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佳峰

2014-07-28 14:00 来自 美数课

慈禧太后从海军挪用公款1400万两修“三海”和颐和园。某种意义上讲,间接导致甲午战争清朝的惨败。【查看全文】

huhu2014-07-24

大清上国为何会在甲午战争上输得一败涂地,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史学界有太多的声音可以参考了。我就来总结各方的观点吧。囿于篇幅所限,只能浅尝辄止了。
甲午战争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在这一点上史学界都是有共识。甲午战争日本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大清帝国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唤醒了清朝的同时也唤醒了日本。中日两国同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但两个国家学习西洋文明,一个从内心革新变化,另一个则止于外形。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饭吃,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衣穿。当饭吃的消化了,强身健体;当衣服穿的只撑起了一个模样。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曾分别接待过中国和日本两个代表团,后来有人问他对中日的看法,他指出,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日本必胜,中国必败。他说:“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买回去就算了。”还有就是中国文明缺乏原创力。日本是个爱学习的民族,谁强跟谁学,而且学得有模有样。明治维新短短30多年时间,便把日本变成了一个现代国家,这并不让人惊讶。日本与清朝的对决,是一个现代国家与前现代国家的对决。
战略上我们也输人家一筹。19世纪中叶,西方列强入侵东方,亚洲各国相继沉沦,只有中日两国奋起自强。中国发起洋务运动,日本搞起了明治维新。洋务运动的倡导者和参与者,在建立现代国家的努力上,与日本明治时期那代人,应该同样值得尊重。问题是,东亚狭窄,容不下两个国家同时崛起,尤其容不下中国这样的大块头崛起,这就决定了中日间必有一战。日本对此认识得非常清楚,而清朝则懵懵懂懂。日本实现了由传统战略向现代国家战略上的彻底变革。相反,清朝在确立具有现代特征的国家战略上始终裹足不前。直到国家覆亡,都没有制定出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战略。
还有文化层面,也值得一提。不过这里还是不提了,我要去吃饭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

袁硕老师最近忽然火了,这绝对是好现象,这证明人民群众渴求知识的心其实一直都有,他的一席演讲我也大概听了,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值得注意值得嘉许的地方:
一个是如何在保持京味儿风趣的前提下,保障知识的严肃性,这一点在导游人士中,能够做到的非常少,所以自己没有相当的知识积淀是不行的,这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这是一个修养问题。
另一个是,他很勇于挑战一些我们教科书中的传统论述,比如他说北京人和我们现代人没有血缘关系,这个在国外基本是常识,但是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多,作为国家博物馆的官方讲解员,能够这么说,可见博物馆作为学校之外的“第二课堂”的自由度其实比大多数人想得大。
第三一个就是袁硕他不但给大家说“有什么”,还给大家解释“为什么有这个”,比如头盖骨数量明显多于肢体化石,证明可能直立人存在猎头风俗。这么一来,这个遗址形成的过程就活了,而不是像油画的静物一样只能被远观临摹的了。
我在纽约和美国其他地方经常遇到优秀的讲解员,在我5月20日海上博雅讲坛时,我也说了:比讲解员更高一级的,是叙事者。所谓叙事者,不是照本宣科的,而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和知识,将知识平等的有人情味的传达出去的人。在纽约,博物馆内许多讲解员都是来自于博物馆所在的社区,不少是老人,所以,如果是一座旧居博物馆,当他在讲述这座建筑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有时候说的也是他自己的故事。当你问他关于这座建筑的问题时,他往往也会拿自己的经历来作参照。这么一来,这个地点就活了,你就觉得和这座博物馆贴近了,这是一个事半功倍的。
因此,袁硕老师这样高颜值好身材好口才的讲解员火了当然是好事,我们也不能把博物馆讲解事业真的变成一个偶像经济吧……其实还是有大量的文化资源人力资源在沉睡,没有调动起来,这一方面是我们制度方面比较僵化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博物馆本身题材比较有限,缺少社区性质的博物馆造成。所以说,袁硕老师的爆红,他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我倒不希望他成为一种成功的唯一模板。希望我的答案有帮到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