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美国骚乱何以至此?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吴萱萱

2020-06-05 09: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日,民众在美国纽约街头抗议警察暴力执法。 新华社 图

6月2日,民众在美国纽约街头抗议警察暴力执法。 新华社 图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白人警察德里克·乔万执法过程中死亡。乔万单膝锁压弗洛伊德颈部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引发社会强烈不满和抗议。短短一周内,抗议活动不仅迅速从明尼阿波利斯扩散至美国各州200多个城市,暴力也持续升级,美国多个城市连续数日出现纵火、抢劫等骚乱活动。
6月1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援引《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威胁必要时将绕过地方政府动员美军镇压。然而,抗议活动仍在延续,一些地区警民冲突甚至有所升级。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一系列抗议活动,传播速度之快、规模之大、破坏程度之广,已经远远超过2013年的桑德福骚乱和2014年的弗格森事件,甚至也超过了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多位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活动堪比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刺引发的全美骚乱。
笔者认为,弗洛伊德之死再次暴露美国长期以来的种族歧视、警察过度执法等问题,但比起近年来其他种族歧视事件,此轮抗议活动之所以能够迅速扩散升级,除了视频本身引起的强烈冲击感,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以及特朗普上台以来产生的社会裂痕也产生了重要的催化作用。
视觉冲击引发白人群体共鸣
种族问题所引发的贫富差距等诸多社会矛盾是弗洛伊德事件所引发的抗议活动的根本原因。在弗洛伊德死后第二天,明尼阿波利斯的示威活动即出现抢劫、纵火等骚乱迹象,类似情况迅速在美国大都市地区蔓延。
据《华盛顿邮报》分析指出,尽管近年来被视为冉冉升起的明星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却面临极为严重的种族财富不平等问题,不平等程度在全美100个都市区排名第二。由于收入普遍偏低,该市只有四分之一的黑人家庭拥有自己的房产,而白人家庭的房屋拥有率则为76%。尽管这些不平等的根源可以追溯至上个世纪早期种族隔离时期,时至今日,白人社区与黑人社区泾渭分明的基本格局并未根本改变。黑人社区所能享受的教育、卫生及其他公共资源相对匮乏,加剧了他们的弱势地位,产生恶性循环。
此轮抗议活动迅速升级的直接导火索是弗洛伊德被捕的视频。非裔平民在警察执法中致死致伤事件在美国时有发生,但多数情况下鲜有视频记录,当事双方对过程的描述各执一词,结果往往也不了了之,在白人群体中较难引起共鸣。
不同的是,此次大规模抗议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正是有旁观者拍下了弗洛伊德被制服的过程并将视频上传至社交媒体。视频中两人的相对位置、警察乔万的表情以及单手插兜的举动等(有分析认为这一举动表明乔万并未感觉受到威胁)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比起以往类似事件中的各执一词,触目惊心的视频画面不仅点燃了整个非裔群体的怒火,也使平常不愿触及种族问题的白人群体不得不正视警察执法中对黑人的不公正待遇。
疫情与特朗普催化抗议
然而,此次抗议骚乱能够在短短几天内从明尼阿波利斯蔓延至全美,导致数十个城市实施宵禁,近半数州政府动用国民警卫队,还有两个重要的催化剂:新冠肺炎疫情所引发的社会经济危机和特朗普的个人言行。
首先,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非裔群体的弱势地位暴露无遗。多项数据和研究显示,非裔群体不但更易感染新冠肺炎,患病后死亡率也更高。根据《大西洋月刊》“新冠肺炎追踪项目”(The 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最新数据来看,尽管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非裔群体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的比例高达24%。此外,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四个郡(county)中,非裔群体都是当地人口的主要来源。
疫情也使非裔群体遭受更严重的经济冲击,根据美国劳工部4月的统计数据显示,非裔群体失业率为16.4%,而白人失业率为13.8%(弗洛伊德本人被捕前就处于失业状态)。与白人相比,黑人的医保投保率较低,失业则可能使更多黑人家庭失去医保,无法及时获取必要的医疗资源。因此,早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前,缺乏社会保护伞的非裔群体一直面临着感染病毒与失去工作的双重风险,相对剥夺感在过去数月内逐渐发酵。
值得注意的是,此轮抗议中出现的一些骚乱行为,并非完全是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此前曾表示,被逮捕的暴力抗议人员有80%来自其他州,纽约市的骚乱活动也存在类似现象。目前,关于这些人背后动机为何,有无组织,一时难以分辨。
民主党籍的沃尔兹表示,白人至上主义者是明尼阿波利斯暴力升级的幕后黑手,而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的美国政府和共和党把矛头指向了左翼反法西斯激进人士和无政府主义者。但不可否认的是,自3月以来,随着各州先后实施居家令,许多行业遭受重挫,白人的工作生活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白人蓝领阶层面临的挑战尤为严峻,5月初多地已经爆发抗议活动,要求取消居家令、尽快复工。因此,不能排除有极端主义者假借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的名义,煽动民众发泄不满情绪,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事实上,在全国实际失业率可能超过20%的情况下,引发骚乱的风险已经大幅提升,弗洛伊德之死只是导火索而已。
其次,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种种言行加剧了美国社会矛盾。与以往美国领导人不同,特朗普总统自上任以来并未试图消弭因大选造成的社会裂痕,反而不断加以利用,试图巩固自己的选举基本盘。一方面,特朗普多次在公开场合和社交平台攻击少数族裔,包括担任过13届国会议员的已故非裔众议员卡明斯、黑人民权运动领袖夏普顿等;另一方面, 当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多地举办示威游行并演变成骚乱时,特朗普声称“(冲突)双方都有责任”,袒护右翼白人的倾向性引发包括共和党在内的各方不满。
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社会,白人至上主义重新泛起,种族对立早已逐渐由暗转明,此轮抗议活动迅速升级也就不足为奇。另外,特朗普上任以来肆意攻击他看不惯的新闻媒体,助长了其支持者对新闻媒体的反感情绪,在一定程度上或可解释为何此轮抗议中多次出现媒体记者无端遭逮捕、被橡皮子弹击中等现象。
更令人遗憾的是,抗议活动爆发以来,特朗普未能尽到总统应有的团结社会、弥合创伤的责任,其言行反而使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事件发生伊始,特朗普发推文强调“在他的要求下”,政府部门已对弗洛伊德之死展开调查,但当抗议活动在多地爆发并迅速升级之后,特朗普的态度急转直下。5月29日,他先是宣称“抢劫开始之际,即是枪响之时”, 30日再次发推文称示威者若闯入白宫,将用“恶犬相迎”。6月1日,特朗普用一系列举动(包括号召各州长“控制”示威活动、威胁在未经地方政府授权的情况下动用军队平暴、为了拿圣经在教堂前留影而不惜动用警力驱散和平示威人群)再次向“川粉”们表明,他是“法律与秩序”的总统。
不难看出,每当危机出现,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只考虑自己的选举基本盘,而不是以美国总统应有的高度来看待问题。早在特朗普当选之时,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员、《新共和》杂志前主编安德鲁·苏利文(Andrew Sullivan)就曾撰文预言,“警察与无武装黑人的事件在特朗普任内一定会再次出现,然而,特朗普不会安抚这个国家,反而会火上浇油。”
(作者系美国欧道明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助理教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弗洛伊德之死,美国,种族骚乱,特朗普,新冠疫情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