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羁押9778天!27年前张玉环杀人疑案再审今日宣判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2020-08-04 08: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备受关注的江西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将于今日下午4点在江西高院第四审判庭公开开庭宣判。此前的7月9日,该案在江西高院公开再审,控辩双方均认为应改判无罪。
张玉环哥哥张民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等待判决的二十多天里,他心里像悬着一块大石,更难以面对在老家盼望儿子回家的母亲张炳莲。
张民强说,一家人为弟弟的案子奔波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宣判的日子,已经为张玉环回家做好了所有准备;如果张玉环能无罪释放,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回老家和母亲团聚。
“今天刚好是十五,这两天的月亮特别圆,我准备让妹妹煮一锅汤圆,家人每人吃几个,讨个好彩头。”张民强说。江西张玉环故意杀人案7月9日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江西张玉环故意杀人案7月9日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被控杀两男童获死缓,全案仅有两份有罪供述
2018年6月,澎湃新闻首次报道了这起发生于27年的疑案。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男童张振荣和张振伟被人杀害。3天后,邻人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嫌凶。被带走后的1993年11月3日和11月4日,张玉环作出了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南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时,张玉环当庭翻供,辩称冤枉,称有罪供述是公安局逼打招认的。
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用手卡、绳勒、棍打的方式将邻居家两男孩杀害并抛尸水库,犯故意杀人罪。该判决中,南昌中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罪行严重,但根据案件具体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审判无律师为张玉环辩护。
因不服判决,张玉环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此后,案件陷入了长达数年的停滞。时隔六年半,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重审判决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作出了和原一审判决相同结果的判决。
张玉环仍然不服,再次提出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显示,江西高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且裁定书中并未显示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
入狱后,张玉环仍然不认罪。他的大哥张民强告诉澎湃新闻,张玉环在狱中每周都会手写一封申诉信,向各级司法部门讲述冤情,最终成功寄出的信件数以千计。高墙之外,张家人也持续申诉。张玉环家老屋,即原判决认定的案发现场

张玉环家老屋,即原判决认定的案发现场

申诉二十余载等来再审,出庭检察员建议改判无罪
张玉环的申诉代理律师尚满庆和王飞在查阅案卷材料后总结出该案的多个疑点:物证缺乏鉴定,无法直接证明张玉环作案,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
王飞告诉澎湃新闻,依照终审时适用的1997年起实施的《刑事诉讼法》第34条第三款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死刑案件却没有律师辩护,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此外,张玉环被认定杀死两个孩子却未判死刑立即执行,判死缓明显是留有余地。”
经过多年申诉,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对张玉环案作出再审决定。再审决定书显示,江西高院认为张玉环提出的申诉理由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决定由江西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7月9日上午9点,江西高院开庭再审张玉环故意杀人申诉一案,经历一个上午的庭审,合议庭宣布择期宣判。
法庭上,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发表出庭意见,建议改判张玉环无罪。出庭检察官称,原审认定的物证证明力不足,首先不能证明麻袋系抛尸工具,由本案证人张朋飞等四人在发现尸体的水库旁打捞的麻袋,和在张玉环家中提取的麻袋,打补丁的方式不尽相同;且张玉环衣服上的麻袋纤维也不具有排他性;此外,也不能证明麻绳系作案工具,仅有张玉环的第二份有罪供述对此提及,三份物证都不能直接证实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因此本案无任何客观证据。而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在作案地点、手段、抛尸时间等重要环节存在重大差异,真实性存疑。原审判决仅以一份有罪供述定罪,先供后证,与事实不符。综上,建议法院改判无罪。
张玉环在最后陈述中再次重申冤枉,称口供是在刑讯逼供下作出,超过26年的牢狱让他妻离子散,恳请法庭还他一个公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截至8月4日,张玉环被羁押的时间总计为9778天,是目前有媒体报道的被羁押时间最久的疑案当事人。
王飞表示,如果张玉环案改判无罪,后续将为其申请国家赔偿,同时针对当年违法办案的司法人员展开追责。
期盼团圆时刻:扫墓、汤圆和全家福
而对于张家人来说,一家团圆是他们当下最大的心愿。自7月9日再审开庭之后,张民强就没有睡过好觉,他几次忍不住打电话到江西高院询问宣判日期,得到的回复都是“快了,快了”。
宋小女特地从福建赶回老家,和前夫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张保仁、张保刚也在进贤等候多时,为了节省住宾馆的开支,他们暂住在进贤县城宋小女的弟弟家,但每日生活的支出也很快消耗尽了临行前现任丈夫给的5000元钱。
空闲时,她带着儿子回老家看望婆婆,却看到张炳莲拿着一只白色塑料袋,在家门前晾晒东西。经历南昌七月的暴雨,大米泡水生出了虫,张炳莲舍不得扔,“因为那是给张玉环回家预备的。”见到这一幕,宋小女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出事前,张玉环和宋小女的合影

出事前,张玉环和宋小女的合影

张玉环二儿子张保刚告诉澎湃新闻,再审开庭当天,张炳莲因没有等到张玉环回家而大发脾气,瘫坐在水泥地上久久不肯起来,家里人也没人赶上去劝,“谁能给她准信呢?”
直到7月25日,判决依旧没有消息,宋小女和儿子一起坐火车回到了漳州,她在旅途中发了一条朋友圈:“短短20天,仿佛又把我带回了1993年,那个度日如年的日子。”
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曾说起过接张玉环回家后的打算:为他在县城租个房子,带着儿子孙子一起住一段时间,帮他更好地融入社会。然后,她就要回到现任丈夫身边。
对于张保仁和张保刚而言,母亲的选择情有可原,他们理解且支持。张保刚只希望,能在一家人还有机会在一起的时候,拍一张全家福。
收到开庭宣判的消息后,宋小女三母子又一次火速赶回了进贤。张民强说,一家人为弟弟的案子奔波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宣判的日子,已经为张玉环回家做好了所有准备,如果张玉环能无罪释放,第一件事想让他回老家和母亲团聚。“今天刚好是十五,这两天的月亮特别圆,我准备让妹妹煮一锅汤圆,家人每人吃几个,讨个好彩头。”张民强说。
张玉环被带走的1993年上半年,老父亲刚因病过世,倘若一切顺利,张民强打算,带着弟弟去给父亲扫个墓,“这二十七年他一次也没去过,也算是告慰父亲在天之灵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玉环案,宣判,全家福,羁押

相关推荐

评论(53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