品背后生活的一个切入点。”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组织迪亚班杜拍卖的MAAK拍卖行创始人瓦瑞尔-琼斯(Marijke Varrell-Jones)说:“这不是她第一次打破一个收藏体系。”“收藏最终都是短暂的,这些器物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在一起的。”MAAK是一家专营陶瓷的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它提供了一个非常出色的在线平台。它将对外拍卖近200件迪亚班杜的藏品,其中包括陶艺界一位新起之秀平井明子(Akiko Hirai)的一些藏品。“他经常来我的工作室,”平井明子说:“他总是在寻找,在一件作品中寻找动感和触感。”
迪亚班杜收藏的陶艺作品
20世纪头十年,迪亚班杜正在积累自己的藏品,当时,约翰•莫尔特比(John Maltby)、伊万•亨德森(Ewan Henderson)、伊恩•戈弗雷(Ian Godfrey)和戈登•鲍德温(Gordon Baldwin)等战后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都不高。霍尔说:“这提醒人们,收藏的关键在于你独到的眼光和持久的好奇心,而不在于你银行存款的多少。”“他没有在一件艺术品上花太多钱。”因此,他也许会对5月份可能出现的结果感到相当惊讶。过去几年里,露西·里(Lucie Rie)的作品已经卖出了超过15万英镑的高价;约翰·莫尔特比和伊恩·戈弗雷受到年轻收藏家的追捧,其中包括洛伊的创意总监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他本人对陶罐情有独钟。“我们在2016年左右看到了真正的变化,”瓦瑞尔-琼斯说:“我们的客户过去是有一定年龄的夫妇,他们退休后有退休金。现在,在生活中喜欢手工制品的是更年轻的收藏家。此外,他们的书架上还有放花盆的空间。”或者放1200个,如果你是迪亚班杜的话。 
(本文编译自《卫报》,图片来自MAAK)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迪亚班杜,陶瓷收藏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