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樊诗芸 黄翱

2014-07-18 10:17 来自 澎湃国际

习近平选择在访问拉美时提出信息主权,希望发展中国家能就共建网络信息安全达成一致,共同反对制衡美国网络霸权的挑战。【查看全文】

基本资料2014-07-18

美国政府曾向谷歌、苹果索要信息,但谷歌苹果并没有违背企业规则,与权力低头。我觉得美国也应该学习美国企业,在任何权力、利益面前,不要忘记了作为一个大国的职责,不要罔顾了自己的国际形象,双重标准不啻于人格分裂,上升国格就更难听。我仿佛能看到杰斐逊起草宣言时骄傲的背影,我依然能听到独立宣言在耳中盘旋: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也包括网络信息主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情感是电影观众的核心消费价值之一(还有娱乐,思想)。通过不同的故事,观众渴求的是相同的情感需求。爱情,成长,家庭是情感依附的三个基本主题。在这三类故事里观众在寻找亲情友情爱情三类情感共鸣。电影是奇观艺术,要通过视听和故事设计提供一个高于观众生活经验的沟通起点。想和观众有一个情感共鸣,首要任务是先要让他有耐心坐下来。所以,有技巧的叙事者总是用强烈的冲突和悬念先抓住观众,让观众进入非普通人熟悉的情境,在故事里代入角色,最后体验到共通的情感。有人把电影体验比喻为过山车。上车时候观众对结果是预见到的,但通过速度和弯道,起伏的设计,观众从差异化的体验达到共同的结果。有的电影值得一次次观看,就是因为其体验过程随观众心态变化每次都有所差异)虽然结果是确定的)。经历了故事的冒险带来情感的体验,却是安全的坐在影院座椅上。这一点和过山车的体验一样。电影是提供了他人的生命经验,得到自己的情感体验。这种体验拓宽了观众的生命深度(如观众看到一个美国的父亲经历了和观众一样的对女儿的情感牵挂),构成电影的独特魅力。如何在商业化浪潮中保持创作质量和立场是个挑战。为市场而创作是商业电影的诉求。但当下的过渡市场化要求创作者快速的提供一个被市场检验的标准化产品。如一个故事模式,大演员,相对低的成本,加过度夸张的营销。创作者必须用作品和市场博弈,向市场或说投资者证明作者性能带来的独特市场回报。创作主导权才会回到作者手里。在投资者眼里,最希望有个对标的作品,便于控制风险。由此产生的雷同化创作和制作(差不多的演员阵容和市场包装)是当下的市场缺陷。电影人必须在这个资本背景下面对保持自我的挑战。电影人才教育的断层,电影产业的资本逐利倾向,艺术主题和商业之间的平衡是当下电影大面上的要解决的问题。至于电影的中国韵味,本质上还是当代化本土化的创作。如何能在世界电影的主题里以中国独特的题材和表达方法赢得关注,是电影走出去的关键。当代中国发生的环境变迁,家庭和成长面临的冲突,都是颇具独特性的电影故事。能够创作出当代中国背景下特有的生命故事,就是一种中国韵味。《山河故人》在全球市场的大规模发行,也就是因为这种叙事策略。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