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邢丙银 整理报道

2014-07-10 21:25 来自 一号专案

演员黄海波被曝嫖娼,至今已发酵四天,网上关于黄海波的舆论声至今没有停歇。 一时,关于北京警方此次办案过程,引起法律上合法性的质疑。【查看全文】

上海澎友2014-05-19

首先澄清一个事实,没有大多数国家合法,只有大多数国家禁止。所以,我们国家不让卖淫合法化也是正常的。然后我们再来谈合法化。(作为一个男性我是支持卖淫合法化的。呵呵,男人嘛)
 卖淫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持久最稳定的交易,它从动物时代就已经存在了,雄性动物为了取得交配权,把好不容易捕来的猎物献在雌性的面前,博得其开心一笑。那样的行为和现在拿钞票换肉体,几乎是一样的。从人类进入婚姻时代后,虽然稳定的婚姻制度给了人稳定的家庭生活,但是它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性资源从供给上是一种稀缺资源,在分配上是不平衡的,有的人凭借其优越的政治经济地位排他地占有大量的性资源,
 中国娼业的复兴,不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使经济发展了,而是因为改革开放产生了贫富的分化,高消费场所的出现让性资源的社会分配的公平性再一次被打乱,所以就算是坚持禁娼,也就缺少了社会基础。娼业的存在,是社会两极分化的必然结果,禁娼虽然是当今国际社会的识,但是真正能禁娼的地区几乎是没有的,把娼业逼到地下的后果,就是娼业脱离政府的监控,几乎被黑社会完全控制,逼良为娼的事情时有发生。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世界禁娼的文化依据,在基督教文化统治的西方和伊斯兰教一统天下的中东,虽然宗教思想虽然对人进行严格约束,也无法让凡人实现禁欲,娼业就是这样半隐半现地存在着。
 卖淫合法化也许在中国有很大的政治阻力,这是由中国的生态决定的,中国的立法机构工作人员和政府公务员都处在社会的高层,他们不必去嫖娼,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性资源,甚至可以多吃多占,但是又有谁会体味到农民工性饥渴所产生的精神卫生问题?性激素是所有健康人都会分泌的,就算是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再严厉,也难以掩盖人性中最基本的冲动。有很多声音说,性交易合法化会有助于减少强奸。甚至,有人从经济角度论证,性交易不但需要合法化,而且需要赋税和政府的监管(这些人肯定都是男人,而且大多都是吊丝一族)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4

三八式步枪的威力小于中正式,也小于毛瑟98K,也小于美春田步枪、英李氏步枪和苏莫辛纳甘步枪。三八步枪的枪口动能是2613焦耳,而上述中、德、美、苏等国的二战主力步枪的枪口动能
都超过3600焦耳,英7.7步枪弹的动能也在3100焦耳以上。三八枪的确是二战各主力步枪中威力最低的。
既然威力是最低,是否就可以说三八枪就是二战中最弱的步枪呢?
no!no!no!
在一战前,也就是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那几年,三八枪和与它同时代的全威力步枪相比,的确算是比较弱的。
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步枪几乎要承担各个不同的战斗阶段、不同的作战距离上的全部射击任务。那时的步兵,几乎是清一色的步枪兵,没有步兵炮,没有迫击炮,没有或鲜有机枪,更没有二战时期流行的直瞄支援火器,因而,对于开阔地的作战,后来由重机枪承担的800米以上的压制任务是由步枪的齐放来承担的,由更晚的轻机枪承担的直接支援任务同样也要由步枪自己来承担。就因为这个,所以那时要求步枪的威力越大越好,射程越远越好。在这样的战场,三八式也就因为其威力的问题而较其他同时代步枪略逊了一筹。
 到了一战时,特别是到了一战的中后期,三八式这个低威力就不再是弱点了。因为这个时候,机枪、迫击炮加入战场,步兵支援火器加强了,步枪的射击任务压缩了,缩短了,无需再承担400米甚至800米以上的支援与压制射击任务了,关于步枪威力无需过大、射程无需过远,应适当降低威力减轻枪弹质量以增大携弹量的呼声出现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三八式小口径与低威力的特性开始悄悄的向着优点转变,至少已经不再是弱点了。
到二战时,除了一战时走红的重机枪,又有普遍列装的轻机枪了,除了迫击炮,又有步兵炮了,又有直瞄的平射炮、火箭筒了,步兵的支援火器更强,步枪应用射击的距离更加地缩短。据一项美国人的统计,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朝鲜战争期间的历次主要战争中,步枪开火的频度,100米以内的占30%,100米至200米之间的占42%,200米至300米之间的占16%,300米至400米之间的占9%,400以上的仅占3%。
看到没有,占97%的射击都发生在400米以内,对这一距离之内应用射击的步枪来说,2000焦耳以上的步枪弹,已经不是嫌它威力小,而是嫌它的威力大。因为威力大,必然导致枪械的尺寸大、质量大、后坐力大、消耗大、携弹量低等诸多不利。因而在二战时,三八式的低威力就更不再是弱点。
或许有人要问,既然早在一战后期就已经嫌当时的步枪威力大,为什么还要在二战中继续使用这些一战前的全威力步枪呢?
这当然主要是认识问题,也有一个原因——不好改。要想改变装备量特别巨大的步枪的制式,除了对步枪战术角色的认识,还要考虑换装给兵器工业和国防经济造成的影响,那是相当的艰难。所以,尽管有了这样的呼声,一直到二战爆发,却并没能改变步枪的威力。
但这不是说全世界就都没有动作,实际上早在二战爆发之前,德、苏两国便已经不约而同地悄悄在做这项降低步枪威力的工作,既德式毛瑟79短弹和苏式M43中威力弹的研发。可惜的是因为研制的太慢(研制一枚新的步枪弹,远没有研制一支新型步枪那么简单),才没能追上二战的脚步而已。
 毛瑟79短弹和M43弹等中间威力步枪弹的枪口动能都只有2000焦耳上下,却很少听到有谁怪它们不行,因为到了步兵支援火力已经成龙配套的二战及以后的战场,这样的威力已经够用,而既然这两弹的威力在当时来说都已经足够,那么比它们的威力都大出许多的友坂步枪弹够不够用呢?足够了。
与同时代的全威力步枪相比,在充分满足步枪400以内的射击要求的情况下,三八式因口径小,威力小,自然就带来了后坐力小、射击容易控制、单兵携弹量大等优点。这不仅不是最弱,而是受到普遍欢迎的强势了。
从抗日战争时期开始,主要在解放战争时期,在以缴获来武装自己的中共军队中,只要稍正规一点的部队,为了方便战场勤务,便都会尽可能地以连为单位统一步枪的口径,于是就出现了诸如“三八式连”、“中正式连”、“汉阳造连”等。那时,不论是军队还是老百姓,一看每个连使的家伙就知道,如果哪个连是清一色的三八式,那这个连绝对是它所在营乃至所在团的主力。这说明了什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