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山深处的贫困县没有难卖的农产品

2020-10-15 08:3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编者按
商务部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强化脱贫攻坚政治担当,充分发挥联通内外、贯通城乡、产销对接的商务优势,着力推进电商扶贫、家政扶贫、对外劳务扶贫、产业扶贫、边贸扶贫等五大扶贫举措,扎实做好定点扶贫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商务微新闻”今日继续推出“商务扶贫故事选编”栏目,介绍商务扶贫工作成效。
让大山深处的贫困县没有难卖的农产品
作者:刘书军
2019年1月14日上午11点43分,G401次高铁列车从北京西站缓缓驶出,我怀着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初心和决心,也带着从未经历过的忐忑和紧张,告别首都北京的繁华和喧嚣,告别我的爱人、母亲和孩子,向着我的脱贫攻坚战场,国家级贫困县、商务部的定点扶贫县——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进发。
一、城步初印象
城步县位于湖南与广西交界的大山深处,交通特别不便,到任何一个地级市的距离都在200公里以上。我虽然早有预期,但亲身经历后,还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北京西站出发,我坐了8个多小时的高铁,到邵阳北站下车,这是当时高铁能抵达的距离城步县最近的车站。出了车站已是晚上8点,夜幕早已降临,但从这里到城步县城,还需要坐3个小时的汽车。改乘汽车后,借着车前的灯光,可以看到两边的山越来越高,道路也逐渐从平直变成了蜿蜒曲折,在群山之中穿梭。晚上11点多,终于到达城步县城,县城的星星点点灯光,透出浓浓的生活气息,但四周都被连绵起伏的黑色山影环绕着,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似乎在提醒着我,脱贫攻坚工作绝不容易,我将面对各种的困难挑战。
在城步的第一晚,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子里总在想,来到如此偏远落后的贫困县,下一步该怎么办?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我起身推开窗子,瞬间被窗外的景色震惊了。昨晚黑乎乎的山影,今早都披上了绿色的外衣,整个县城被青山环绕,仿佛置身于一片绿色的海洋中,空气中都是泥土的芬芳,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昨晚的彷徨不安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帮助当地老百姓们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过上全面小康生活的决心和干劲。我的扶贫工作就此开始了!
二、到群众中去
“来来来,到家里喝碗油茶吧!”这是城步苗乡人民热情的待客之道。在群众家中,我和老乡们端着油茶边喝边聊,心贴心的家长里短中,距离一下就拉近了许多,也了解到很多真实的情况和一手资料。首先,城步县的地形地貌被称为“九山半水半分田”,农民们在山上开垦出梯田,种植各种作物。由于梯田面积小、形状不规则,大型农机具难以展开,绝大部分农民仍然保持着较为原始的手工作业方式,劳动生产率低,成本普遍偏高。其次,城步县域内的海拔落差超过1500米,不同的海拔适合生长的作物种类品种都不相同,很难形成全县统一的主打产业。
“我们这里有很多好产品,就是卖不出”。这是我在走访过程中听到群众反映最多的问题。但是真正到了农户家里看到这些产品,却又忍不住暗暗皱眉,有的时候“好产品”并不一定就是“好商品”。有农户搬来一大桶蜂蜜,足足有60斤,说这是最上乘的土蜂蜜,我问他如果我只买一斤怎么办,他说可以去找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帮我装上。有农户扛来一麻袋大米,估计有100斤,说是他自家留种的优质品种,从来不用化肥农药,一袋米要价1000元,而且不能分开卖,因为他提供不了小包装。这样的产品,虽然我可以自己掏钱买下来,就当是献爱心,但是真正到了市场上,要卖出去可真不容易。
三、把“好产品”变成“好商品”
“好产品”与“好商品”只差中间一个字,但是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我发现这两者之间隔着巨大的鸿沟。
城步农产品大部分都以最原生态的方式种植,成本比市场上同类产品要高,但是普遍缺乏可靠的信任背书,消费者并不买单。我向商务部电商司求助,专门邀请有机认证领域的专家到城步,手把手帮助城步的相关生产主体填写申报表格,并免去大部分的费用,整个县城沸腾了,都说这是真正为老百姓们做的实事。一名从事青钱柳种植的大户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几年前就想搞有机认证,但是不懂流程,走了很多弯路,还花了好多冤枉钱,你们这次真的帮我解决大问题了”。截至目前,城步已经有11家生产主体申报有机产品认证通过了初审,未来,我们希望把城步打造成国内知名的有机产品之乡。
城步产品的包装也是个大问题,大部分有“粗大丑脆”的缺点。粗是指包装材料粗糙,不少产品甚至直接用麻袋装载;大是指包装规格普遍偏大,一袋大米几十斤、一包茶叶好几斤;丑是指外包装图文设计缺乏美感,不符合最新潮流趋势;脆是指包装容易损坏。我一方面联系某电商集团的设计和营销团队,帮助城步产品量身定做适合互联网销售的产品包装、规格和定价策略;另一方面联系快递企业,为城步产品设计并提供更适合快递运输的外包装。贫困群众对这样的改变非常认可,说现在城步产品是内外兼修,“外包装是耐摔品、内包装是艺术品,里面装着好产品”。
四、把快递费用降下来
“我们在网上经常看到别人都有9.9元包邮的产品,但城步快递费都要8-10元起步,差距太大,该怎么办?”这是很多群众反映的问题,快递费用过高已经成为束缚城步产品走出去的最大瓶颈。我多次召集在城步的各家快递公司负责人,坐下来促膝长谈,他们认为,城步的快递单量太少,如果不提高每单的单价,他们就养活不了自己。为了说服他们,我给他们认真地算了一笔账,如果城步的快递费用始终这么高,城步的产品就没有市场竞争力,上行的快递单量也就不会有大的增长,快递公司始终只能挣扎地活在温饱线上。但如果能够把快递价格降下来,帮助城步的产品卖火了,产业振兴了,上行的单量就可能成倍甚至是十几倍几十倍地增长,到那时所有的快递公司都能从中受益,局面才真正打开。
我的意见说服了一些快递公司,也有一些快递公司仍在观望。但是,只要有快递公司愿意降价,就有了突破口。我召集4家愿意降价的快递公司,签订了《降低快递费用促进城步电商发展的倡议书》,将3公斤内快递价格从8-10元降到3.5元。受益于这一轮降价,城步不少好产品获得了通过电商走向全国市场机会,比如有机清水笋片实现了9.9元包邮,6盒装的南山有机纯牛奶实现了19.9元包邮,成功引爆了线上市场,都创造过日销几万份的不俗业绩。有一家快递公司负责人告诉我,没降价之前,他们公司每年只能接到2万单的业务,降价之后,他们已经有好多次日接单量就超过2万单了,他们终于理解了降价换市场的逻辑,现在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之前仍在观望的部分快递企业,看到了这样的变化,也都跟着降价了,有的快递公司甚至将1公斤内的小件价格降到了2.5元/单,城步的生产商们终于可以在同一起跑线上和其它地方的产品展开竞争了。
五、创新发展直播电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电商作为新兴业态,既可以推销农副产品、帮助群众脱贫致富,又可以推动乡村振兴,是大有可为的”。近段时间以来,电商发展出现了一些新模式新趋势,特别是直播电商异军突起,我们认真学习研究后,觉得在城步发展直播电商,通过直播和短视频的介绍,能更好地把城步产品背后绿水青山的生态故事、薪火相传的民族文化故事、奋发励志的脱贫攻坚故事展现出来,充分体现城步产品的内在价值,形成竞争优势。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我和某电商企业在城步挂职的扶贫特派员一起,创办了直播间,以“说实话、做实事、卖实价、求实效”为宗旨,推荐城步的优质产品。央视、人民日报、半月谈、中国民族杂志等重要媒体多次对我们的直播故事进行报道,我还受邀登上了2020年央视网络春晚,向全国观众讲述县长做直播的故事。截至目前,直播间销售农产品超过500万元,带动600多户贫困户增收,受益人口超过2000人。县长亲自做直播,对县内的直播产业发展,对整个直播生态的完善,起到了良好的引领、带动作用。但是,我也深刻认识到,县长直播,只能是一个引子,毕竟,县长有很多的工作,放在直播上的时间和精力是很有限的,而且一旦县长职务发生变动,比如像我这样的挂职干部期满之后回到原单位了,谁来接班呢?
所以,在自己站到前台做了大半年的主播后,我觉得创新引领和前期探索的阶段性目标已经达成,未来直播电商发展还是要走向培育当地直播达人。我从台前逐渐退到幕后,在乡村芝麻官直播间基础上,发起成立了“芝麻学堂”,对县乡村各级扶贫干部开展扫盲培训,引导大家了解熟悉电商直播;同时,搭建农村电商直播基地,整合县域电商资源,发掘培养根植于当地的摄像、运营、主播等各类电商人才。比如,“芝麻学堂”所在的金童山村,就有一个苗族小姑娘每天坚持跑到直播间学习,经过两个多月的实践式培训,她已经能大方地撑起整场直播,介绍起城步各种土特产品滔滔不绝,一次播四五个小时一点问题都没有。未来,我希望能带动更多的当地年轻人参与到直播电商这个产业中来,形成“村村有网红、天天能带货”的良好局面。
六、线上线下全面开花
城步电商发展的良好势头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全国直播带货第一人,也把目光投向了我们这个贫困小县城。今年9月12日,著名电商主播带着她30多人的团队,专程来到城步,实地考察了城步的养蜂产业和土鸡养殖产业,走访了贫困群众,并且在晚上做了城步扶贫专场直播,推荐了十几款城步产品,销售金额突破1000万元,有的产品直接被卖空了。闲暇时,我问她为什么会来城步,她说:“你们城步发展直播电商故事,我早就听说了,你们的土特产品我也关注了,很有特色。这次来城步,既是扶贫,也想和你们一起探讨直播电商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也告诉她:“2019年9月,我自己做第一场直播的时候,整个城步只能选出两款产品适合在直播间销售,一年后的今天,城步已经有十几款产品可以通过其团队严格的选品流程,进入到拥有三千万粉丝的直播间进行销售,这是让我最开心的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把建设现代流通体系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来抓”。从现代流通的角度看,直播只是电商营销的一种方式,电商也只是农产品多样化流通渠道的组成部分之一。我们以直播为基础,反哺线上线下各大渠道,逐步形成稳定互补的流通链条。今年初,有老乡找我反映:“县里三年前给我们免费发了青钱柳种苗,现在树苗长大可以采鲜叶子了,但是却没人收,乡亲们打算把树砍了当柴烧。”我听到这个情况后心急如焚,通过直播的形式向社会求助。全国加工青钱柳规模最大的公司负责人看到了我们的求助信息,专门到城步来实地考察,并与县政府签订了兜底收购全县青钱柳叶子的合作协议。城步县委副书记张戈锐同志今年春天调研时,看到农民不再为卖青钱柳叶子发愁,由衷地对我说:“城步县青钱柳的卖难问题彻底解决了,我们全县人民感谢你”。
此外,我还帮助城步的羊奶粉、有机纯牛奶、苗香梨、林下土鸡进入多个市场平台,城步农产品的销路不断拓宽。
今年2月,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城步县脱贫摘帽,城步县同时获评2019年度“湖南省脱贫攻坚先进县”。今年6月,城步县又代表湖南省接受了国务院扶贫办委托第三方进行的抽查复核,在湖南省抽查的4个县中主要脱贫指标名列前茅。在城步脱贫攻坚过程中,电商扶贫成为重要亮点和加分项。据某电商平台后台数据显示,2019年城步产品在其平台的成交额达到1145万元,与2018年的176万元相比,提高了550%,超过2万名贫困人口因此受益。
来源:商务部财务司
原标题:《让大山深处的贫困县没有难卖的农产品》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