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明察局㉟丨民主党或将翻盘参议院,对下任总统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刁大明

2020-07-07 09: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30日,在美国疫情加剧的背景下,科罗拉多、犹他、俄克拉何马等州按原计划举行了非总统层次选任职位候选人的两党初选。作为备受瞩目的一役,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人正式选定该州前州长约翰·希肯卢珀(John Hickenlooper)出征,挑战共和党在任国会参议员柯里·加德纳(Cory Gardner)。
从过去数月来的民调观察,希肯卢珀的领先幅度比拜登相对特朗普的优势还大,还出现过领先21%的数字,即便是6月底的较新情况也是希肯卢珀以51%领先对手的40%。按照如此态势进行下去,民主党几乎可以锁定科罗拉多这一席的胜算,进而又向着为可能的政党轮替提供一个更好一些的施政环境迈出了坚实一步。就当前民主党的选举势头看,的确大有存在复制1980年即上一次在大选年中实现国会参议院多数党易手的可能性。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国会大厦 新华社 资料图
进不去白宫的州长
派出希肯卢珀参选,称得上是民主党在科罗拉多州的“必杀技”,类似于2010年在西弗吉尼亚提名乔·曼臣(Joe Manchin)或者2016年在新罕布什尔推出玛吉·哈森(Maggie Hassen)的效果。
静态比较而言,除了年龄不具备优势之外,希肯卢珀与加德纳的确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2005年,31岁的加德纳刚刚当选州众议员,54岁的希肯卢珀已经在科罗拉多第一大城丹佛做了两年市长。五年之后,加德纳当选国会众议员,希肯卢珀当选州长,后者所面对的选民规模是前者的七倍。2014年加德纳击败民主党在任者当选国会参议员,拿下的选票数为98.4万,希肯卢珀州长连任成功,获得的选民票数是100.6万。
去年民主党总统初选开启时,加德纳可能是最希望希肯卢珀获得提名来挑战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当然,作为1950年代出生的、当前民主党内部稀缺的州长而言,希肯卢珀毫无理由错过这次尝试,但在5个月的试水后他还是务实地将跑道对准了国会山而非白宫。
希肯卢珀(左一)和布洛克(右一)同台参加民主党总统初选电视辩论

如果希肯卢珀此次顺利当选,他将是该州继1937年时任州长埃德温·约翰逊(Edwin Johnson)以来首位再次转战国会参议院的前州长。而且这种安排也非常符合民主党对未来的布局:68岁的希肯卢珀做满一届六年任期的概率颇大,而到2026年时1975年出生的现任科罗拉多州州长家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如果可以在2022年顺利连任的话就恰恰到了尝试“再进一步”的时间点。作为在出柜后成功当选州长的全美第一人,波利斯在一定程度上更符合民主党的某些超前政治审美。
为了复制更多的“希肯卢珀”,民主党在更北面一些的蒙大拿州也成功征召到了即将成为前任州长的史蒂夫·布洛克(Steve Bullock)。与希肯卢珀相同,作为还算不错的西部山区州州长,民主党人布洛克也有尝试微调民主党方向、问鼎白宫的强烈意愿,因而他也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陪拜登跑了6个多月。今年3月,在前总统奥巴马和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的多次劝说后,布洛克才在最后一刻变道、宣布参选国会参议员,对首次谋求连任的共和党人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发起了民主党能够找到的最强挑战。
与希肯卢珀大幅度优势不同,布洛克与同为60后的戴恩斯对决时最多只算势均力敌。以两人同时步入政坛巅峰期的2012年选举为例,面对同样蒙大拿全州的单一选区,选国会众议员的戴恩斯赢了25.5万张选民票,而选州长的布洛克只拿到23.6万张选民票。就目前有限的民调观察,两人差距也是伯仲之间,布洛克客观讲并不占优。这至少说明“州长牌”在小州政治中能够形成的碾压效果必然是大打折扣的。
事实上,与科罗拉多近年来越发浓烈的民主党气息相比,蒙大拿在2020年大选中却展现出很大苗头回归或强化共和党色彩。布洛克即将卸任的州长职位将在其副州长迈克·库尼(Mike Cooney)和共和党人、现任国会众议员格雷格·詹福特(Greg Gianforte)之间产生,从目前态势看民主党延续执政的压力不可谓不小。换言之,布洛克的前任布莱恩·施韦策(Brian Schweitzer)在2004年通过推动务实政策议程、选择共和党人充当副手等温和折中方式营造出的民主党执政,更像是一场争夺蒙大拿州政治走向主导权的“复辟”,而至少2020年就将决定这个“苍穹之州”会否返回到1980年代末发端的保守化叙述。
虽然选情和结果很可能不尽相同,但推出希肯卢珀或布洛克的思路是符合民主党在落基山区各州的深远考虑的。鉴于该地区各州特别是西南部各州随着经济与人口结构的变化而逐渐且率先在州层次上呈现出“红转蓝”的长趋势,让作为“初步成果”的州长冲刺联邦层次职位,恰恰是将这一板块的政党转换尽可能推向华盛顿核心的一种努力。
“代妻出征”的宇航员
与科罗拉多州国会参议员席位一同被算入民主党囊中的另一个席位,还有来自与其“十字交叉”的所谓“邻州”亚利桑那。在2020年大选中,去年1月才刚刚走马上任的共和党人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将在今年再次经历考验。
虽然曾有20多年军旅生涯的麦克萨利也曾做过两届国会众议员,但她在2018年国会参议院选举中毕竟是落败的一方。不过在同年顶替去世的麦凯恩参议员席位的乔恩·凯尔(Jon Kyl)恰巧辞职了,落选的麦克萨利被共和党州长道格·杜西(Doug Ducey)任命接替凯尔的席位。于是,被戏称为“因败选而上台”的麦克萨利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民主党锁定的主要目标。又加之麦克萨利对特朗普的全力支持、亚利桑那疫情加剧的客观现实,以及亚利桑那在今年大选中作为关键摇摆州的特定地位,她的去留或者其席位的归属也具有了超额重要的指标意义。
给麦克萨利增加顶级难度的是,民主党终于等来了2011年以来就心心念念的“最佳候选人”。2011年1月8日,回选区参加选民互动活动的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加布里埃尔·吉福兹(Gabrielle Giffords)遭遇枪击事件。在这次夺取六个无辜生命的枪击中,吉福兹虽死里逃生,但仍因为头部中弹而需要长时间康复,最终在一年后因无法正常履职而辞去国会议员职位。事发以来的九年中,吉福兹的丈夫、曾指挥奋进号升空的宇航员马克·凯利始终陪伴在其左右,两人还共同参与并组建了推进包括严格枪支管控、完善医疗福利体系等民主党议程的非营利组织。这对夫妇之间的不离不弃应该说感动了不少人。
戴着“太空英雄”的光环,凯利与其同为宇航员的双胞胎弟弟斯考特原本就享有一定知名度,而随着亚利桑那民主党“明日之星”吉福兹因枪击惨剧而备受社会舆论关注,站在她身边的凯利也被民主党阵营反复询问是否有意参选。
2019年2月,枪击八年之后,凯利终于宣布出手。在他公布的竞选视频广告中,凯利坦言一直希望为国家做些事情的他从妻子那里学到了参与政治、推进政策的更大意义。在影片中,镜头多次轻抚过凯利与吉福兹的相处时光,并共同邀请选民“加入他们”。在最后,夫妻两人还异口同声地重复了南北战争期间的海军将领戴维·法拉格特(David Farragut)的那句传世名言“鱼雷见鬼去吧,全速前进!”(damn the torpedoes, full speed ahead),以此来鼓励彼此。给人的感觉是,这次竞选真的不仅仅关于凯利个人,而是凯利在代替吉福兹披挂上阵、继续“全速前进”。
凯利及其夫人共同出席2016年提名希拉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从目前的民调数字看,背负着双倍甚至多倍效应的凯利明显领先。除了考虑到这场国会参议员选举会影响大选之外,全美的控枪势力与拥枪势力也正在将大量资源投入于此。试想,如果在枪支管控松懈的亚利桑那可以选举出一位以控枪为主轴议题的国会参议员,这将意味着什么?
再往前一步,如果凯利当选的话,亚利桑那就回到了1952年即巴里·戈德华特当选之前两位国会参议员同为民主党的“旧时光”。如果再加上希肯卢珀以及应该会在新墨西哥州当选的本·雷·卢汉(Ben Ray Lujan),美国西南部三州也将同时迎来新的民主党国会参议员。如此扎堆的变化,甚或再加上在大选中可能同样出现共振效应,至少为民主党在区域主义意义上翻转西南部提供了更多佐证。
特朗普的前司法部长
民主党在今年将面临换届的12个国会参议院席位所来自的各州中只有两个是在2016年被特朗普拿下的,一个是可以摆动回来的密歇根,一个则是几乎会继续摆向共和党的亚拉巴马。在亚拉巴马州,2017年通过补选就位的民主党人道格·琼斯(Doug Jones)连任前景几乎渺茫,最大悬念只剩下那位共和党胜利者到底花落谁家。
前司法部长塞申斯再次竞选自己曾经的国会参议员席位

作为首位公开支持特朗普参选总统的国会参议员,曾任特朗普政府首任司法部长的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2019年宣布竞争自己原本的席位。而特朗普却并未对这位73岁的老部下手下留情,他不但公开为以“反建制派”标签参选的橄榄球教练汤米·塔伯韦尔(Tommy Tuberville)背书,而且还攻击塞申斯并警告其不得通过突出与特朗普的关系来动员选民。正是因为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切割”,一开始公开表态支持塞申斯的多位现任共和党国会议员以及包括增长俱乐部(Club for Growth)、全美步枪协会在内的多个保守派组织都不得不改弦更张。如今,被特朗普抛弃的塞申斯与被特朗普追捧的橄榄球教练将在7月14日举行的第二轮初选中一决高下,而这次“加时赛”其实成了对所谓“特朗普化”的一次重要检测。
于是,总体上看,共和党在今年的国会参议院选举中可能只有亚拉巴马一席进账,而民主党不但极可能拿下科罗拉多和亚利桑那,而且在蒙大拿、北卡罗来纳、缅因乃至艾奥瓦都不同程度上有放手一搏的机会。这也意味着,民主党有可能在第117届国会参议院中以相对微弱的优势转换为多数党,但也绝对无望达到足以全面掌控规则与议程的地步。这对于可能当选的拜登而言,算是次优状态,但必然会遭遇共和党人在国会里的极大反扑;而对于可能连任的特朗普而言,则预示着未来四年的荆棘满路。
虽然国会总体选情对民主党有利,也看得出民主党选战布局的竭尽全力。比如,在俄克拉何马州面对第五次谋求连任的共和党人吉姆·英霍夫(Jim Inhofe)时,民主党阵营还可以举办出一场四位参选人同场竞技的热闹初选、并选举出一位30出头的前女主播来作为“新锐”挑战的担当。
当然,此次国会参议院选举中也出现了一些相对不多见的情况,即在阿肯色州首次谋求连任的共和党人汤姆·柯顿(Tom Cotton)竟然没有遇到民主党正式提名的对手。其原因是在参选人注册登记截止时间之后唯一的民主党登记者退选,以至于民主党无法补提人选、陷入无人可用的尴尬。而在这个戏剧性的表面事实背后隐藏着一些关于柯顿阵营负面竞选、通过挖掘黑料恐吓潜在对手等的阴谋论传闻。
无论如何,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上的对决,阿肯色成为今年国会参议院换届中最缺少关注度的地方。虽然连任高枕无忧,但缺少热度,凭空少了许多构建资源网络机会的柯顿,估计只能通过继续推进鹰派极端立场来博眼球、布局2024了。上个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崛起之地,如今只能让柯顿横行,也是美国国内地缘政治变迁的一瞥了。
“联邦明察局”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的专栏,对“联邦”(United States,即美国)之事洞明察鉴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参议员选举,国会参议院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