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残疾人就别出门了”,莫把恶毒当优越

西坡

2020-09-18 21: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网上的那些留言,你永远不知道有些人可以恶毒到什么地步。
最近,一位名叫“盲探-小龙蛋”的网友,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了自己坐电梯时遇到的不便,意外地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从视频来看,这部电梯既没有语音播报也没有盲文标识,导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去到了哪一层。于是他苦笑着说“哎呀,太难了”,并表示“希望以后公共场所的电梯能够更加人性化一些”。
这本是残障人士出行困难的日常一角,“盲探-小龙蛋”的表达也相当温和,结果却被评论区的网友们花样百出地教训起来。
有人“语重心长”地说,“社会是为大众服务的,大众都是正常人,你也没有权利要求,什么都以盲人为主吧”。有人直接挖苦,“你要一个城市为你服务”。有人“理性辩论”,电梯加了语音提示会不会吵到别人?
还有人发出灵魂拷问——“你一个盲人,你要出去干什么?”
很多留言都是字句不通的,可是这些留言有一个共同点是表露无遗的,那就是满满的优越感。面对残障人士的正当诉求,这些“正常人”不具备公共讨论的基本能力,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却不妨碍他们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最怕智力不及格的人有“大局观”。
在这些人的臆想里,一个社会如果为残障人士提供足够的便利,就要浪费太多资源,牺牲太多效率。殊不知,若讲道理,公共资源的存在就是为了照顾包括残障人士在内的所有人。而从实践来看,在无障碍方面做得更好的国家和地区,通常是更发达富足的。
温柔地对待残障人士,不仅不会拖累社会的进步,反而是社会进步的目的和标志。
手机和网络的普及极大拉低了公共讨论的准入门槛,所以常识和底线需要反复重申,这样观念的水位才不会跌落。那群操持着“残疾人就别出门了”之类话语的网友,或许自以为发现了人类社会进步的隐秘阶梯。其实他们捡拾的不过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裹脚布。
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的漏洞在于,永远找不到一个稳固的“大多数”。因为划分人群的方法太多了,身体特征、性格、兴趣、职业、地域、年龄、家庭、性取向……几乎无穷无尽。
总有一种方法把你归入少数派。如果像切香肠一样对待社会,谁也难逃被当作无用部分切掉的命运。唯有珍视每个个体,总体才能有安全感。
如果说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某种优胜劣汰机制,那也应该是淘汰那些恶毒、冷血、毫无同理心的言论,而留下那些宽容、温暖、懂得换位思考的言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仕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残障人士,文明社会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