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是故乡——援建干部莫伟鸣的九龙情

2020-05-27 03:2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原创 中国测绘杂志 中国测绘学会
可快速关注我们
本文内容摘自《中国测绘》2020年第4期
“我有一个来自东部的愿望,深深种在西部的大地上;千山万水的路啊到底有多长,路的两头同一个月亮……”
自打有为援建干部写一首歌的念头以来,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四川省甘孜州九龙博物馆馆长海日尔他(音)完成了两版歌词,但他还有一些拿不准,哪一版更好。所以,他向歌曲原型援建干部莫伟鸣寻求建议,最终确定了一个版本,歌曲4月2日正式录制。莫伟鸣将歌曲小样发给妻子,妻子听着听着眼睛就湿润了。
2018年5月,东莞市自然资源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莫伟鸣挂职四川省甘孜州九龙县委常委、副县长,他已经在甘孜州九龙县度过了将近两个年头,将九龙大大小小的地方跑了个遍,也将九龙当作了第二个故乡。“刚到九龙的时候,我会和接触的每一个人介绍,我来自广东东莞。现在一回到广东,我会和每一个接触的人说,欢迎来我们九龙。”
两年来,针对九龙现状,莫伟鸣主抓地灾防治,采取多种措施,补齐规划短板;建章立制,推动土地管理逐步走向规范;组织开展了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促进两地交流,为加强产业合作做了不少工作:促成建立了甘孜州第一家国资测绘公司九龙县新跃测绘技术公司;积极引导东莞民间力量参与援建工作;深入联系乡镇,助推脱贫摘帽……在全县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2019年4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决定九龙县退出贫困县序列,顺利摘帽。
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风土人情、优美风景、乡间小路、茶叶菌菇……几乎都与九龙相关。
多年后再续四川情
2018年,莫伟鸣做出一个决定,他要参加援藏援川,这距离他在四川读大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多年。
“我考虑了很久,援建工作是我一直以来的情怀,我是真心想做这件事。”就这样,莫伟鸣获得了领导的支持。“我的孩子刚刚工作,父母快80岁了,但身体还健朗,是实现自己抱负的时候了。我的太太应该是支持我的,我和太太说起我的计划,她果然支持我。”
莫伟鸣的选择能得到妻子的支持,并不出乎他的意外。从小在随军家属部队长大的莫伟鸣,很多时候显得不那么像广东人,大学离开广东去四川,在成都地质学院读物探专业。四川记录下了莫伟鸣四年青春美好的日子,“没啥别的收获,就整一媳妇回去。”莫伟鸣笑称,他身上也留下了许多四川的痕迹,四川对他来说像是第二个故乡。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莫伟鸣携全家人进行了捐赠。
获得妻子的支持后,莫伟鸣一家三口到父母家中做思想工作,让莫伟鸣没想到的是,父母非常支持他。在莫伟鸣看来,这或许与父亲是部队成员,母亲是随军家属有关。
莫伟鸣安心去往四川甘孜州,他的朋友圈所展示的日常工作是积极乐观的,但是艰苦的生活环境、长途的艰辛跋涉以及应急抢险等工作内容,他从来都注意“屏蔽”父母。
即便现代通讯技术如此之发达,父母对儿子的思念之情也并不能实时纾解,因为莫伟鸣会到各乡镇走访、工作,当地许多地方信号不好,无法随时保持联络。《中国测绘》记者对莫伟鸣的采访是他在乡上工作两天回到县上后进行的,那个时候已是夜深人静,而他才风尘仆仆回到家。
现在的莫伟鸣可以说是熟悉了九龙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但他对九龙的最初印象可以说五味杂陈。当时,他从广东东莞出发到成都,又至康定市,完成十几天的培训后,莫伟鸣才去到九龙县,路上就花了四个小时。幅员面积6770平方公里的九龙县,辖16乡2镇,总人口6.7万人。有时候从一个乡到另一个乡,要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六七个小时。

首先交通条件是我没想到的。条件确实很简陋,整个甘孜州情况都差不多,山地居多,山中间夹着河谷,很多配套设施都没有,整个县城只有一个小菜市场。游泳池这样的设施更不用想,因为基本没有平地。
莫伟鸣在踏卡乡中心校后地灾点整治项目初验踏勘(踏勘时海拔高且地势陡,莫伟鸣在大口喘气)
最初印象让莫伟鸣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随着工作的开展,莫伟鸣对援建工作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很多人以为高原反应就是头晕,但是其实是高原条件对人身体各个器官的考验。第一批驻县干部有18人,每个县派驻一个人,在这里,很难听到一句家乡话。”地广人稀、包虫病、交通事故、高原反应……让莫伟鸣意识到援川工作,首先要保得住安全,其次还要耐得住寂寞。
莫伟鸣觉得援川有苦更有乐,他常说,“在甘孜九龙,同道中人非常多,因为很多地方只有一条路。”
扶贫之路,无问西东
援建工作又分为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支援等几个专项,莫伟鸣参加的是对口支援工作,在援建任务中不包括具体项目的建设。“通俗说就是‘只交支票不交钥匙’,交钥匙好比我建好房子交给你,交支票只是提供资金,同时可派人督导项目进度。”莫伟鸣介绍。
总体而言,他的工作主要分为四个方面:
第一方面,加强两地交流、交往和交融。这就要他经常协调党委政府和部门之间的相互交流、交往与考察。在东莞市委组织部和东莞市援建办的大力支持下,东莞市委党校每年为九龙县干部免费举办两期培训班。2019年以乡镇干部为主。疫情结束后,他打算再促成以部门领导为主继续进行培训。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九龙的干部能自己去看、自己去想进而挖掘自身潜力,提升发展速度。莫伟鸣还格外注重人才交流,目前,九龙县与东莞已多次互派教师、医生交流学习。
第二方面,督导项目进度。广东由2015年开始与四川建立对口支援关系,广东省对口支援四川甘孜州,其中,东莞市对口联系九龙县与雅江县。2018年,也就是莫伟鸣开始参加援川时,东莞市对九龙、雅江两个县的援建资金增加到了每个县每年三千万,2019年度为四千万,今年开始,东莞对这两个县的援建资金增加到了每个县四千五百万。目前,广东援川工作前方工作组正在组织各驻县干部共同做好广东省“十四五”对口支援甘孜州规划编制工作,广东省每年度总援建金额不少于8.1亿元,统筹用于甘孜州十八个县的产业及民生项目,助推乡村振兴。
第三方面,产业帮扶。通过组织广东企业来甘孜开展商贸往来和投资,将当地合作社的特色农产品推介到广东,利用广东的资源支持当地组建企业等,在此项工作中,不得不说的是甘孜州第一家国资测绘公司九龙县新跃测绘技术公司的成立与盈利。
第四方面,服务当地。在这两年中,莫伟鸣完成了许多计划外的工作,争取到了社会各界支持。一年多来东莞市社会各界为九龙县捐赠了总价值约500万元的计划外物资和资金,包括测绘装备、医疗设备及其他物资等。
还有一些工作的开展要讲究因地制宜,比如地灾防治。
九龙地处攀西平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形成高山、极高山、山地、河谷四大地貌,地势北高南低,高差悬殊,地形复杂,雨量充沛,日照充足,呈典型立体气候,有“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在这里,雨季防地灾、旱季防火灾,庆幸的是,我在东莞有地灾治理的工作经验。”即便如此,由他朋友圈的照片可见当地地势之险与地灾防治之重,莫伟鸣写到:“每次路过踏卡,总为踏卡乡中心校后壁立的危岩揪心,应急抢险工程历时一个多月,上周六终于经过了初验。安得沃土千万顷,大庇一方乡亲居安心。”
和攻克难关相比,莫伟鸣更希望在解决问题时所有人能增加交流,碰撞思想,找到新的思路。九龙的土地增减挂钩工作就是这样开展的。“我们是全甘孜州第一个成功交易的,虽然开始时面积不大,只有八十多亩,但这项工作采取了‘包干制’的创新思路进行。以前乡镇是没有财政收入的,基本靠县上拨款,工作布置下去后还要不断督导。现在我们包干给乡镇,乡镇有了工作经费,就将乡、镇、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大大提高,全县各乡镇主动上报土地整理区块,目前经筛选合格正在开展整理的土地面积已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亩。”
由测绘打开一扇门
除了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出发,莫伟鸣认为工作的开展还要学会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我有什么,我就帮扶给你什么,(援建工作)不是这样的。应该是藏区真正需要什么,我们努力帮扶什么。从对方的心态、模式来想问题、做事情,这样工作就容易开展。”
甘孜州第一家国资测绘公司九龙县新跃测绘技术公司正是在这样的情景下成立的,这家测绘公司的成立,不仅能够解决当地测绘工作需求,更为重要的是,以测绘打开一扇门,能进一步开展自然资源管理、土地管理的相关工作。
莫伟鸣出席九龙县新跃测绘有限公司挂牌(右三)
“首先确实有这个需求。我来之后,接触到一个案例,可能很难想象,在2009年公开出让的一块房地产用地,未经测量,公告的出让面积是‘约一万平米’,整改时发现竟然有近一万五千平米。第二,甘孜州没有自己的测绘队伍,之前的一些测绘工作要请成都的队伍来进行,时间长,成本高。这也就意味着当地没有专业的测绘人才进行自然资源管理相关工作,没有以图管理的观念。”
莫伟鸣当即联系了东莞市测绘地理信息协会,协会中热心公益的会员单位无偿捐赠全部测绘仪器设备和作业车辆、施测基础图件并进行了人才培训。
“设备问题解决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很难找到干这一行(测绘)的人。当时找了好多当地相关专业的年轻人,但贫困地区很难留住人才,高原之外,机遇也多。”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队伍组建好后,莫伟鸣将测绘技术人员送至东莞市测绘院进行了短期培训。让他没有想到的是,2019年4月,东莞市测绘院原副院长贺小槐内退之际,以近六十之龄主动来到甘孜,不取分文报酬,手把手教测绘技术人员测绘技能一月之久,帮这支新建的队伍“扶上马,送一程”。“我当时很感动,测绘人确实有情怀。”谈到这一点,莫伟鸣满是感慨。
公司成立后,一切已步入正轨。莫伟鸣还总挂念着他们,一有机会,莫伟鸣就会抽考新跃测绘的技术人员,他要求技术人员要牢固掌握自然资源管理、土地管理的基本知识。平时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莫伟鸣在这个时候是严肃的,技术人员有掌握不牢固的地方,他也记下,下次有机会再提问。“之所以对他们严格要求,是因为他们将成为土地管理、地矿管理、地灾整治等工作的主力军,还要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莫伟鸣解释。
新跃测绘技术公司的测绘技术员李启林就是从高原之外回到九龙的,经过培训与一年多实战,他已成为新跃的技术骨干。莫伟鸣常与他交谈,了解他们做了哪些项目,进展如何。说起正在进行的项目,李启林言辞中透着满满的希望,在康巴卫视的记录片中,李启林说,“他(莫伟鸣)工作严谨认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的未来也会越来越好。”
“2019年,我们已经完成了两个村的房地一体化确权工作,他们的工作也越来越熟练,这确实不容易。去年,他们完成了约七十个项目,产值有一百多万。当然,更重要的是,通过测绘帮他们打开一扇门。”
莫伟鸣难掩对他们的自豪。莫伟鸣相信,测绘是自然资源管理与土地管理的一个重要抓手与技术基础,组建人才队伍,将来一定能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用心用情,九龙县上的“莫老爷”
工作中,莫伟鸣跑得勤,走村访户少不了,当地很多人称莫伟鸣为莫县长,更多人会亲切地叫他一声“莫老爷”。刚开始,莫伟鸣还感到奇怪,“我说你们叫莫老爷,是不是坏的?他们说,不是,在我们这边,莫老爷是财神,你是过来帮我们的。”
九龙是一个以藏、汉、彝为主体,回、苗、白、瑶、羌、土家族等十二个少数民族聚居县,藏、汉、彝三个主体民族几乎各占三分之一。长期以来各民族相互交融,共同发展,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既有藏区特有风貌,又有彝区独有原始与古朴。
来到九龙后,莫伟鸣注意到当地的民族传统习俗与文化丰富多彩,如何发展该县特色文化,并对非物质文化进行培育和保护?让更多人欣赏它们的光彩?
莫伟鸣首先帮助筹建了九龙博物馆,博物馆现有藏品360件,占地约200平方米,博物馆的藏品还将进一步丰富。文化馆建成后,得到了当地人的喜欢。文化馆馆长海日尔他与莫伟鸣的情谊就是在一次次交流中建立起来的。
“有了这个博物馆,九龙就有了保存和传承民族记忆的地方。”海日尔他表示。“莫县是真心实意地在做一些实事,没有他的支持与倡导,博物馆不可能在半年的时间里建好。”海日尔他说莫县长的务实让他感动,同时,他还对莫伟鸣赞扬有加,“他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把九龙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乡,来到这里,他把九龙的山山水水,存存在在都走遍了。”莫伟鸣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他看完康巴卫视关于莫伟鸣的纪录片,就有了以他为原型写歌的打算,《他乡是故乡》这首歌前后经历两个月完成,至杂志出刊时,歌曲已经正式录制完成。
除了筹建九龙博物馆,莫伟鸣还大力支持县文旅部门组织民间各界力量和文化名人,通过组织策划“游海节”活动等当地特色节日相关活动,开展了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
莫伟鸣在2019年游海节歌舞排练现场(中)
如何让文化旅游助推脱贫摘帽?他在自己的联系乡镇藏族乡斜(音xia)卡找到了答案。在给《中国测绘》记者介绍斜卡时,莫伟鸣还着重解释了乡镇名字的读音。
解决问题的办法不难,利用已有的条件,开民宿,做旅游。“我们带着广东的一些同志来这里旅游,深度融入藏区,在老乡家的民宿住宿。几次试点之后,效果非常好。”
莫伟鸣主动邀请、联系了自己的一些朋友、同事到此欣赏美景,旅游者还有机会融入当地生活,品尝当地美食并体验当地文化,能与当地居民进行相互交流,增进了解,而老百姓因此有了收入,一举多得。
住在斜卡的日子里,莫伟鸣喝乡亲们递上的酥油茶,一起跳锅庄,兴之所至,还会高歌一曲,当然是粤语歌。仅仅是谈起这些生活,莫伟鸣言辞之间已满是欢乐。
“和藏民老百姓,我是真的没法比。他们教我们跳锅庄,唱歌更是张口就来。我和我的同事住在老乡家,老乡甚至用藏语来唱粤语歌,不用背词也不用准备。我们还拿着手机搜歌曲,有时候信号不大好,唱出来也没效果了,有点搞笑。”
这个在当地深受欢迎的莫老爷,喜欢当地的酥油茶、跳得了锅庄、对得了歌曲,却唯独有一点“不适应”——不吃辣椒。
“我没有参加伙食团,自己做饭。所以我经常去九龙县菜市场买菜,大家都认识我了,我自称是咱们九龙县最好的粤菜厨子。我在四川待了六年,竟然不能吃辣,感觉自己是一个假的四川人。”
工作多年的莫伟鸣感觉,对于自己来说,援建工作仍旧是一个全新的体验。而能融入当地,所做工作对当地有所帮助,是他最大的欣慰。
“帮扶工作必须用心、用情,人和人的交流很关键。你是全心全意来帮他们,还是只想给自己履历镀金,人家是能感觉得到的。用心用情来帮扶,对方感觉到,就会接受你,跟你打成一片,愿意与你分享。”谈及扶贫工作的经验,莫伟鸣这样分享。
到九龙近两年时间,开展的工作已卓有成效,莫伟鸣也一直计划着接下来的工作。“2019年,我们已经完成脱贫,全县摘下了深度贫困县的帽子,脱贫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聚力乡村振兴,这是一个大的计划。”
对于接下来的援建工作,莫伟鸣干劲满满。“首先,我希望广东援助的每一分钱都发挥最大的作用,帮当地做好项目。当地真正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把钱用到刀刃上去,帮助当地老百姓。第二个方面,能够继续深入地交融、交往和交流,广东东莞和四川甘孜,两个地方要有思想的碰撞,互相地莫伟鸣出席九⻰县新跃测绘有限公司挂牌(右三)融入,这也是民族团结的体现。”
文 / 本刊记者公海燕
声明:本文为《中国测绘》原创文章,授权合作请在本公众号留言,或致电:010-63881401。
《中国测绘》期待您的来稿
《中国测绘》
测绘地理信息发展变迁的
记录者、思考者、传播者
自然资源部主管
中国测绘学会主办
面向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全国性综合刊物
投稿信箱(只接受电子投稿):
letters@sino-survey.com
《中国测绘》全年征订中,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可在线订阅
原标题:《他乡是故乡——援建干部莫伟鸣的九龙情》
阅读原文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