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旌 实习生 魏居娴 李润阳

2014-07-25 19:15 来自 一号专案

1992年12月,一起杀人焚尸案震惊海口。很快,四川小伙陈满被认定为真凶。在历经6年的侦查、审判程序后,陈满二审获刑死缓。但陈满、其家属以及其代理人均认为,这起案件疑点重重,至今仍在申诉。【查看全文】

kalvin2014-07-26

法治的目标不一样,往往手段也不一样。如果是以维护社会治安,最大限度保障老百姓的安全为目标,往往会忽视程序正义,不惜代价获取证据,甚至在办案经费不足,社会治安恶化的状况下,刑讯逼供有时候也是不得已为之的手段。而如果以尊重法律精神,最大限度保障公民合法权益为目标的话,往往追求的是法律事实,程序正义,杜绝刑讯逼供。目标无所谓对错,不同的历史时期,不一样的公民素质,选择不一样。社会越发达,公民素质越高,越应该追求后者。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三国里边有一个问题,这个大家都知道,三个国家不是并列的,等同的,因为中国古代有这么一个观念,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中国是一个整体,当然也有分裂时期,分裂时期有很多国家,但是写历史的人必需有一个目标,有一个宗旨,就是其中有一个政权是正统,而其他的政权就不是正统,而是非正统,这个是区别开来的。那么三个国家里面哪一个是正统呢?魏是正统。正统、非正统不可小看,叫“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就是天上不会有两个太阳,国家不可能有两个皇帝的意思。所以正统、非正统就抬高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面去。这个正统和非正统非常有趣,它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迁,在西晋的时候呢,也就是陈寿的那个时代,他不能不以曹魏为正统,为什么?因为那个陈寿本身是蜀汉的一个臣子,蜀国后来被魏国灭掉,灭掉以后呢他投降魏国了,魏国后来又被司马氏所取代,所以后来成了晋朝的臣子,后来奉了晋朝皇帝的命令写《三国志》,他当然只能以曹魏为正统。但是时过境迁,到了南宋情况又变了,北宋灭亡,在现在的杭州,当时叫临安建立南宋政权。北方,北方黄河以北是女真族所建立的金朝,那么到了这个时候,南宋怎么办呢?南宋人修撰历史,他就想了,北方嘛被金朝占领,那么金朝是正统还是我们是正统呢,当然南宋人说我是正统了,它当然以金朝为非正统了。
南宋朱熹写《资治通鉴纲目》的时候,他就讲,南宋很像蜀汉,所以我要以蜀汉为正统,曹魏为非正统。时过境迁,历史变化了,所以这个正统和非正统也是在根据历史的变化而进行调整。
三国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首先讲三国故事的是民间的说书人。我们看看这个说书它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我们看这样一段记载,苏东坡写过一个笔记叫《东坡志林》,他说“涂巷中小儿薄劣”,就是小孩子调皮捣蛋,家里父母很讨厌,在家里吵闹,一吵,“辄与钱”,给你点小钱出去,拿钱出去干什么呢?“令聚坐听说古话”,什么叫古话呢?实际上就是叫他们去听说书了,那么听什么呢?“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频蹙眉,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听到刘备吃败仗了皱眉了,流眼泪了,听到曹操打败了,就高兴啊,拍手称快。你看,三国故事在说书人讲的过程当中已经有很明显的倾向性了,就是把曹操作为奸臣,把刘备作为英雄,拥刘贬曹这个倾向非常明显。曹操的形象就像京剧舞台中,他是一个白脸,一看就知道是坏人,这是古代的曹操的形象,这个形象怎么出来的?就是说书人,这个就是说书人的倾向,也是整个《三国演义》的倾向。

1

袁硕老师最近忽然火了,这绝对是好现象,这证明人民群众渴求知识的心其实一直都有,他的一席演讲我也大概听了,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值得注意值得嘉许的地方:
一个是如何在保持京味儿风趣的前提下,保障知识的严肃性,这一点在导游人士中,能够做到的非常少,所以自己没有相当的知识积淀是不行的,这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这是一个修养问题。
另一个是,他很勇于挑战一些我们教科书中的传统论述,比如他说北京人和我们现代人没有血缘关系,这个在国外基本是常识,但是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多,作为国家博物馆的官方讲解员,能够这么说,可见博物馆作为学校之外的“第二课堂”的自由度其实比大多数人想得大。
第三一个就是袁硕他不但给大家说“有什么”,还给大家解释“为什么有这个”,比如头盖骨数量明显多于肢体化石,证明可能直立人存在猎头风俗。这么一来,这个遗址形成的过程就活了,而不是像油画的静物一样只能被远观临摹的了。
我在纽约和美国其他地方经常遇到优秀的讲解员,在我5月20日海上博雅讲坛时,我也说了:比讲解员更高一级的,是叙事者。所谓叙事者,不是照本宣科的,而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和知识,将知识平等的有人情味的传达出去的人。在纽约,博物馆内许多讲解员都是来自于博物馆所在的社区,不少是老人,所以,如果是一座旧居博物馆,当他在讲述这座建筑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有时候说的也是他自己的故事。当你问他关于这座建筑的问题时,他往往也会拿自己的经历来作参照。这么一来,这个地点就活了,你就觉得和这座博物馆贴近了,这是一个事半功倍的。
因此,袁硕老师这样高颜值好身材好口才的讲解员火了当然是好事,我们也不能把博物馆讲解事业真的变成一个偶像经济吧……其实还是有大量的文化资源人力资源在沉睡,没有调动起来,这一方面是我们制度方面比较僵化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博物馆本身题材比较有限,缺少社区性质的博物馆造成。所以说,袁硕老师的爆红,他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我倒不希望他成为一种成功的唯一模板。希望我的答案有帮到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