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继续骂?

2020-10-17 16:5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大侠高兴兴 流量公园 收录于话题#电影2#综艺3
作者丨兴兴
来源丨流量公园(LLpark001)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继续骂?”四年前,郭敬明导演在《爵迹》路演上贡献的金句,至今应景。
最近郭敬明又被骂上热搜。小四老师参加综艺当导演,和别的导演吵起来了,还被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如果从成名作《幻城》开始算,郭敬明“翻云覆雨”都17年了。郭敬明的剩余价值经历了多次转型,稳定在上综艺“挨骂”上了。
郭敬明v.s.李诚儒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绝对是冲着让郭敬明被骂来的。
竞赛节目的赛制设计往往追求“公平”,《演员2》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在“公平”上设计陷阱。四位导演共同担任评委,现场给所有演员定级。
危机暗藏,4个导演共同保管8张S卡,不分配,也不求平均分,嘉宾发言也引导观众理解:S卡应该是共同财产,不代表个人意见,在导演内部需要达成合意,觉得值得S,够好才会给。
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郭敬明力排众议,给何昶希发了卡,这是一个2019年选秀出道、表演零经验的新人,节目中他展示了一段《陈情令》。李诚儒说他的表演是“宝剑插到胸口,一块死肉,一点痛苦都没有”。
贡献名场面序幕的是后面出场的小选手董思怡,她提问:“大家给S级的标准是什么呀?”
尽管董思怡的提问又礼貌又克制,诶瑞巴蒂也都闻到了火药味。
郭敬明解释了自己对S的定义:Student(学生),Seed(种子),Special(特别)。其实“学生”和“种子”是一个方向,只是本体和喻体的关系,“鼓励新人”勉强算一个原因。
而第三点“特别”,就成了说服大众的核心点,哪里特别呢?郭敬明说:这是导演和演员之间专属的,只有我才能发现他的美。
Special还拼错了,大概是郭导的独特拼法
说了大家也没懂。
让我怀疑郭敬明的小心脏里其实装着一个女初中生,不知道的以为他在表白呢。
再问他的标准,郭敬明词穷了,一会“我想找他拍戏”,一会“我没有说现在想找他拍戏”,李诚儒老师根本没有用上导演专业知识,用一个大众逻辑就把郭敬明怼上了热搜。
网友早就有很多关于郭敬明性取向的传闻——导致挨骂内容无限遐想,“郭敬明给的不是S卡,是房卡”,后面的话半夜12点以前不让说。
流量载舟,亦能覆舟
郭敬明最辉煌的上一个十年里,这是一个可以让闺蜜决裂、姐妹反目的名字。
在园丁的中学时期,一个闺蜜喜欢郭敬明,另一个喜欢韩寒,而我喜欢南派三叔。真的不敢说郭敬明一句不好,否则我容易失去她。
市场销量也能帮我回忆起,国语流行文学被郭敬明支配的恐惧。仅举一例,2007年《悲伤逆流成河》出版,一周销量突破百万册,三天后即名列中国图书销量当日排行前三。
不过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根据开卷图书的数据,2013年度郭敬明的作品还坐拥前三甲,前30名里包揽6席;到了2014年度,下滑到只有两部小说进入;从2015年开始,郭敬明的小说就跌出了年度排行榜了。
郭敬明的小说不灵了,个人也被骂成狗,不得不承认:“我多希望有一天,喜欢我可以成为一件值得你们骄傲的事,而不是说不出口的秘密。”
这不耽误郭敬明贡献价值,他变换了身份,当起导演。
2013年,郭敬明步入影视领域,可谓声势浩大。他的“小时代”系列拍了四部,总票房近20亿元,赚翻了。现在小鲜肉+大IP的流量玩法,小四是鼻祖级人物。
鼻祖也不是百试百灵的,流量载舟,亦能覆舟。同样是他的小说代表作,当年的畅销桂冠大IP改编的导演作品,2015年的《爵迹》,投资超过2亿元,票房不到4亿,分完账,赔惨了。2016年《幻城》改编的电视剧,3.6亿投资,收视率口碑双扑街,原著小说豆瓣评分7.3,电视剧才打了3.5分,还不到一半。
再看他纯粹的导演作品,《天机·富春山居图》虽然有刘德华、林志玲、张静初、佟大为、斯琴高娃这样的明星阵容,救不了元素杂糅、五毛特效、叙事乱七八糟,以致于恶评如潮,只得到3分,其中有将近70%的人打了最低分。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根本不认可郭敬明当导演,他当导演,可以打破观众对烂片的想象下限。
上上综艺吵吵架,再被网友骂一骂
这两年郭敬明的营业稀疏了。流量市场上,每个参与者的价值周期都在缩短。
为什么读者对郭敬明和他的青春文学态度180度大转身,南风窗曾经分析原因:
8090后长大了,而新一代青春期的95后、00后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更为丰富、更为便捷、更为多元的互联网,他们在互联网上构建起了独属于他们的表达体系、审美体系乃至价值体系。不一定是“悲伤逆流成河”,而产生了其他形式。
我不知道这样分析两代青春人的变化是不是准确。能肯定的是,05后10后们,和当年的我们很不同。
《小时代》们在Z时代掀不起新的浪潮,也情有可原吧。
吊诡的是,郭敬明被从王座上拉下来,就瞬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众矢之的,这一变化好像是无缝衔接的。
前不久传出消息,郭敬明大导演的新片《晴雅集》定档12月25日。如果对这个名字不熟悉,或许你听说过它的原著小说《阴阳师》。
所以也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郭敬明此刻上蹿下跳是为了新电影宣发预热。
我还记得去年郭敬明出现在我的timeline,是因为教沙溢演戏。
场景是一个下班回家的中年男人,因为家庭琐事,被妻子“冷暴力”之后,提出离婚。资深演员沙溢从他的经验出发,提出剧本处理是不是有问题:一个中年男人如果突然爆发情绪,就会显得太戏剧化、太假。
郭敬明的理由简单粗暴:“我觉得演员的天性是尊重剧本,哪怕剧本很荒谬,我得让他合理化的去实现。”如出一辙,我不需要和你解释,没有原因,我是导演所以你得听我的。
好像郭敬明剩下的价值就是上上综艺吵吵架,再被网友翻出一串人尽皆知的黑历史骂一骂。
仔细一看,去年的节目是《演员请就位》第一季。
现在明白了吧。节目导演组会心一笑:明年还要请郭敬明!

原标题:《郭敬明: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继续骂?》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2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