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陈兴王 发自广西玉林

2014-06-19 21:19 来自 知食分子

“政府不让卖了,杀完今天就没狗杀了”。6月12日,广西玉林市一环北路附近的一处隐蔽宰狗点,一位年轻小伙指着清空的狗笼说,“最近正是风口浪尖上,外面的狗都不让拉进来”。【查看全文】

奥术2014-06-13

这算是对自由的侵犯。
在爱狗人士眼里,狗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忠诚,朋友,爱狗人士现在的行为就是想把这些意义硬生生地推广到别人的身上,强迫别人来接受这些意义。所以这个问题的核心实质上就是人的自由。
爱狗人士有爱狗的自由,这个自由应该被吃狗人士尊重,同样地,爱狗人士也得允许吃狗人士有吃狗的自由。这是这两拨人应有的底线,越过这条底线就是侵犯他人的自由。
至于其他,比如如何宰杀动物的过程中减少动物感受到的痛苦,都是必将慢慢完善的,这不是一个可以一蹴而就的过程,不能急。
再功利一点儿来说的话,相比在连人都爱不够的当下谈爱狗,其实是有更多更有意义的事值得去做的,也许这样我们才能离谈爱狗的那一天更近一些。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1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我什么也不知道2014-06-21

共有2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个信心不是在顺境时环绕身旁的众星捧月感,而是逆境时自成小楼悄然扬帆与奋蹄。
  我这一周基本都在台湾"中央研究院"各个所查询近现代相关档案与活佛转世史料,无论是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还是在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亦或是近代史研究所郭廷以图书馆,书库藏书及档案之海量让我叹为观止,尤其是允许我入库检视全部材料令我视野更加阔达。徜徉于书海巨轮之中,每一位学者在这里都感觉时间在飞跑。坐我邻座的一位欧洲女学者,她的中文非常好,我看到她正在查1930年代的上海、苏州等城市小报,以此反映那一时期的市井生活状态。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她,看着这些珍贵的微缩成极小字体的报纸,我都觉得很辛苦,但她从容地拿起放大镜,对着屏幕,然后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抄写蕴意丰富的中文,用的还是繁体字。我辈正年轻,有什么理由不抓紧在台湾访学的每一天呢?每一天都要有收获。
  云帆也好,沧海也罢,重要的是信心,因为它是一切成功的保证,今夜此时,我们虽隔海峡两岸,但心开始启航,那就一起加油。
  2016年11月29日,今日来台访学第二十天,今天重点查询了极为珍贵的清代内阁大库档案,看着户部的档案,看着刑部的档案,看着皇帝的批示,历史就在我的身边。写于台湾"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总第409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