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郭清媛 李闻莺

2014-07-08 19:19 来自 打虎记

“令政策的问题,集中在任山西省发改委主任那四年。”山西官场一位知情者称,利用煤炭寻租的官员不在少数,令政策疑似在列。另有知情者透露,杜善学的快速晋升疑似参与买官。【查看全文】

为什么不跳个舞2014-08-23

2001space2014-06-20

本人很遗憾没能踏上仕途,所以只能臆测。
正级的权利又远大于正级,副级长期听命于正级,而一个部门往往有很多副级,副级觉得升迁无望,只能熬到退休。前途黯淡,所以转而发展“钱途”,副级就成了腐败的“主力军”。
再者,由于副级是当地政府各领域的“主管”,有限的权利就成了为其敛财的“利器”。副级官员主抓具体工作,都有分管的项目或部门,所以他们受贿的概率远比正级高得多。
另外,党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一个官员到了正级一把手的位置,都是经过了不同岗位长时间的锻炼,考虑到自己的仕途,也会格外小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为什么不跳个舞2014-08-23

you can you up2014-06-20

共有5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4

您好,因为今年在明知大学访学,所以临时有了这个身份。您的问题也是我之前一直在思考的,正好前段时间给《围棋天地》写过一篇稿,有些冗长,权当引玉之砖。
如果把“围棋学”作为学术研究的兴趣或与教育学,心理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进行交叉研究,大家似乎乐见其成。但一说起要建立相关围棋专业,谁来做研究?研究什么?如何定位,学科归属等等,疑问恐怕还不少。
三年前的热播韩剧《未生》,描绘了韩国棋院院生出身的主人公“张克莱”定段失败后被迫转型,作为实习生在世界五百强贸易公司顽强生存下来的成长故事。由于长期只生活在围棋与胜负的有限世界里,缺乏有效的知识背景和与人接触的社交能力,张克莱刚进公司时甚至连复印机都不会使用。身处名牌大学高材生林立的激烈环境中,他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呢?随着剧情的发展,张克莱用围棋经历中得到的“神秘基因”帮助他度过了各种难关。不过,普通的观众或许会质疑:这只是剧情设定而已吧,之前的人生只有围棋的人,真的能办得到吗?
如果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基于曾经浸淫在胜负世界的经历,回答是肯定的。进入一个未知或陌生的领域,围棋技术可能没有了用处,但技术不是棋手拥有生存竞争力的全部,在职业围棋生涯的修行过程中,有一些“神秘基因”自然养成,比如专注力,抗压能力,品德等等。而这样的“神秘基因”又与围棋的内涵和功能息息相通。我所认识的优秀棋手中,虽然棋风不同性格迥异,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强悍的特质,就是唯我的较真和坚韧,水平越高越明显。他们从小起,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会坚持到底。
棋手转型的例子其实有不少,在我目前工作的韩国明知大学的教授中就能找到。郑寿铉教授是明知大学围棋系的创系教授之一, 职业九段棋手的同时又拿到了高丽大学的教育学博士学位,这在围棋界是绝无仅有的,其《围棋学概论》、《围棋教育学》、《围棋高手经营论》等著作构成了明知大学围棋系的基础课程体系。南治亨教授也是职业棋手,硕士毕业于首尔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首尔大学社会学专业博士在读),精通多国语言,十年前用英语编写的《围棋术语辞典》在欧美围棋普及市场影响广泛。并且笔锋犀利,在她认为行业失范时,会果敢发出质疑的声音。这两位教授都曾是作为国家代表的职业棋手,中途转向学业,取得成功后又肩负起责任,教书育人,为行业培养和输送人才。
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围棋学科”梦,明知大学围棋系已经存在了20年,而中国呢? 在围棋赛事活动愈益喧嚣的当前,是不是该回答——除了提供小众群体的“精彩胜负”和利益驱动式的少儿培训之外,围棋还能为社会提供什么?
我想,围棋中蕴藏的“神秘基因”,是围棋对于社会的贡献所在,而探明这些“神秘基因”的序列,正是进行围棋学术研究的原动力所在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