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史话】十九团在清河(一)西赵庄战斗

2020-05-13 02:4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1940年“百团大战”之后,约在10月间,我们七旅的部队在清河县沙土、吕家坡一带休整。那时根据地环境很好,清河只王官庄、油坊有日伪军据点,西边威县县城及贺钊有据点,北边枣强县大营,东北的郑口,东面武城及刘官屯才有据点,中间地域很大,敌占重要城镇,我占广大农村。
我们七旅是抗战后1938年新组建起来的部队,经过百团大战的战斗锻炼,战斗力提高了,也丰富了战斗经验。此时,武城日伪军五百余人,越境进犯清河东北部的前后赵庄、段庄一带,烧杀抢掠群众粮物。那时日军疯狂极了,大有大日本皇军无敌天下不可一世的气势,所以只几百人就敢越境来犯。
敌军来犯后占领了前后赵庄,并向西进犯十九团一营驻地马二庄,企图首先占领马二庄东北制高点的一座土窑,然后攻占马二庄。由于我一营抢先控制了这座土窑,于是敌军的两门炮便猛烈轰击该窑,我一营指战员们在营长李常宽同志的指挥下,顽强抗击,沉着应战,坚守阵地,同敌军展开了激烈战斗,一直打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敌军付出了伤亡惨重的代价,未能攻占马二庄。
这时易良品旅长从吕家坡赶来,指挥十九团仅有的一门迫击炮(而且炮弹很少)轰击将要撤退的敌军,打了三四发炮弹之后,天就黑了,因观察不到目标便停止了炮击。命令住在郑沙土的三营十一连追击逃敌,十一连连长李家长、指导员李家传(二人系四川红军干部)率部队猛追,追到赵庄村北道沟内便与敌在黑夜中展开了激战。手榴弹火光闪闪,敌边打边逃,我紧追不舍,敌逃进段庄未敢停留继续向东逃窜,我们在段庄村西苇坑内发现遗留的鬼子的尸体十几具,还有倒在道旁的大洋马两匹。
这说明鬼子死伤惨重,十余辆大车无力运走,不得不遗弃。我们顾不得这些,继续猛追至段庄村东,月亮将要出来的时候,日寇穷凶极恶,为挽救被歼命运,向我大量释放毒气,使我十一连全体及随后赶来的副营长李士栋(四川红军干部)和九、十、十二连的战士们中毒。敌人这次施放的毒气是是催泪和喷嚏两种,中毒者如同喝了辣椒水,不住地流泪打喷嚏,无法继续战斗,使残敌得以逃命,从而使我军失去了这次夜战歼敌的好时机。日军的这一可耻行径是严重违反国际法中两军交战不准使用毒气的规定的。
我们撤回段庄,群众主动烧开水,并从井中打出一桶桶的井水,让中毒指战员们洗漱。半夜,部队回到沙土村的时候,乡亲们早已蒸熟红薯送给战士们吃,真是亲如一家人。
由于我们狠狠打击了来犯之敌,保卫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免遭日寇掠夺,所以群众非常感激。当上午十时发现敌情时,沙土群众还劝说我们赶快走,怕我们在此地打仗“给他们惹祸”。这一仗打下来态度完全变了,变得非常热爱自己的子弟兵,认识到八路军是他们生命财产的保护者,从而更加密切了军民关系。这次战斗受到我严重打击的武城之敌,再也不敢来犯清河地界,人民得到了一段较长时期的安宁。(待续)
(滑军,十九团驻清河时期任连长)
来源:清河县党史办
原标题:《【清河史话】十九团在清河(一)西赵庄战斗》
阅读原文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