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濮阳女孩,不寻常!

2020-07-03 12: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目前有许多人给我介绍对象,我选对象的首要条件,就是希望未来的老公能接受我患病的父亲,我将来要带着父亲出嫁!凡是不能接受我父亲的,即便条件再好,我也不会考虑。”6月28日,正在照顾父亲的苏金英对记者说。这个刚出生9个月就失去母爱、14岁就开始照顾父亲的女孩儿,曾带着父亲求学,现在已参加工作的她,将来还要带着父亲出嫁。
苏金英帮助父亲锻炼行走。
休学照顾父亲
命运对于苏金英有些不公。
1994年早春,苏金英出生于清丰县阳邵镇西阳邵二村。可是,在她还不到9个月大的时候,母亲便不辞而别,舍弃他们父女远走他乡。母亲出走后,苏金英只能和父亲苏太存相依为命。
从记事起,苏金英的印象里就只有父亲。她回忆,小时候无论父亲去哪儿,都会带着她。为方便照顾女儿,父亲还专门托熟人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天天拉着她去地里干活儿、去集上购物、去镇里办事。有一次,父亲去麦田打防治蚜虫的农药,将无人照看、已经睡着的苏金英,放在铺在地头的毯子上。想不到,尚不懂人事的苏金英醒来后,擅自跑入麦垄间去找父亲。刚会走路不久的苏金英,被麦子埋过头顶,很难被人发现。当父亲从摇曳的麦垄间找到女儿的时候,孩子浑身上下已被刚喷上的农药水弄得湿透,吓得父亲把药桶一放,抱起她就大声哭了起来。
回忆起往事,苏金英满是幸福。但幸福的日子并不长。苏金英的父亲苏太存,年轻时就患有静脉曲张,到小金英记事时已很严重,多处青筋凸现。个别地方甚至露出了硬币大小的肉芽。2008年夏天,下地干活儿的苏太存在田中不慎摔倒,这一倒就再也没能站起来。医院诊断,他是双侧股骨头坏死。接着,苏太存又被查出了肝硬化。那一年,苏金英正在清丰职业中专读高中一年级。
为了照顾好父亲,苏金英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这个刚刚迈过14载春秋的女孩子,以柔弱的双肩扛起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重担。洗衣、做饭、种地、打药、收拉庄稼。村里的乡亲们经常看到,这个花季少女驾驶着三马车,“砰砰砰”奔驰在乡间小路上,不是干农活儿,就是拉着父亲治病。
苏金英给父亲洗脚。
带父亲上大学
正读书的年龄,长期不上学也不是个事儿。在父亲和学校的催促下,苏金英于2009年初夏重返校园。
因为体验到了干农活儿的苦,苏金英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她学习特别刻苦,为了不耽误功课,她每天早晨4点就起床,生火做饭准备父女俩的早餐,将父亲所必需的一应物品皆放置父亲手边,然后匆匆赶去上课;中午放学之后,又急忙赶回家里照顾父亲;晚上,在收拾完所有的家务之后,她才坐在父亲身边温习功课。
就是在这样的忙碌中,苏金英度过了她的高中时光。2010年金秋,苏金英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顺利考上大学。原本可以上外地更好的大学,但为了照顾父亲,她毅然选择了离家较近的濮阳职业技术学院。
上大学,父亲咋办?可不上大学,未来靠什么能力照顾父亲?思忖再三,苏金英决定带着父亲上大学。在市城区举目无亲的她,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租了一间民房,算是父女俩的安身之处。为了照顾父亲,苏金英在努力学习的同时,不断打工挣钱。肯德基店服务员、餐馆洗碗工、学校餐厅帮厨、校外辅导机构授课、街头散发传单……这些临时性的活儿,她都干过。苏金英风刮日晒拼命奔波,一天能赚10元钱的薪酬。10元钱对于别人来说啥也算不上,但在她这里,就是父亲的两盒药、俩人的几顿下饭菜。
无论日间多忙多累,每到吃饭的时间,她都会准时出现在父亲居住的地方,给父亲送好吃的,帮父亲把暖瓶装满开水,陪父亲说话,帮父亲洗衣服、收拾房间。父亲一生好强,如此拖累女儿让他寝食难安。天长日久竟又患上了抑郁症,经常整晚整晚不睡觉,还时常惊悸,仿佛从噩梦中逃遁一般。为此,苏金英处处顺着父亲,尽量让他满意,只要他高兴就好。苏金英的父亲因为腿疾和肝病,每年都要住三四次院,这让苏金英不得不更加卖力地去赚钱。
面对生活的风雨,苏金英选择坚强面对。读大学的时候,她贷款交了学费,并靠着奖学金、助学金,以及打工挣来的钱把父亲照顾得好好的。
将来要带父出嫁
四年学业期满后,苏金英凭着自己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在市第三小学为自己谋得了一份儿教师工作。白天,她在学校好好教书,晚上,回家悉心照顾父亲。
由于长期的过度劳累,2018年春天,苏金英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脱落,头顶多处出现了斑秃。病榻上的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头。为了减轻女儿的负担,已过古稀之年的苏太存,一遍遍地吵着要去寺院。苏金英劝他:“寺院是咱去的地方吗?就是到了那儿也得自己打饭,你都不能走路,怎么能行?”
“这样我会拖累你的,家里有个我这样的爹,对象也不好找。”父亲说。
“那我就伺候你一辈子,等老了我也做五保户!”苏金英开玩笑地说,但话语中充满坚定。
但父亲执意不愿给女儿增添太多负担,多次提出要去养老中心。拗不过父亲,苏金英只得满足父亲的要求。她几经实地走访,含泪将父亲安顿在一家私人老年公寓。父亲每个月需要缴纳的护理费,再加上日常各类药物,苏金英粗略计算了一下,每月至少要赚到4000元。“我只有更加努力地去工作,去赚钱。”苏金英说。
苏金英说,再苦再累,只要回家能看见父亲,就是她最大的幸福。现在每天下班之后,她都会给父亲打电话,了解父亲的精神状况;每逢周末,就要去给父亲换洗一下衣服,陪父亲聊聊天,给父亲送些牛奶之类的营养品。她说:“爸爸经常想我,每次去看他,他都高兴得像孩子。”
苏太存告诉笔者,目前,最让他放心不下的是女儿的婚事,只要女儿成了家,将来能够获得幸福,自己即便死了也没遗憾。面对父亲的“催婚”,苏金英说,现在的确有不少人给自己介绍对象,对未来的老公,她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接受自己的父亲,她将来她要带父出嫁。“凡是不能接受我父亲的,即便条件再好,我也不会考虑。”苏金英说。
(记者 袁冰洁 通讯员 曹会兰)
来源:《濮阳早报》
原标题:《这个濮阳女孩,不寻常!》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