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拾珠丨泰国版“我无法呼吸”:王权、军队与异见者的交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秦翊

2020-07-02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4日,一位名为万查伦的泰国反政府人士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寓所楼下被3名持械歹徒驾驶一辆黑色丰田车劫持。当时,万查伦正在与朋友通电话。据朋友口述,万查伦手机被挂掉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法呼吸了”。此后,他便杳无音讯。而泰国国内却因此爆发了一场两种思潮的大交锋。
2014年,万查伦因反对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在社交网络上开设反政府社交账号抨击军政府而被警方传唤,但他一直未前往警局接受调查。随后,万查伦逃离泰国,在老挝、越南等地流亡,最终辗转至柬埔寨金边,在做生意的同时,寻求政治避难。2015年,泰国伊萨拉新闻社披露泰安全部门内部文件,显示万查伦系29名被判触犯刑法第112条,即“蔑视君主罪”的政治异见者之一。2018年,泰国军政府又裁决万查伦违反《电脑法》。
在柬埔寨避难期间,万查伦并未停止对泰国军方的批评。就在被劫持的前一晚,他还在个人脸书账号上猛烈抨击泰国总理巴育。没想到,第二天便遭遇暴力劫持。万查伦被劫持的消息传至泰国后,立刻引发热议。从6月5日开始,“拯救万查伦”连续成为泰国社交网络上最热议话题。
由于近年来在泰国的邻国老挝、柬埔寨、越南等地已经发生多起泰国政治异见者遭劫持失踪乃至被杀事件,反政府团体立刻将此事与巴育政府联系在一起,发起对政府的口诛笔伐。一部分激进者甚至抨击泰国王室,要求取消刑法第112条。于是,继“拯救万查伦”之后,“取消112条”也成为泰国最热话题。与此同时,支持王室和军政府的媒体、众多社会知名人士对此展开激烈反击。这两股思潮在6月展开激烈交锋,乃至于整个泰国社会都加入到这场交战之中,社会撕裂和对立达到新的高潮。
对万查伦事件的不同解读
一些反政府人士认为,万查伦被劫持一事系泰国当权者所为,其目的在于杀鸡儆猴。众所周知,泰国有不少“政治异见者”因触犯“蔑视君主罪”而逃离泰国,这些人散布在欧美等国以及泰国周边国家,仍然通过youtube、脸书等渠道抨击泰国君主制和军方,并且相互联系,编织“反王网络”。他们认为,泰国政府与周边国家政府一定暗中达成某种秘密协议,由当地政府协助泰国当权者清除政治异见人士。这种“阴谋论”甚嚣尘上,令巴育政府成为众矢之的。
原泰国新未来党秘书长毕亚卜在个人脸书发帖称:“这种方式不是出路,这种方式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远进党秘书长猜塔瓦则发帖称:“不应该有谁因为政治观点不一致遭受劫持而消失。”远进党发言人威洛在推特账户发帖称:“没法呼吸!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别说什么言论自由或者政治观点相左,即便是呼吸的权利,有时候都可能没有。”
面对反政府群体的集体指控,泰国政府坚决予以否认。而且,泰国政府并未立刻联系柬埔寨政府,积极追查万查伦被劫持后的去向,这种消极反应加剧了反政府人士的愤怒。原泰国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第一时间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上发帖称,“政府根本没有要将行凶者绳之以法的努力,没有还被害者家庭以公平正义的努力,悲剧在不断发生,然后又悄无声息……这难道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社会吗?我们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在这样一个社会中生活吗?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万查伦事件涉及到我们所有人!万查伦事件就是乔治·弗洛伊德事件!”
针对塔纳通等人将此事定性为“泰国的弗洛伊德事件”,许多亲政府者纷纷予以还击。1970年代泰国北部学生运动领袖之一、现今泰国社会最为知名的“保王派”政治家瓦隆医生在自己的脸书账号发表名为《谁从万查伦事件中获益?》的文章。他在文中质疑:这一事件背后有人故意在制造话题,非常明显,国际非政府组织、国内政治活动家以及议会中的反对党三方合力造势。此事明明发生在柬埔寨,但是反对者却将矛头指向泰国政府,要求泰国政府负责,事实上此事应由柬埔寨方面开展调查。
他认为,非常滑稽的一点是,在万查伦被劫持失踪事件中,造势者专门为万查伦加上了一句台词“没法呼吸”,恰好与美国受虐致死的黑人弗洛伊德的话语完全一致。瓦隆医生表示,万查伦如果丧命,政府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相反,塔纳通等人则必定会从中获益。1932年6月24日,“民团”推翻绝对君主制,在这一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塔纳通会以万查伦事件为工具,借此造势,发动民众攻击政府。
独立学者集迪塔在接受民族电视台采访时则表示,那些认为泰国政府设有秘密力量,跨国执行绑架杀人任务的想法是无稽之谈,那种做法无异于将泰国凌驾于邻国主权之上,必定会影响国际关系。而且,在万查伦事件的版本中,特别强调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没法呼吸”似乎也是为了引导民众将万查伦事件与美国弗洛伊德事件相比较而有意为之。他还援引柬埔寨方面有关人士的表态说,万查伦事件或许本身就是一个假新闻。
6月24日,再度交锋
6月,对于泰国政治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月份。88年前,由于受到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冲击,泰国政治和经济面临巨大压力。1932年6月24日,由114名中下层军官和文官组成的“民团”发动政变,推翻因袭已久的绝对君主制,建立“以国王为元首的民主政体”,即君主立宪制。
此后一段时期,以銮披汶为首的军人集团逐渐掌控政权,王权一落千丈。在拉玛九世普密蓬国王长达70年的励精图治下,王权在泰国政坛中的地位得以恢复。特别是在军队拥戴下,王室重新成为泰国国民的精神支柱。2014年,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成立以巴育上将为总理的军政府。2016年,普密蓬国王去世。2019年3月,军政府在执政5年后举行全国大选,巴育毫无悬念地连任总理。5月,哇集拉隆功正式加冕为拉玛十世国王,开启泰国王权政治新时代。
正当巴育集团试图通过民主程序实现向政党政治和民选政府的华丽转身之时,却遭遇了新冠疫情的全球暴发,新一轮经济危机随之袭来。尽管在《紧急状态法》的严控之下,泰国抗疫取得了重大胜利,同时也让巴育政府成功化解了2月份因解散新未来党事件引发的全国性的学生集会抗议活动所带来的危机,但疫情也让泰国面临经济衰退的巨大压力。巴育政府为纾解危机,安抚民心,不得不向银行借贷上万亿泰铢的巨额贷款。这种被反对派称为“饮鸩止渴”的做法,无疑会让近年来经济发展缓慢的泰国在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内背上沉重负担。一些认为国家前途黯淡的泰国民众,情绪变得尤其敏感与焦虑。
万查伦事件的发生让整个泰国社会敏感的神经受到了刺激,加上6月24日这个特殊时间点的临近,泰国社会的反政府力量决定在这一天让“民团”还魂。24日清晨5时,泰国全国学生联盟在民主纪念碑举行集会,有人身着88年前旧式军装,扮演成“民团”领导人披耶帕凤的模样,慷慨激昂地宣读“民团”的第一份宣言。扮演者惟妙惟肖地模仿着披耶帕凤的声音,加上他的打扮,让参加集会的民众们仿佛回到1932年的那一天,绝对君主制被推翻,君主被请下神坛,与民众一起,受到宪法的管束。尽管他们表面上纪念“民团”立宪革命的丰功伟绩,但是谁都知道,事实上他们是在借古讽今,感慨“君权的复兴和民主的倒退”。
当天,泰国陆军司令阿披叻上将委托副司令纳塔鹏上将在陆军总部主持了两场法事,分别纪念母旺绿亲王上将和披耶席西提颂堪上校。在泰国历史课本上,1932年改变政体后,1933年曾经爆发过一次复辟战役,历史学家命名为“母旺绿叛乱”。母旺绿亲王就是发动这场复辟战役的总指挥,披耶席西提颂堪则是复辟部队的司令。在泰国普通民众心目中,这二位是叛军军官,扮演着极不光彩的角色。谁也没有料到,2020年6月24日,泰国陆军总部亲自为他们二人举行法事,而且陆军发言人公开宣称:1932年“民团”的政变是颠覆君主政权的谋反之举,母旺绿亲王和披耶席西提颂堪则是忠君爱国的忠臣。对于历史的重新定义正在成为军方与反政府力量之间角逐的焦点。
阿披叻上将的一些做法尽管让很多人不免错愕,但是却符合他一贯的立场与作风。早在2019年大选前夕,阿披叻便带领陆军军官们祭拜拉玛五世国王雕像,宣誓保卫王室,保卫王国。其后,他屡屡发声,向塔纳通等人发出警告。阿披叻今年9月即将退休,其后可能会步入政坛,从事政治活动。他所将担任的职务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泰国未来政治的走向。
从万查伦事件到6.24交锋,泰国社会原先暗流涌动的两种思潮对立已经不可避免地公开化。年青一代希望泰国走出一条西方式民主的道路,但精英阶层则希望继续维持现有政治格局。一场更大的交锋正在酝酿之中。究竟泰国王权能在泰国政治格局中扮演何种角色,需要我们密切跟踪观察。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暹罗拾珠,泰国,万查伦事件,王权,弗洛伊德事件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