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总理刚卸任就被调查,他有可能成为马克龙的挑战者?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肖云上 薛晟

2020-07-05 10: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7月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批准了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的辞呈,并任命卡斯泰(Jean Castex)为新总理。伴随着这一任命,法国即将迎来一届新的政府。尽管此前早有迹象表明马克龙有意重组政府,但法国总理之位在几小时内易主仍令不少人觉得始料未及。而更让人有些错愕的是,菲利普刚刚卸任总理,法国法院就对他和两位前卫生部长展开了调查,讨论其对疫情危机的处理问题。
菲利普今年3月参选勒阿弗尔的市长选举,6月28日,法国市镇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果出炉,菲利普再次当选勒阿弗尔这座历史名城的市长。卸下总理之职后,菲利普照理不久后将前往勒阿弗尔上任,如今却让人们对他的前途又多了几分好奇。
菲利普辞职背后的传统与现实
菲利普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的表现得到了法国民众的认可。他和马克龙的民调支持率也由此拉开了差距。马克龙的民调支持率虽然随着3月份的两次电视讲话反弹至44%,此后经历了下跌并开始稳定在了6月的39%左右;菲利普的支持率自2月疫情暴发以后,呈现出持续的上涨势头,5月的民调支持率已上涨至接近50%,两者支持率的差距创下了马克龙执政以来的纪录。这一结果使得菲利普同马克龙的关系非常微妙。
首先,菲利普在抗疫过程中的表现虽然被法国人认可,却极有可能犯了马克龙忌。在第五共和国历史上,1968年“五月风暴”中,时任总理蓬皮杜冲在了第一线,逐渐平息“五月风暴”的过程使他人气高涨,待在国外访问的法国总统戴高乐赶回巴黎后,蓬皮杜意识到他的表现给戴高乐带来了冲击,因而提交了辞呈,戴高乐也仅仅是对他应对“五月风暴”的成绩表示了感谢,便批准了他的辞职请求。
其次,菲利普和马克龙的政见不同。马克龙出身传统左派政党社会党,菲利普曾是传统右派政党共和党的议员,在政治理念上,存在着原生态的差异,两者也因此在各项具体措施的颁布与实施过程中意见相左。在“黄背心”运动暴发之前,菲利普曾宣布暂缓执行燃油税上涨的政策,保留其在未来执行的可能性,然而就在同一天晚上,总统马克龙就宣布放弃执行燃油税上涨的政策。这或多或少使得菲利普作为总理的公信力有所降低。
此外,菲利普辞职也可以说是遵循了第五共和国的传统——除了左右共治时期(编注:即总统和总理分别来自左右翼政党)以外,总理通常需要为地方选举的失败负责。今年是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运动第一次参加市镇选举。作为一个成立仅4年的新党,“共和国前进”运动缺乏基层支持,而马克龙执政三年也未明显改变法国的状况,败选是可以预见的。这或许也是菲利普以总理之尊去竞选勒阿弗尔这个只有20万人口城市市长的一个原因。
根据法国《机构组织法》和《选举法》,从法律层面来说,菲利普即使当选勒阿弗尔市市长继续兼任总理也并不违反任何法律规定。然而,菲利普却在去年再次确认了第五共和国一条不成文规定——“任何部长均能够作为候选人参加选举”。不过“政府成员并不能兼任地方行政领导,(在当选之后)需要明确表明是否继续留在政府任职”。也就是说,菲利普很清楚,如果他当选勒阿弗尔市长,就必须在市长和总理之间做一个选择。
在此次市镇选举中,“共和国前进”运动虽然派出强劲竞选阵容,但果然还是铩羽而归,不仅未能在巴黎市长选举中获胜,还在多个重要城市得票率落后。在市镇选举第二轮投票前,菲利普接受采访时将自己的去留问题抛给了马克龙,他表示,如果马克龙“认为我应该继续我在马提尼翁宫(即总理府)的职责,我会继续承担这一责任”。而马克龙如果认为另一个人“比我更有用,我会忠实地尊重他的选择。”而马克龙在市镇选举结束后的一周内则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有理由相信,马克龙那一周里已经在物色替代菲利普的人选了。
重返勒阿弗尔后将冲击总统宝座?
菲利普曾在2010年10月至2017年5月担任勒阿弗尔市长。此次如无意外,他又将回到这个老岗位上。人们对他重返勒阿弗尔后的猜想纷至沓来:菲利普这一赴任,是不是在为2022年或2027年总统大选做准备?
其实在市镇选举结果出炉后,就有舆论认为菲利普正逐渐成为马克龙继任者的热门人选。而6月底大量民调机构对是否希望菲利普留任的调查结果出乎意料地一致,数个民调中至少有55%的受访者希望他留任。
在笔者看来,目前人气颇高的菲利普冲击总统宝座这一可能性是存在的,当然这一可能的前提之一是共和党是否能接纳他。
2017年后,法国传统的左翼或右翼政党都出现了严重的下滑,党员流失,选民转向,政治理念缺乏认同。传统党派在选举中的得票率大幅跳水。传统左右两派的社会党和共和党都存在着转型或改革的必要。
从这次的市镇选举中,我们可以看到,法国政坛不再以政治理念的左右为主导,获得重大胜利的是没有政治色彩的绿党。法国的政治生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极左翼的“不屈的法兰西”、极右翼的“国民联盟”,传统左右两派的社会党和共和党,中间派和自诩“不左不右”的“共和国前进运动”构成了一幅政党纷争的混乱画面。在这种背景下,只有跳出政党之争,跳出政治理念的沟壑,树立“一切为了法兰西”的理念才能重新凝聚法国人。
当菲利普三年前选择加入马克龙的团队时,他是怀着自己的政治抱负,希望将他的理念融入到政府工作中,同马克龙三年的合作让他积累了经验,并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即“管理国家,就是做出决定(Gouverner, c’est décider )”。这不仅是他在实践中所形成的理论,同时也希望未来能够为国家做出更多决定,真正实现管理国家的抱负。
菲利普这三年的政绩让他得到了认可,他沉着冷静,有人格魅力,有智慧,有能力,脚踏实地,直面问题。关于是否支持菲利普继续留任总理的民调显示,受访者中70%的共和党支持者支持菲利普留任,这一数据显示了菲利普在共和党党内的受欢迎程度。而回到共和党对于菲利普和共和党也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对于共和党来说,在2017年总统大选失利之后,党内问题彻底暴露:党内有党,山头林立,丑闻不断。包括朱佩(Alain Juppé),科佩(Jean-François Copé)在内的党魁无法在党内真正形成绝对的领导力,原党主席渥齐耶(Laurent Wauquiez)又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失败之后辞去了党主席的职务,现任党主席雅库布(Christian Jacob)资历尚浅。并且前共和党总统候选选人菲永又因“空饷案”获刑5年,前总统萨科齐也有官司在身。在老一辈党魁渐渐隐退或丑闻缠身时,年轻一辈缺乏领军人物。让菲利普回归共和党,并将其推至前台,可以使共和党在短期内迅速增加人气和选票。
共和党内并不缺乏战略家,也不缺乏精英。马克龙选择替代菲利普的总理人选卡斯泰就来自共和党。共和党缺乏的是一个有号召力和凝聚力的领导人。对于党内的各位党魁来说,共和党出身的菲利普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但是菲利普在2017年总统大选后加入马克龙政府,因此被党内指责为叛徒。三年后,共和党党魁们是否有肚量重新接纳菲利普依然存疑。
对于菲利普本身来说,从他当前表现出的政治敏感度和政治抱负来看,他是不会安心于只当一个市长的。他的政治抱负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政党支撑,固然可以像马克龙一样为了选举组建新党,但如果能够依靠改革现有的老党,使其发挥新的活力,对于菲利普来说更有利。若菲利普选择返回共和党,意味着对于昨天的否定,自2017年起转向“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原共和党成员很可能也会跟随菲利普重返共和党,菲利普能借此在党内形成支持自己的势力。这样双赢的局面,就看共和党和菲利普之间,谁会踏出第一步。
在进入群党纷争的时代之后,真正缺乏的是有凝聚力、能符合当前时代法国民众期望的执政纲领。如果菲利普能够重返共和党,或许他会一改共和党以传统右派政治理念作为纲领的面貌,而是以“为了法国”的面貌重新亮相。而菲利普是否会在两年后向马克龙发起挑战,还是等到2027年,我们拭目以待。
(肖云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薛晟,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总理,菲利普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