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派坦克我买战舰,土耳其希腊会打一场新“萨拉米斯之战”?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2020-09-10 11: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于现代希腊人来说,用掌声打断一场古希腊悲剧的表演是很少见的。然而,就在最近,希腊国家大剧院为庆祝萨拉米斯海战2500周年重新排演的“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之作《波斯人》屡屡收获喝彩。这部史诗剧作讲述了公元前480年希腊如何在萨拉米斯海战中击溃了兵力百倍于己的强大波斯舰队,守护了雅典的制海权和欧洲文明的源头。
在波斯国王薛西斯作为“入侵者”战败2500年后,曾经激战的爱琴海依然暗流涌动。
9月6日,土耳其媒体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称,40辆坦克正被调往与希腊接壤的边境省份。该消息虽然被土耳其军方辟谣为“常规行动”,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后表示,土方“为一切可能和结果做好了准备”。
谁都知道,土耳其和希腊早已因为东地中海争议海域问题闹得不可开交了。
8月10日,土耳其“奥鲁奇·雷斯”号(Oruç Reis)勘探船在军舰护卫下启程前往东地中海争议海域进行勘探活动,引起希腊强烈不满。此后,尽管希腊连日抗议,土耳其的勘探船仍继续作业,希土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升级,双方以军演、拓宽领海范围、私自签署划界协议等行动互相挑战底线,口水仗亦愈演愈烈。
8月28日,有媒体曝出希腊向距土耳其2公里处的卡斯特罗里佐岛派遣驻兵,土耳其方面回应称“不允许这种挑衅取得成功”。
就在土耳其坦克压境的消息传出一天后,9月7日,希腊政府发言人透露,希腊总理将于数日后宣布一项军队升级计划,其中包括购买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和至少一艘法国护卫舰。
同一天,希腊军方称,有14架土耳其军机当日在爱琴海东北部和中部上空飞行时,6次侵犯希腊领空,希腊战斗机对土军飞机进行了拦截。
一场新时代的“萨拉米斯之战”已一触即发了吗?
“世界上最危险的水域”
无论对于古希腊人、波斯人,还是罗马人、迦太基人、埃及人,地中海一直是历史上的战略十字路口。到了现代,尤其是冷战开始后,地中海沿岸各国在海洋边界和自然资源上的分歧与暗中较量日甚一日。
“但不幸的是,即使是在以色列一直在与岸上的(阿拉伯)邻国交战的时期,我也从未见过地中海东部的局势有现在这么动荡。”美国希腊裔退役海军上将、前北约盟军最高司令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近日在一篇题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水域在地中海》的社论中写道。
8月10日,土耳其派遣“奥鲁奇·雷斯”号勘探船和5艘护卫舰前往塞浦路斯与希腊卡斯特洛里佐岛及克里特岛之间的水域。据半岛电视台报道,该勘探船在争议水域的停留比计划延长了三倍时间,而作为回应,希腊也开始在该水域集结兵力。
8月12日,希腊“利姆诺斯”号护卫舰与土耳其“凯末尔·里斯”号护卫舰在克里特岛南部海域相撞,希腊方面称事发地点在希腊的专属经济区之内。当日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发出警告,“当希土双方有如此多的海军力量同时聚集在一个有限空间时,就有发生意外冲突的风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强硬回应,“对勘探船的任何攻击都会付出高昂代价。”
随后,希土双方开始在争议水域频频“秀肌肉”。希腊前脚刚刚与法国、意大利、塞浦路斯举行联合军演,土耳其后脚宣布与俄罗斯在东地中海进行海军实弹演习。
过去十年中,在东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埃及、以色列及黎巴嫩沿岸进行的探索性钻探发现了大量天然气和石油,这片海域也因此成为了与海洋边界和经济专属区(EEZ)有关争议的焦点。
去年2月,土耳其发布了在东地中海的“勘探性开采”计划,数艘勘探船陆续前往争议海域。去年年底,土耳其又与利比亚签署海上划界协议,希腊政府谴责该协议不仅从地图上删除了一些属于希腊的岛屿,而且土利两国还把希腊克里特岛的大陆架当作两国海域予以划分。
希腊的“复仇”在今年8月终于降临。希腊与地中海对岸的埃及签署了一份如出一辙的协议,将土耳其自称位于其大陆架的领海划入了希埃两国版图中。此举激起土方震怒,埃尔多安谴责希腊在地中海“散播混乱”,要求联合国仲裁。
除了油气资源的争夺,今年2月埃尔多安“大开国门”放难民越境进入希腊,并在7月将80多年前已被改为博物馆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为清真寺,这两个决定更是加深了土希龃龉——两宿敌的领海争端越来越多地被摆上台面。但事实上,这是笔算不清的旧账。
1913年,日益倾颓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落败,不得不把爱琴海的大量岛屿割让给希腊。1920年,在一战中战败的奥斯曼帝国被迫签下《色佛尔条约》,帝国随之分崩离析,并于两年后灭亡。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拒不接受严重损害自身利益的《色佛尔条约》,于1923年与协约国改签另一份《洛桑条约》,被迫将爱琴海上距离土海岸3海里范围之外的岛屿全部割让给希腊。
根据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国领海范围最大可从领海基线向外伸至3~12海里,享有的专属经济区最广可达200海里。希腊为公约签署国,但土耳其迟迟未签署,因为一旦承认公约条款,家门口的爱琴海就有可能变成“希腊湖”。希腊声称的领海划分(上)与土耳其声称的领海划分(下)

希腊声称的领海划分(上)与土耳其声称的领海划分(下)

今年8月26日,希腊宣布将其西部在爱奥尼亚海的领海范围从6海里扩大至12海里。分析认为,该计划“是对土耳其类似行动的试探性回应”。尽管在爱奥尼亚海上的领海扩张并不直接影响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争端,但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称,希腊也可以朝着其他方向扩张海域。土耳其曾多次警告,希腊若在东部扩张海域将会成为“宣战理由”。
欧盟旁观,北约“瘫痪”
与东地中海局势升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外部的冷淡。身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的希腊,无时无刻不担忧自己与土耳其的利益冲突被盟友忽略。
“欧盟宁愿集中力量推翻(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也不愿保护两个成员国塞浦路斯和希腊免受土耳其的威胁。”希腊《编辑报》在一篇社论中带着“醋意”写道。
8月2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地中海岸边豪华的夏季官邸,两人就黎巴嫩爆炸、白俄罗斯大选等“热点问题”进行了“轻松的会谈”,而爱琴海冲突却被挤出了大多数欧洲新闻的头条之外,只有希腊媒体仍在拼命唤起人们对东地中海危险局势的注意。
事实上,在东地中海冲突期间,法国是欧盟中唯一与土耳其“死磕”的一个。马克龙多次声援希腊和塞浦路斯,并表示将加强法国在东地中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已经部署了2架阵风战斗机和1艘海军护卫舰,警告土耳其不要“触碰红线”。然而,希腊媒体和左翼反对派人士认为,马克龙利用了土希冲突,是分散人们的注意力,让人忘记法国曾经干预利比亚的失败。
“马克龙和雅典政府的友谊誓言现在只是‘空话’。”希腊《编辑报》的评论员写道,“不然法国怎么会和德国一样,几乎每天都允许埃尔多安勒索希腊,还让希腊陷入难民问题的泥沼?”
自萨拉米斯海战以来,希腊人就将自己视为欧洲东大门的“守门人”。但到了如今,背负着巨额债务还为欧洲消化大批难民的希腊也只能向欧盟“卖惨”求援。
8月28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宣布,若没有外交进展,可能在下个月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上讨论对土耳其制裁。但制裁似乎并无用处,今年2月欧盟已经就塞浦路斯附近海域的能源勘探对土耳其进行了“象征性制裁”,仅对土耳其石油公司的两名雇员实施了资产冻结和旅行禁令。
“对于土耳其,欧盟应该‘软硬兼施’,不是简单的制裁,而是要与土耳其展开真诚的对话,这是双方都需要的。”曾任希腊国防部特别顾问的雅典大学国际关系系教授帕纳约提斯•察科纳斯(Panayotis Tsakonas)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土耳其仍然与西方、与欧盟走近。否则,土耳其就会走上那条复兴奥斯曼帝国的道路,埃尔多安扩张版图的野心会更加膨胀。”
不仅是欧盟,在两个成员国的冲突面前,北约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同盟似乎也“瘫痪”了。美国对此次危机罕见地保持缄默,留下蠢蠢欲动的法国无视自己的北约成员国身份在盟友之间“选边站”。9月3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称,希腊和土耳其同意开始“技术性会谈”,但遭希腊方面迅速否认。匿名希腊官员透露,北约的建议“与现实不符”。
于是,远在天边的俄罗斯果然“见缝插针”。9月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空降塞浦路斯,访问期间表示,俄方愿意就东地中海冲突调解与土耳其进行任何对话。
“萨拉米斯战役”永无止境?
东地中海局势的升级仍在加速中。
8月28日,法新社报道称,一支装备精良的希腊军队已经抵达卡斯特洛里佐岛。这块面积仅12平方公里的小岛虽属于希腊,但距希腊本土有600公里,距土耳其仅2公里。根据1947年的《巴黎和平条约》,该岛被视作非军事区,土耳其指责希腊违反国际法。
9月2日,土耳其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亲自驾驶一架F-16战斗机飞越北爱琴海,还经过了恰纳卡莱烈士纪念馆——这是为了纪念土耳其在一战中挫败英法联军在达达尼尔海峡开辟新战线企图的加利波利战役。
几天后,又传出了土耳其坦克部队前往希腊边境的消息。土耳其军方消息人士称,土耳其正将40辆坦克从位于东南部的哈塔伊省调至与希腊接壤的西北省份埃迪尔内省。但土耳其官方随后否认此事与希腊有关,称坦克部队的调动为“常规行动”。这一事件很快被希腊媒体解读为土耳其的“宣传攻势”。
“埃尔多安使用的是一种‘张力策略’,某种程度上是在试探希腊的反应。事实上他是很谨慎的,这种克制不会让事情的发展失控。”察科纳斯对澎湃新闻表示,“双方都心知肚明,一旦冲突演变成战争,不仅仅是土耳其和希腊,会对地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即便是埃尔多安,也不会冒着热战的风险让东地中海局势进一步升级。”
但希腊也没停止试探。希腊政府发言人佩特萨斯9月7日表示,总理米佐塔基斯将在12日的年度经济状况演讲中宣布一项军队升级计划。希腊媒体报道称,升级计划将包括购买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和至少一艘法国护卫舰。
欧债危机早已让希腊国库空虚,面对土耳其崭新的护卫舰,希腊派出的军舰已有50岁高龄。今年7月,一项以33亿美元购买两艘法国护卫舰的交易因过于昂贵而被取消。但就在上周,希腊通过债券拍卖筹集了25亿欧元(约合29.6亿美元),其中部分款项将用于军费开支。
对于希腊人来说,“萨拉米斯之战”似乎永无止境。
在7月的一场戏剧《波斯人》的表演中,剧中的波斯王后阿托莎问道“谁是他们的主上?”合唱团长高声回答“他们不是奴隶,不是谁的臣民。”伯罗奔尼撒的埃庇道鲁斯古代剧场瞬时掌声雷动。
据《希腊城市时报》报道,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6%的希腊人认为希腊比土耳其的战争准备更充分,而认为土耳其准备更充分的土耳其人只占35%。
“确实,无论是在希腊还是土耳其,民族主义情绪都增强了。”土耳其比尔肯特大学政治科学与公共管理系副教授、希腊欧洲与外交政策基金会土耳其项目负责人约阿尼斯·格里戈里亚迪斯(Ioannis N. Grigoriadis)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没有任何一方打算将这种对抗变成战争,但仍有可能擦枪走火,引发局势急剧升级。”
“东地中海的问题本质上是划界问题。无论是土耳其、希腊还是塞浦路斯,所有的国家都对自己的专属经济区声索权利,这是一块争议海域。”察科纳斯指出,根据国际法,如果双方对同一块区域声索主权,正确的做法是谈判解决划界问题。
9月4日,土耳其外交部声明称,在北约斡旋下,土方已做好与希腊谈判的准备。但土耳其的勘探活动仍未停止,这让希腊无法坐到谈判桌边。9月8日,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发推称“希腊是对话的倡导者。但是,不能再威胁或是侵犯我们主权的情况下进行真正的对话。”
“因此迫切需要调解,让土耳其结束勘探活动,各方的海军部队撤离,促成能够将争端递交国际法院的双边对话。”格里戈里亚迪斯对澎湃新闻指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耳其,希腊,东地中海,欧盟,北约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