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豫章书院”非法拘禁案一审已开庭,吴军豹等5人受审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朱远祥

2020-06-03 2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获悉,“豫章书院”案已于今年4月底通过网络形式开庭审理,吴军豹、任伟强等5名被告人被检察机关指控犯非法拘禁罪。目前此案尚未宣判。
历史上的豫章书院是江西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创建于南宋时期,清朝末期停办。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1年,南昌人吴军豹在青山湖区儒溪村办学,对外宣称豫章书院“复学”。2013年5月,吴军豹成立“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称能通过国学改造患网瘾类的叛逆孩子,开始大规模招生。
2017年10月,豫章书院专修学校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学生。此后学校停办,一些学生在志愿者帮助下陆续向警方报案。
江西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原来的侧门。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日前,得知此案已进入审理环节的多名受害人告诉澎湃新闻,将向法院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小黑屋”
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位于南昌市东郊的儒溪村,2017年停办后,原来的教学楼等场所租给一所美术学校。进门左侧的几间小屋——被指当年曾关押学员的“小黑屋”,有的已改成卫生间。
大连男孩贝贝(化名)至今对“小黑屋”心有余悸。2016年6月,当时读初二的他不愿上学,和家人发生矛盾,被父母送到南昌的“豫章书院”。
贝贝回忆,带到“豫章书院”的第一天,他就被关进了“小黑屋”,“他们把我的衣服全部扒光,鞋子拿走,然后把我一个人丢在小黑屋里。”他记得,“小黑屋”里黑乎乎的,只有一张“发霉的竹席”、一个大小便用的尿盆,每天有人来打开小铁门送饭,但很快又锁上铁门。
贝贝称,关押7天后,被放出“小黑屋”。此后三个月,他按“教官”的要求参加劳动,经历过戒尺、“龙鞭”的殴打和多种体罚。
2016年9月的一天,贝贝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在那个环境下压力太大,想出去又出不去,实在受不了。”他告诉澎湃新闻,有一天他在洗衣服的时候,趁“教官”不注意,喝下了洗衣液,后来被送到医院洗胃抢救。当月他被家人接回了大连。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豫章书院”原学员罗伟、刘思宇、“初悟”(网名)等人都称,当年有被关“小黑屋”的经历。其中“初悟”称被关过两次,每次7天。
原学员罗伟在现场指认曾关押他的“小黑屋”。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几乎所有学生进来,都要先关7天。”“豫章书院”原教官田丰曾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学校“小黑屋共有3间,每间面积约10平方米,校方称之为“烦闷解脱室”。
曾长年参与调查此事的志愿者陆颖刚认为,“豫章书院”关押学生的“小黑屋”,表面上有3间,实际上超过8间。陆颖刚曾对澎湃新闻称,据他了解,在吴军豹办学招收的上千名学生中,没有被关“小黑屋”的学生,“不超过10个人”。
“森田疗法”
豫章书院专修学校被停止办学之前,其关押学生的做法就引起了争议。校长任伟强对此并未否认,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将关押学生称之为“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上世纪20年代源于日本,被认为是一种治疗神经症的特殊疗法。
2019年10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南昌采访期间,豫章书院专修学校的“山长”、实际负责人吴军豹接受了电话采访,这是他首次对媒体发声。吴军豹称,“森田疗法”可应用于普通人群以提升心理技能,学校管理层曾对师生进行烦闷解脱培训,将其纳入必学课程,这是一种“探索型的教育模式”。
不过,专家对吴军豹所说的“森田疗法”,并不认可。
“森田疗法的确有一种‘卧床’疗法,就是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躺七天,不做任何事情,不与外界接触。”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疗法应用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江波告诉澎湃新闻,“森田疗法”的实施并非强制性,“这种疗法是在事先征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不是锁在屋子里,(患者)是自愿地躺在那里”。
“学校无论采访哪种教育矫正方式,都必须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实施。”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永红认为,若涉案学校有强制关押学生的行为,应该构成非法拘禁罪。
2019年10月底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吴军豹也表达了心中的“愧疚”,“我对因原学校事件造成‘豫章书院’四字受牵连心中愧疚。”他还坦承自己办学“失败”,“欲速不达,忽视了差异化,学校应该倒闭”。
吴军豹还告诉澎湃新闻,他希望“从此隐姓埋名,修心下半生”。
不过,他想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当时接受采访几天后,他就被警方带走了。
控告之路
事实上,学员们对吴军豹等人的控告,已经持续了两年多。
2017年10月,吴军豹及其豫章书院专修学校被媒体曝光。一个月后学校停办。此后不久,罗伟向南昌警方报案。
罗伟是南昌市西湖区人,2013年9月起在“豫章书院”接受了4个月的“教育”,出来后去江西省精神卫生中心看病,被确诊为严重抑郁症。
2017年12月7日,青山湖公安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警方对罗伟反映的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侦查。
此后,至少还有11名学员陆续向南昌警方报案。
许多学员反映,在“豫章书院”除了被关“小黑屋”,还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暴力侵犯。常见的惩罚包括罚站、罚蹲、罚俯卧撑、扇耳光、打戒尺等,而学员们最怕的惩罚工具是——“龙鞭”。
豫章书院专修学校校长任伟强2017年11月接受央视采访时说,被称为“龙鞭”的戒鞭,长约81厘米,其材料是竹炭纤维。不过罗伟认为,2015年后学校的“龙鞭”才可能改成了竹炭纤维,“此前的龙鞭是钢筋的,外面涂了黑色的漆”。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原学员刘思宇记得,2017年在“豫章书院”时,他曾多次被“龙鞭”打得屁股红肿,疼痛难受。“初悟”则回忆,她被“龙鞭”打过两次,第一次挨了20鞭,臂部肿痛发紫,走路都需要同学搀扶。
一名学员被“龙鞭”惩罚后的受伤情形。 “豫章书院”学员供图
第一个报警的学员罗伟向澎湃新闻发来多张关于反映遭“性侵”的聊天截图。据他称,一名女学员向他反映,其曾在“豫章书院”被一名教官多次性侵,但考虑到“名声”不愿报警。
律师夏楠曾接受一些学员的委托,向南昌警方出具《刑事控告法律意见书》。他认为,除了非法拘禁,吴军豹等人还涉嫌触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夏楠还认为,吴军豹、任伟强等人以“书院”掩盖非法目的,纠集无业人员为“教官”打手,有“涉黑”之嫌。
陆续接到学员报案后,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公安分局介入调查,对“豫章书院”的两名教官——张顺、屈文宽予以刑拘。2019年11月,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院对吴军豹等人批准逮捕。被警方先后执行逮捕的,还有“豫章书院”的校长任伟强、教官陈宾。
一些学员陆续向南昌警方报警。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2020年6月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了解到,上述5名被告人均被以非法拘禁罪起诉,此案已于今年4月底开庭审理,目前没有宣判。
被警方列入案卷的12名被害人之一的罗伟称,他今年6月2日去法院询问才得知此案已开庭审理,此前他和其他被害人未接到通知。下一步他将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虽然案件已进入审理程序,但一些学员的控告仍在继续。志愿者“小二”介绍,近期又会有多名学员向警方报警。今年5月,浙江女孩“初悟”向警方控告了自己在“豫章书院”的“屈辱经历”;6月3日,河北男孩刘思宇从北京来到南昌,与青山湖公安分局的刑警约好去做笔录。
18岁的刘思宇告诉澎湃新闻,两年前在“豫章书院”的10个月经历,给他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心里总是放不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豫章书院 非法拘禁

相关推荐

评论(40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