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家人之名》:这样温馨的开局,希望它一直延续下去

曾于里

2020-08-13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以家人之名》有一个很漂亮的开局。
首播的前几集,它像是《请回答1988》风格的家庭生活剧,家常、怀旧、温暖。这并不代表着《以家人之名》没有戏剧冲突,而是它讲故事的方法很温柔,故事里的几个主人公都太善良、太可爱,他们用爱和乐观托住来自生活的变故和苦难。 《以家人之名》海报

《以家人之名》海报

观众很难不喜欢剧中的这两个父亲和三个孩子。
1999年,李海潮开着一家小面馆,独自抚养着女儿李尖尖。大部分褒扬父亲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李海潮身上,善良、乐观、开明、博爱、宽容。 涂松岩饰演的李海潮,堪称“最佳父亲”。

涂松岩饰演的李海潮,堪称“最佳父亲”。

在宠爱里面长大的李尖尖有“虎”的一面,她尽情释放天性,但她也有小天使的一面,善良又窝心。 儿时的李尖尖。

儿时的李尖尖。

怕爸爸知道伤心,李尖尖偷偷想念去世的妈妈。

怕爸爸知道伤心,李尖尖偷偷想念去世的妈妈。

凌霄一家刚搬到李海潮家楼上。凌霄家氛围很压抑,父亲凌和平和母亲陈婷几乎每天吵架。凌霄的妹妹因家人的疏忽不幸去世,陈婷内心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她怨丈夫、怨儿子也怨她自己。最后她与凌和平离婚,丢下凌霄。 儿时的凌霄。

儿时的凌霄。

曾经活泼开朗的凌霄,自妹妹走后,变得沉默孤僻,父母一吵架,他就坐在门外的楼梯。李海潮和李尖尖的善意渐渐消融了他内心的坚冰,他从不愿意去李海潮家吃饭,到楼梯越坐越往下,最后直接坐到人家家门口。凌霄慢慢打开心防。

凌霄慢慢打开心防。

贺子秋由母亲贺梅独自抚养长大,贺梅一直疏于对贺子秋的照顾。李海潮和贺梅被邻里拉去相亲,贺梅发现李海潮很爱孩子,便找借口把贺子秋留在李海潮那,自己追求梦想去了。 儿时的贺子秋。

儿时的贺子秋。

贺子秋懂事得让人心疼。当误以为李海潮准备和母亲结婚后,他认真又开心地冲李海潮叫了好几声“爸爸”。他渴望爱,他也无比珍惜这份爱。因此,哪怕李尖尖一开始对他有不少敌意,他对李尖尖始终有善意和爱护。李尖尖把他的行李丢出去,他百折不挠地拿回来;李尖尖把不喜欢的菜夹给他,他以为李尖尖对他好,把碗里的排骨都夹给李尖尖……让人心疼的贺子秋。

让人心疼的贺子秋。

一个特殊的家庭就这样组成了:两个父亲,三个彼此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涂松岩和张晞临自不必说,三个小演员的表演实在是出色,完美诠释了角色,充分激发观众的怜爱之心,以至于一晃十年过去,成年演员登场,不少观众内心还是舍不得小演员。
好在成年后,这一家五口的日常依然温馨、有爱、好看。两个父亲之间的CP感那是越来越强。俩人如果拌嘴了,凌和平总会去默默刷碗,刷完碗给李海潮按摩一下肩膀,说几句好听的。涂松岩和张晞临饰演的两个父亲。

涂松岩和张晞临饰演的两个父亲。

三个孩子还是吃一块,玩一块,上下学也一块。贺子秋住李尖尖家,一到饭点拿棍子捅捅天花板,凌霄就会下楼接受投喂;
饭桌上总是有说有笑,四个男人看着李尖尖犯中二病;
李尖尖在几个大男人的宠爱中长大,性别意识也萌芽得比较晚,晚饭时隆重向大家宣布,“我来例假了”,四个男人都有点不知所措;李尖尖宣布来例假。

李尖尖宣布来例假。

凌霄给李尖尖买了胸罩,李尖尖也提溜出来,“我哥送了我一件衣服,还是白色蕾丝边的”,四个男人面面相觑各找借口离席……李尖尖对胸罩没啥概念。

李尖尖对胸罩没啥概念。

例假的桥段光明磊落呈现,四个男人虽然不好意思但也不嫌恶,李海潮缺乏相关经验也赶紧向小区的阿姨请教……这些都是能给观众带来好感的。它既符合剧情逻辑,也体现出这个家庭的特殊性,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笨拙但真挚的爱。
十年来,“妈妈”是这个家庭的违禁词,也是三兄妹心中的痛。陈婷从新加坡回国,带着同母异父的妹妹来找凌霄,凌霄再次被噩梦困扰;
看着凌霄的妈妈找凌霄,贺子秋嘴上说着不想自己的妈妈,但他独自躲在墙角哭泣,他一直随身携带着妈妈的照片,看到跟妈妈长得像的人会追上去;贺子秋偷偷想念妈妈。

贺子秋偷偷想念妈妈。

李尖尖也从未停止过对妈妈的思念,看到流星闪过赶忙对流星大喊,“妈妈,我在这里呀,看见我了吗?”李尖尖思念妈妈。了解演员个人遭遇的观众,对这一段格外心疼。

李尖尖思念妈妈。了解演员个人遭遇的观众,对这一段格外心疼。

这一家五口真是既让人心疼,又太圈好感。很多观众都希望剧集能继续往家庭生活剧的方向行进下去,他们有爱的日常和互动观众看不腻;同时,因为这个家庭组成方式的特殊,它也能从另一个视角打开我们对于“何谓家”“何谓家人”的思考——家人仅仅是血缘关系吗,还是情感牵绊的分量更重?类似的有爱日常看不腻。

类似的有爱日常看不腻。

但第四集陈婷带着女儿出现,凌霄的外婆上线,以及第六集贺子秋的生父上线,剧情已经在往“气人”的方向推进了——极品人物闪亮登上,#凌霄家女性三代好气人#高挂热搜,一丢丢狗血的气息扑鼻而来。过去十年都不闻不问的,电话也不打一个,十年后就都扎堆冒了出来,一个个喊着“血浓于水”,要给孩子补偿,各种道德绑架和胡来。真有这份心,早干嘛去了?——也许是编剧不让他们来。
凌霄和贺子秋当然是不愿意离开李海潮,但人物再强也强不过编剧的笔啊。除了把凌霄和贺子秋突然冒出来的家人都刻画成扁平的极品外,之后编剧也将以意外作为剧情推动力,一个为了学费回到爸爸身边,一个妈妈出了车祸所以去了妈妈那里。
原本温馨快乐的五口之家走向分解。但别担心,我们都知道编剧的意图:分开后是为了更好地重逢。五年后重聚,“兄妹”之间变得生疏,怎么从生疏变得亲密,怎么从亲密发展出恋情(片尾有凌霄与李尖尖的吻戏),这些才是《以家人之名》的重点。毕竟这部剧40集,后面30集有得演。预告中,兄妹分离后很快重逢。

预告中,兄妹分离后很快重逢。

《以家人之名》不是“请回答1999”或“请回答2009”,官方给《以家人之名》的定位是“青春成长治愈剧”,它更像是“以家人之名”的青春偶像剧。当然,也不要有鄙视链,认为家庭生活剧一定就比青春偶像剧高级。只是,《以家人之名》的主创团队是年初高开低走的《下一站是幸福》的主创团队,有这前车之鉴,不免让人想多嘴一句:希望《以家人之名》后续狗血味别太重,不要为了戏剧性刻意制造矛盾冲突,并让人物刻画走向平面化和模式化。这样温馨的开局,只希望它一直延续下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以家人之名,国产剧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