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人在库尔班大叔的家乡,被称赞“效率感人”!

2020-09-23 23:0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津云
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顾颖 孙昭荣 李姗
摄影/视频 刘欣
9月21日、22日,周一周二,南疆的于田县阳光灿烂,是当地难得的好天气。
海河传媒中心记者团来到了位于新疆和田地区的于田县连续采访,这片4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位于昆仑山与塔克拉玛干沙漠之间,面积将近天津的4倍,人口不到30万,是国务院挂牌督战的全国52个贫困县之一。
于田县是天津对口支援尚未脱贫的县里贫困人口最多的地方,深度贫困村有27个,2020年初于田县尚有未脱贫建档立卡贫困户2992户12027人。其中,劳动能力有限、家庭成员主要为“老弱病残孕”的贫困户,一直是脱贫攻坚任务中“难啃的骨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接力的最后“一棒”,天津第十批援疆干部怎么跑?
在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采访团参观了今年刚刚由天津西青区援建的“库尔班扶贫手工坊”。
说起“库尔班”,稍微年长的人可能会想到一部老电影《库尔班大叔上北京》,上世纪50年代,翻身的库尔班感念共产党、毛主席带来了幸福新生活,想骑着毛驴上北京看望毛主席。后来,当了劳动模范的库尔班终于在中南海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成了一段当时家喻户晓的佳话。没错,赫赫有名的库尔班大叔就是于田人!而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的品牌商标,就是根据库尔班大叔的形象设计的。
毛主席接见库尔班大叔的历史照片
走进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十几名五六十岁的维吾尔族大妈们正在互相配合,制作一种传统维吾尔族居民使用的木摇扇,靠近门口的四位维吾尔族大妈正用缝纫机,把一块块新疆艾提莱斯绸扦边——制成木摇扇的扇布。中间几名则负责将一根根手柄放在砂布上打磨,打磨好后紧接着把扇布套在手柄上——一把完整的木摇扇就制作好了,最靠里的一排维吾尔族妇女们正在折一个一个的包装盒——折好后,把木摇扇放进去,一件商品就完成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并没有!在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的一角,还有一个直播区,两位年轻、漂亮的维吾尔族姑娘正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向粉丝们直播销售隔壁的维吾尔族大妈们刚刚制作好的手摇扇。据姑娘们介绍,她们每天直播带货2个小时,好的时候,大约能有两千元左右的销售收入。
据了解,这样的“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在于田县的25个深度贫困村每村有一个,其中有21个已正式运营,另外4个将于国庆节后投入运营。它是天津援疆前方指挥部,根据和田地区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特别是针对目前脱贫攻坚中存在部分产业收益慢、就业收入不稳定、社会保障兜底压力大等问题,打造的“居家直产、居家直播、居家直售”的全新扶贫模式,让贫困户,尤其是劳动能力有限、家庭成员主要为“老弱病残孕”的贫困户,足不出村,就能生产手工艺品,每个月获得1500元的收入。
从无人问津到争先恐后
来自天津的援疆干部、阿热勒乡副乡长杨一最近有个烦恼,就是想到库尔班扶贫手工坊上班的村民们太多了!“村民们都想来,但是咱们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必须先紧着最困难的那些村民安排。”
别看现在“库尔班扶贫手工坊”这么受村民们欢迎,刚开始推进时并不顺利。项目前期,天津援疆前指领导带队在于田县的乡村多次调研、反复论证,提出了初步的想法:通过电商"一村一品"扶助贫困户就地就业,尽快达成脱贫攻坚任务。
现实却很“骨感”。起初,很多不知电商为何物的村民们、包括一些乡干部、村干部对手工坊并没有信心。由天津企业投资的于田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负责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的运营,董事长李鹏说,“每个村的手工坊要招的20来个工人,都是村里的老弱病残孕,这些人一辈子都没上过班,她们来能干什么?当时许多村干部、村民都不相信”,虽然企业承诺要先给村里20万前期投入,再每年给村里5万房租,但是因为没有信心,没有一个村子愿意腾出一间一二百平米的房子。
为了解决手工坊选址的问题,于田县县委副书记、天津第十批援疆于田工作组组长薛军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把于田县里选址进度慢、困难多的重点村全跑了一遍,把手工坊的运营模式掰开揉碎了讲,最后选定了第一批7个试点村,承诺只要村里腾出符合条件的空置房,从装修到买设备再到招人,每一步都帮助村里对接好。就这样,解决了于田县25个村手工坊的选址问题。
房子终于解决了,接下来,援疆干部和天津援建企业又开始为做什么样的产品而四处奔波,绞尽脑汁。那段时间,阿热勒乡副书记刘子鑫和副乡长杨一每天骑着自行车往4个深度贫困村跑。开始去了一家服装厂,但发现生产的服装不对路;后来又去了一个小手工坊,发现当地申请了国家专利的木摇扇,既有民族特色、加工简单还有销路。
房子有了,要做的产品也定了,接下来就是找人。找什么样的人?天津援疆前方指挥部提出,到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工作的人员必须满足几个条件:第一必须是深度贫困户;第二,难就业;第三,没有重大身体疾病,可以正常工作。乡里决定,由村里的第一书记亲自去找人,因为他们最熟悉村民,也最有威望。
经过村书记亲自走访,动员,又加上严格的筛选,7月1日,夏玛勒巴格村库尔班扶贫手工坊落成并开始运营,第一批20个贫困户家庭的妇女终于上岗。
工作坊启动那天,不少村民们都好奇地前来观看,这么大岁数的人,究竟能干什么工作?看着这些妇女在各自的工位上忙碌,村民们仍然在心中打着问号:做这些就能挣到钱?
为了打消村民们的顾虑,手工坊运营方在启动之初,采取发“周薪”发的方式。7月7日,第一批员工完成了第一周的订单,每个人都拿到了382.5元的工资。“运营方特意从银行取出零钱,382.5元,一分不差,有零有整地发到这些妇女手里。当时她们捧着手里的现金,别提多激动了。”阿热勒乡副乡长杨一说。
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第一次发工资时,维吾尔族大妈们激动的心情
今年58岁的帕坦木汗·吾布力卡日头发已经花白,回想起领工资的那一刻,她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这里的工作环境好,离家也近。我用发的工资给家里的牛羊买了饲料,还买了化肥和一些生活用品。”
帕坦木汗·吾布力卡日接受记者采访
第一批手工坊员工一个礼拜便拿到了近400元的工资,这个消息传遍了村里村外。“工资发完之后的第二天,那些人呼呼就来了,找我们,找村书记,‘我们也来,这活简单,我们也能干!’”这样的转变让援疆干部杨一又惊又喜。
她们变了!
若克艳·图迪今年19岁,刚从吐鲁番职业学院毕业,毕业后报名参加了高职院校的考试,目前正在等待录取结果。若克艳·图迪平时就喜欢唱歌跳舞、搞网络直播,她在某直播平台上拥有2.6万名粉丝,点赞量将近8万。放假在家的这段时间,村里的第一书记找到了她,让她到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当一名临时的“带货主播”,若克艳·图迪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她告诉记者:能为家乡出一份力,自己既骄傲又自豪。
若克艳·图迪(右一)正接受记者们采访
在手工坊工作的维吾尔族大妈们都是和若克艳·图迪同村的邻居们,今年58岁的布沙日汗·买买提力原本在家务农,虽然家里种了玫瑰、核桃,养了鸡和羊,但因为要供女儿上学,一家人还是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手工坊启动后,她躲在门外观察了一番,“我觉得这些活也不太重,还能挣钱,就自愿报了名。”买买提力说。
经过一天的培训,买买提力学会了打磨摇扇的手柄,在组装区开始工作。一个月后,她便拿到了1500元的工资。买买提力的丈夫用手势比划着告诉我们,妻子拿到工资后,激动得眼泪直流,“我的妻子在家里待了一辈子,她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还能靠自己的劳动挣到工资,真是太激动了!”
布沙日汗·买买提力(右一)和丈夫
今年,买买提力的女儿从和田地区技师学院毕业,在村委会当了一名司法专干,每月有了2600元的工资。现在,买买提力又有了每月1500元的收入,一家人脱贫不成问题了。
58岁的尼沙汗·阿洪力克家有两亩地,种植玉米,全年收入仅800元。两个孩子分别就读高中和大学,其中大儿子在福建的一所高职读书,每年的六千块钱学费由天津援疆资金拨付。虽然没有给孩子交学费的负担,但是毕竟收入低,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得不到改善。登记为贫困户后,尼沙汗·阿洪力克报名进入库尔班扶贫手工坊成为一名工人,在生产线上负责生产木摇扇包装盒,如今每个月也有了1500元的收入。
尼沙汗·阿洪力克正在折包装盒
除了家庭经济状况的改善,若克艳·图迪觉得:这些五六十岁的邻居阿姨们,性格也比原来开朗了许多,“她们待在家里其实很无聊,在这里,大家坐在一起,一边聊一边工作,很开心”。对此,阿热勒乡副乡长杨一也感同身受,“刚开始,我们和她们聊天,她们都不怎么理我们,现在你和她聊天,她都应对自如,交流比以前顺畅了许多。”
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也日益高涨。负责运营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的公司经理孙亮说,“她们都挺卖力气干的,手都很巧。你看我们有一个艺术摆件,是把一个小包袱粘在一个骆驼上边,挺简单的。一个村的手工坊大概十几个人,我给了她们两百个,一天就做完了,我都懵了!我说好家伙,太快了!等等我再给你找原料去!”
她要当和田的“薇娅”!
于田县职业技术学校位于于田县的玫瑰小镇,是一所全日制职业技术学校,学校建设总投资2亿元,其中天津援建资金1.4亿元。
在学校新设立的杭州乐播和田直播电商综合基地,维吾尔族的姑娘小伙们正在跟着老师学习直播场景的打造。今年,在天津援疆前方指挥部的努力下,于田县职业技术学校与杭州乐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合作创设直播电商综合基地,为和田地区每年培育不少于120名直播电商人才,助推当地农副产品网络直销,帮助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前不久,直播电商人才第一批培训班正式开课。18岁的穆乃外尔·买赛地是这批培训班里上手最快的学员。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进行模拟直播。身前的主播台上摆满了纸皮核桃、和田大枣、玫瑰花茶等新疆特产。主播台前方立着手机支架、补光灯、美颜灯等直播工具。她说这些直播工具里,有一样千万不能少,就是镜子,镜子就立在手机架旁。小穆说,镜子得随时侧眼“扫”着点儿,时刻注意直播时的仪容。
中间女孩为穆乃外尔·买赛地
培训班刚开始在网上招生,小穆就立刻报了名。她平时就爱看抖音,对直播并不陌生。“我也想做主播,就卖我们和田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我也想让更多的人喜欢”,说这话时,小穆举着一袋纸皮核桃,一脸的兴奋与骄傲。
前两天,小穆刚刚完成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直播,在淘宝直播上,三个小时的时间,共有1200多人观看了直播。小穆对自己的首秀十分满意,说到这,她突然提高了嗓门,说:“我做到了!”她原本以为,第一次也就是亲朋好友捧个场,最多不会超过几十人,“没想到自己还是可以的!”小试牛刀,更坚定了她的信心。这每天8小时的主播培训课,上得愈发起劲。
采访结束时,小穆悄悄俯到记者耳边说:“我的偶像是薇娅,我要当和田的薇娅。”
“这非常有可能”,杭州乐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陈前说,陈前是培训基地的负责人,他曾在云南、山西、陕西等多地负责过直播人才培训项目,在他看来,新疆具有开展电商直播的天然土壤,“新疆的特产很丰富,姑娘也很美,非常适合开展直播”。
前不久,陈前曾发过这样一则朋友圈,“效率感人”,配图是杭州乐播和田直播电商综合基地的照片。陈前解释说,自己去过许多大城市,没想到与之前去过的地方相比,和田地委、于田县的办事效率是最高的,“天津援疆前指领导到我们在杭州的总部进行了考察,后来邀请我们来于田县实地看一看。我们是7月来的,来了之后,大概讨论了十几天,就一拍即合!9月份这个培训项目就启动了,前后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这个速度是我们在其它大城市都从未有过的。”
在于田县副县长骆洪梅看来,天津设立库尔班扶贫手工坊,进而又设立主播培训基地,对当地的脱贫攻坚、职业技术教育以及产业发展都有着极大的帮助。“我们于田县农牧民职业技术学校目前有3个专业群,14个专业,主要是畜牧兽医、焊接等,都是一些传统的专业,和未来新的职业需求接轨稍差一点。但是学校要增加新的专业,需要一个过程。“天津引进社会力量,设立乐播培训基地,能够及早培养一大批现代直播电商人才,前景非常广阔。通过直播电商事业的发展,带动我们本地产业的发展,互惠互利,同步双赢。”
薛军
“时间短,任务重,压力大。”于田县县委副书记、天津第十批援疆于田工作组组长薛军脸上挂着疲惫。与他同来于田的20位干部以超常状态跑着落实脱贫攻坚的“最后一棒”,到目前没歇过周末和法定假日。可以想象,通过“一家人、一家亲,一起干!”无论是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的若克艳·图迪,还是于田职业技术学校的穆乃外尔·买赛地,都会拥有更加美好的生活。
原标题:《天津人在库尔班大叔的家乡,被称赞“效率感人”!》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