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梁茂信:三重危机下的总统、种族骚乱与美国社会的分裂

鹿晓璇(上海大学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 整理

2020-07-14 10: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20年7月10日下午7点,东北师范大学美国研究所所长、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理事长梁茂信教授于上海大学历史学系进行了题为“三重危机下的总统、种族骚乱与美国社会的分裂”的讲座。本次讲座为上海大学“世界史讲坛”系列讲座的第一期第五场,该系列讲座由上海大学历史学系、上海大学世界史高原学科主办,上海大学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上海大学美国史研究中心承办。本次讲座由上海大学历史学系焦姣老师主持,通过腾讯会议、学术志、哔哩哔哩等网络平台进行连线与直播,来自众多高校的老师与同学同时参与到这场学术活动之中。
在本次讲座中,梁茂信教授将历史与时事相结合,从总统职责、种族问题、社会分裂三个方面,分析了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美国三重危机的历史渊源。梁教授的讲述深入浅出,在解读的同时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让人受益颇丰。
讲座海报
三重危机与应对危机的不足之处

讲座伊始,梁茂信教授就美国当下的三重危机进行了简单的说明。梁教授谈到,美国面临的第一个危机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健康危机,这也是全球众多国家共同面临的挑战,但是截至现在,美国新冠疫情的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皆居全球最高,因此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所面临的困难更艰巨。美国面临的第二个危机是经济衰退危机,众多行业经济指标下滑。第三个危机则是美国出现了新的社会问题,美国民众的社会认同感、价值观等方面产生了分裂。梁教授提到,与以往不同,美国目前的经济衰退与社会问题的出现主要是由新冠疫情引起,美国应对疫情的失误导致三重危机叠发。
紧接着,梁教授主要从三个方面分析了美国应对危机失误的原因。其一、联邦政府的失误。梁教授提到,作为国家元首,美国总统享有一系列权力,如总统是武装力量总司令;拥有赦免罪犯的权力;拥有任免驻外使节及其他高级官员的权力;有权发布国情咨文,等等,当面临危机时,美国总统还可以采取以下措施来应对危机:(1)发表讲话(2)发布宣言(3)作为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发布军事性质的命令(4)颁布行政命令(5)督促国会颁布立法(6)协调作用。美国内战时期,林肯总统就曾利用上述方式发布《解放黑人宣言》,帮助美国度过南北分裂危机。无独有偶,经济危机时期,罗斯福总统也曾多次发表讲话来鼓舞民众对经济恢复发展的信心。而如今,在面对新冠疫情危机时,特朗普政府却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并未及时建立疫情监测中心,没有系统性的防控计划,也没有颁布与疫情相关的立法。甚至总统与疫情应对中心之间就防疫问题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这无疑增加了防疫的困难。其二,各州的失误。二元联邦制之下,美国各州步调不一,有的州管控,有的州自由,甚至各州在向中国采购药材和口罩的过程中,相互抬高价格。按照美国宪法,各州权力较大,在防疫过程中,联邦与州之间的权力界限模糊,而特朗普总统也没有充分发挥在两者之间的协调作用,这使得各州的防疫措施不一致,从而未能有效控制疫情。其三,国民个人主义的危害。美国著名日裔学者福山前不久发文指出,这次的新冠疫情考验了美国两件事情,一是政府的执政能力,二是民众对政府信任的多寡,从这两方面来说美国目前都是不及格的。梁教授在这两点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他提到美国人的个人主义也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防疫的困难。在美国,民众更在意的是个人的利益和欲望,对集体主义和利他主义考虑不足,在政府保障免于匮乏的自由与追求个人目标的自由之间,65%的美国人会选择后者。受个人主义的影响,美国人对政府的防疫措施持排斥态度,部分民众会认为“强制戴口罩”、“禁止聚会”等防疫规定是对个人自由的干预。疫情防治需要民众的配合,这种个人主义无疑成为防疫的障碍。
新冠疫情之下的经济危机与种族骚乱

自疫情爆发以来,美国的经济下降飞快,房地产业、服务业、外贸等各行各业的经济都呈下滑趋势,劳动力市场甚至一度跌落到谷底。梁教授指出,与以往相比,这次的经济危机有所不同,以往经济危机的爆发往往是由于经济结构内部或者金融系统出现问题,而这次的经济危机则与新冠疫情紧密相关。大选在即,为争夺选票,特朗普总统急于恢复经济,但是经济的复苏必然以疫情的好转为前提,甚至即使疫情得到控制,经济的恢复发展仍然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脱离防疫来促进经济是不可能实现的。
关于美国经济未来的走向问题,梁教授也提出了他的见解:除了疫情因素外,经济复苏取决于联邦政府所采取的政策以及美国与全球化的关系。目前美国国会颁布了促进经济发展的立法,美联储也连续增发货币和债务以刺激经济发展,但是由于脱离防疫,这些措施收效甚微,特朗普总统的反全球化政策更是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伤害。即使一切顺利,美国经济要恢复到2018-2019年的繁荣,可能仍然需要2-3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由于疫情加重,美国经济陷入萧条,失业率上升,失业人口从2月份的620万人增加到五月份的2050万人,其中黑人失业率高达16%,略低于2008年次贷危机时期的21.2%,失业率是贫困率的根源,较高的失业率导致黑人的贫困率居于各族之首,这为种族骚乱埋下了祸根。
今年五月,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名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造成黑人乔治·佛洛依德死亡,这件事引起美国黑人骚乱。美国《外交杂志》指出,乔治·佛洛依德点燃了明尼阿波利斯多年来蕴藏的紧张关系——不仅在于该市警官执法杀死黑人居民,还在于经济上的不平等、教育资源的差距以及黑人社区中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巨大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方面。
乔治·佛洛依德事件
梁教授提到,与20世纪美国历史上的种族骚乱相比,这次的骚乱更为复杂。首先,这一次种族骚乱是第一次延伸到美国之外的国家,包括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德国等,甚至非洲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出现骚乱,这是20世纪美国历次骚乱中所未曾看到的。其次,关于此次骚乱的原因与性质,人们强调种族主义,认为歧视是白人警察暴力执法的由头。关于种族歧视这一问题,梁教授也表达了他的思考。他谈到,种族歧视是一个多层面、多向度的纵横交错的问题,美国的种族歧视存在于美国政府执法部门、教育、就业、金融、住房等每一个方面,种族主义的表现是非常巧妙地,不容易察觉的,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也会波及到亚洲裔和西班牙裔,而且,黑人也经常歧视亚洲裔,当然,在行为和心理上亚洲裔也歧视黑人。
梁教授提到,黑人问题是美国政治制度中固有的在财富和资源分配中歧视黑人的结果。近百年来,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对黑人居住区的投入是最少的,黑人隔都成为美国大都市最破败、最危险、最糟糕的区域。如今,美国国内黑人隔都区发生重要变化,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黑人中产阶级迁出隔都区并逐渐郊区化,出现了中产阶级与下层社会的分离,这种分离不仅表现在地理空间上,而且也表现在经济、文化、教育、价值观等诸多方面。这种结构性的变化成为美国黑人隔都区的节点,被隔离在中心城市的下层黑人在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方面出现了与美国主流社会和黑人中产阶级的隔离,因此当代美国的黑人问题更多集中于美国黑人的下层社会,而不是黑人整体。疫情之前,隔都区的底层阶级问题就尤为突出:失业率、贫困率、毒品消费、疾病率、社会犯罪率、辍学率等问题都是美国最为严重的。隔都作为美国政治、经济、社会与教育等资源分配中获益最少的区位,正常状态下,各类问题最突出,危机时刻则迅速恶化,因而黑人的愤怒更加强烈。但是在种族歧视中,黑人自身的问题也应该被重视。下层黑人被隔离后,不仅丧失了就业机会和收入来源,同时也意味着各种价值观的隔离,黑人们失去了奋斗的榜样,也失去了学习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机会。因此,黑人社区确实也存在许多问题,青少年自暴自弃,辍学率高,吸食毒品比例高,未婚先孕比例高,他们对社区乃至国家抱有一种敌视态度。2020年6月初,纽约黑人大主教James David Manning做了一个关于黑人问题的演讲,其核心是黑人不了解这个世界,没有自治能力,对文明没有贡献,黑人应该自省。
当下美国社会的危机与分裂
在讨论“当下美国社会的危机与分裂”这个问题时,梁教授首先解释了英文中“分裂”的含义,大英字典中“Division”有5层含义:区分、划分、分配、分担、分摊。与中文不同,英文中的“分裂”的对抗性含义要弱一些。在美国历史中,“分裂”大概有四种含义:一是指美国国内不同区域在经济政治体制上的差异;二是指民族认同的差异;三是指美国联邦与州之间以及各州之间的不团结;四是指两党政治的分裂,即两党政治下的国家治理观念出现分歧,两党为了各自的利益,毫不妥协。
梁教授认为疫情期间美国的分裂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1.各州的分裂。美国政治体制尊重多元化,而多元化在自由的体制下必然无法顾全大局,各州面对新冠疫情时各州往往各扫门前雪,应对疫情不够团结一致。2.历史观念的分裂。为了清算历史上的殖民主义与种族主义,美国历史上诸多领导人的雕像被推翻,例如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他们既是奴隶主也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与政治制度的设计者,这在美国社会引起巨大的争议,使美国的分裂程度超过了以往。事实上,历史无法清算,种族主义是美利坚民族中糟粕的一部分,清算种族主义而否定伟人的历史功绩是一种荒唐的行为,我们能做的是从历史中汲取教训。3.美国民众价值观的分裂。多数人崇尚个人主义,认为个人利益高于一切,这给疫情造成不利影响。
被下架的电影《飘》,电影海报
美国自建国初期就接受大量移民,截至2018年,美国白人仅占美国人口的52%,施莱辛格在《自由的分裂》中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提到“美国以融合开始,以分裂告终”,“民族主义的狂热已经扭转了美国历史的方向,正在产生一个少数族群的国家”,“美国社会作为一个多元社会所遭遇的问题就是,如何维护以接纳的文化和传统的同时,而不撕裂维持凝聚力的纽带,即共同的理念、共同的政治体制、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命运”。在三重危机之下,上述问题的解决更加具有挑战性。
此外,梁教授谈到在解决社会问题时,美国政府效率十分有限,这也是疫情当下三重危机未能得到很好解决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美国政治体制历来十分稳定,宪法与法律是美国国家建构和民族国家发展的动力来源,建立在1787年基础上的国家治理机制的合理性毋庸置疑,在这种动力的驱使下,美国成功度过了独立战争、内战以及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等社会危机。直到现在,美国社会仍然充满活力,美国历史上的危机修复能力也证明美国会找到应对危机的有效方法,当下的危机终将会被克服。但是,目前哈耶克的自由主义仍居于特朗普政府与各州的主导思想,彰显了美国作为自由社会所表现出的适者生存的逻辑,因此走出危机的战线可能会被拉长,并且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讲座最后,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秘书长、上海大学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张勇安教授对本次报告做了精彩点评。腾讯会议、学术志以及哔哩哔哩三个平台的听众积极参与讨论,在留言区进行提问,梁教授细致、生动地对听众提出的问题做出了解答。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于淑娟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史,总统,危机,种族问题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