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陈兴王 发自广西玉林

2014-06-19 21:19 来自 知食分子

“政府不让卖了,杀完今天就没狗杀了”。6月12日,广西玉林市一环北路附近的一处隐蔽宰狗点,一位年轻小伙指着清空的狗笼说,“最近正是风口浪尖上,外面的狗都不让拉进来”。【查看全文】

奥术2014-06-13

这算是对自由的侵犯。
在爱狗人士眼里,狗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忠诚,朋友,爱狗人士现在的行为就是想把这些意义硬生生地推广到别人的身上,强迫别人来接受这些意义。所以这个问题的核心实质上就是人的自由。
爱狗人士有爱狗的自由,这个自由应该被吃狗人士尊重,同样地,爱狗人士也得允许吃狗人士有吃狗的自由。这是这两拨人应有的底线,越过这条底线就是侵犯他人的自由。
至于其他,比如如何宰杀动物的过程中减少动物感受到的痛苦,都是必将慢慢完善的,这不是一个可以一蹴而就的过程,不能急。
再功利一点儿来说的话,相比在连人都爱不够的当下谈爱狗,其实是有更多更有意义的事值得去做的,也许这样我们才能离谈爱狗的那一天更近一些。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1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我什么也不知道2014-06-21

共有2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

袁硕老师最近忽然火了,这绝对是好现象,这证明人民群众渴求知识的心其实一直都有,他的一席演讲我也大概听了,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值得注意值得嘉许的地方:
一个是如何在保持京味儿风趣的前提下,保障知识的严肃性,这一点在导游人士中,能够做到的非常少,所以自己没有相当的知识积淀是不行的,这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这是一个修养问题。
另一个是,他很勇于挑战一些我们教科书中的传统论述,比如他说北京人和我们现代人没有血缘关系,这个在国外基本是常识,但是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多,作为国家博物馆的官方讲解员,能够这么说,可见博物馆作为学校之外的“第二课堂”的自由度其实比大多数人想得大。
第三一个就是袁硕他不但给大家说“有什么”,还给大家解释“为什么有这个”,比如头盖骨数量明显多于肢体化石,证明可能直立人存在猎头风俗。这么一来,这个遗址形成的过程就活了,而不是像油画的静物一样只能被远观临摹的了。
我在纽约和美国其他地方经常遇到优秀的讲解员,在我5月20日海上博雅讲坛时,我也说了:比讲解员更高一级的,是叙事者。所谓叙事者,不是照本宣科的,而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和知识,将知识平等的有人情味的传达出去的人。在纽约,博物馆内许多讲解员都是来自于博物馆所在的社区,不少是老人,所以,如果是一座旧居博物馆,当他在讲述这座建筑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有时候说的也是他自己的故事。当你问他关于这座建筑的问题时,他往往也会拿自己的经历来作参照。这么一来,这个地点就活了,你就觉得和这座博物馆贴近了,这是一个事半功倍的。
因此,袁硕老师这样高颜值好身材好口才的讲解员火了当然是好事,我们也不能把博物馆讲解事业真的变成一个偶像经济吧……其实还是有大量的文化资源人力资源在沉睡,没有调动起来,这一方面是我们制度方面比较僵化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博物馆本身题材比较有限,缺少社区性质的博物馆造成。所以说,袁硕老师的爆红,他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我倒不希望他成为一种成功的唯一模板。希望我的答案有帮到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