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璀璨】农民画家——王子祥

2020-07-06 09:5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农民画家——王子祥
王子祥(1903-1949),又名王瑞祯,倴城西毛庄子村人。生前系全国美协候补委员、农民画家。
他祖父为前清秀才,饱读诗书,却空怀其志,靠为人写字卖画为生。父亲王树,承袭父艺,为人彩饰房屋,到各地漆画庙宇庵观,技艺精湛,是远近有名的画工。两代作画,使王家画艺积淀深厚。长辈省吃俭用,供王子祥上了六年私塾。青灯伴读,墨砚为伍,良好家教,严谨家风,王子祥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十岁时就见啥画啥,画啥像啥,生动有神,韵味十足。到13岁,随父辗转乡里,画庙饰屋,历经几载,画技更加娴熟。青年时已对国画有了较深造诣,精通工笔和写意。
20世纪30年代,西方绘画进入我国。油画漫画等西洋画种吸引了王子祥,尤其油画的逼真艺术效果,让他称赞叫绝,决心尽快掌握这种画法。他几次到北平拜师学艺,求得要领,再潜心研究,反复练习,很快精通了油画的绘画技巧。他以这种画法来画戏剧人物脸谱,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他把西洋画法和国画画法相结合,画人物,画风景,不仅形似,而且神似,人见人爱,人见人夸。吸收西洋技法,他的泥塑和雕刻作品也更加生动形象。中西合璧,集百家之长,王子祥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作画、雕塑于冀东、津沽各地,声名远播。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践踏我国大好河山,战火纷飞,尸横遍野,到处断壁残垣。人们再无心修建庵观寺庙,也没人彩绘楼阁亭台。王子祥每天只能躲“扫荡”,疲于保命,被迫放下了画笔。
1940年旧历八月十四下午,王子祥的姐姐被日本鬼子的枪弹打倒在地。他闻讯赶到现场,把奄奄一息的姐姐背到家里,全家号啕大哭。国恨家仇不共戴天,他连夜找到冀东区委路南办事处的张振宇、张鹤鸣,请求给他一支枪,参加抗日队伍。张振宇了解到他的身世和经历,抚慰他说:“你讨血债想报仇,我们支持。日本鬼子欠下中国人民的血海深仇,早晚要清算。但报仇不一定非得扛枪,你应该发挥你的特长,拿起笔杆子,以绘画的方式揭露敌人的残暴罪行,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动员更多的群众投入战斗。”
王子祥走上了抗日战争第一线,用手中画笔作刀枪,开展抗日宣传。他技巧娴熟,绘画神速,得知日寇要到某村“扫荡”,就提前赶到那个村庄,迅捷地画好抗日宣传画,快速转移。敌人到来看到漫画,气得暴跳如雷,却找不到画画人。他不仅在倴城一带画,还到邻县去画,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士气。冀东路南区委曾下指示,要各地派民兵保护他绘画的安全,保护他的绘画作品不被损坏;谁破坏他的绘画,以汉奸卖国罪论处。1942年12月5日,日本鬼子在潘家戴庄惨无人道地杀害了我1280名同胞。王子祥把满腔仇恨凝聚笔端,赶画连环画,声讨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刚画完这套连环画最后一幅,正准备着色,突然枪声大作,日本鬼子讨伐来了!怎么办?跑出去已不可能,不跑,画稿往哪里藏?他急中生智,拽过旁边一把太师椅,把椅垫掀开,把画稿压在了下面。为了欺骗敌人,他又把为别人尚未画好的水墨观音像拿过来,放在椅垫上面。不多时,一个日本兵带着伪军进来,厉声喝问:“你的,什么的干活?”看见观音菩萨像,立刻产生了兴趣,说:“你的快快画,我的需要!”王子祥灵机一动,把太师椅让过去:“太君请坐,我马上画!”鬼子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王子祥熟练地操起画笔涂抹起来。外面吹响集合哨,他把画笔搁置一旁,把观音像递给了日本鬼子。
为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1943年,王子祥找到路南一区队队长张鹤鸣,把15岁的长子王东壁送去参军杀敌。
抗日战争胜利,王子祥又以满腔热情投入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他着眼家乡,面向全国,绘画题材更加广泛,作品更加丰富。他饱蘸激情,画出了《解放济南府,活捉王跃武》《清风店战役罗历戎被俘》《解放石家庄战役》《解放区人民支前车轮滚滚》《打进北平去,活捉傅作义》等等宣传画。他应邀为冀东行署编辑出版《冀东军民画册》。为宣传《土地法大纲》,他改造“西洋景”(拉洋片),编绘新内容让人唱诵,深受群众喜爱和欢迎。
王子祥尽管以绘画为生,为革命绘画多年,从没要过任何报酬。家中断炊,宁可勒紧裤带想别的办法,也不向组织提要求。王子祥尽管画艺精湛,盛名远扬,但他总是尊重同行,联络同行,从不“艺人相轻”,团结大家一起为革命出力。1948年,中国共产党吸收思想进步、品德高尚、功勋卓著的王子祥加入了党组织。
1949年7月2日,经过县、地、省层层选拔推荐,王子祥作为美术界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代表,赴北京出席了首届全国美术工作者代表会议。会议期间,和与会代表一起,受到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副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会上,身着毛兰粗布衣裳、系着一排蒜疙瘩扣庄稼把式打扮的他颇为引人注目。毛主席来到他近前,听了有关人员的介绍,紧紧握住他的手,勉励他继续努力,为农民兄弟争光,为新中国成立再做贡献。他激动得满脸通红,嘴巴张了又张,却说不出一句话。周恩来同志为这位朴实的农民代表满满斟上一杯酒,王子祥双手微微颤抖着接过酒杯,极力端稳,才没使酒溢出来。周恩来总理频频举杯一再示意,他才眼含热泪,幸福地举杯一饮而尽,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当时就要建国,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正式发布启事,征求国旗、国徽图案和国歌词谱,当然也要找人绘制毛主席的画像。当众多画像送呈毛主席核定时,毛主席被一幅突出了左下颌黑痣的画像所吸引。经询问,是王子祥代表所绘,就着意要见见他。见面一看是那位普通农民,不由更加高兴。
王子祥凭着他的业绩和选送的两件作品,被选为全国美协候补委员。
不幸的是王子祥从北京开会回来不久,身染重疾,一病不起。乡亲们劝他“找找县里,凭你的名望和功劳,找找中央到北京去治病也是可以的”。然而他却强忍病痛说:“国家困难尚多,我不能给组织找麻烦。”坚持不让把他得病的消息对外人说,连在外地当兵的长子东壁也没告诉。到他生命垂危,家人想叫他大儿子回来,他还是一个劲儿摇头:“建国之初,山河重整,千万不要分散他的心。”
1950年深秋,一天夜里,昏迷中的王子祥醒来,望望围在身边的亲人,“哦,都在,唯独没有老大东璧。”话语中微微流露出一丝遗憾。他示意二儿东臣把从北京带回来的文件及照片找出,看了看,放在胸口上,微笑着安详离世,年仅46岁。中共滦南县委、县人民政府在毛庄子村西高搭席棚,为他召开了追悼会。
供稿:(刘振广)
原标题:《【明星璀璨】农民画家——王子祥》
阅读原文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