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邱萧芜 慈亚圣 发自安徽萧县

2014-07-25 08:35 来自 直击现场

就在投资过亿的新政府办公楼群主体工程基本完工时,时任县委书记毋保良却应声落马。他的落马,牵一发而动全身:萧县数十名党政干部受牵连,政务新区的项目被搁浅至今,没人敢搬进去。【查看全文】

huhu2014-07-25

在县委书记一言堂的这个权力没有关进笼子之前,预算管理,人大等这些监管部门都难有作为,这是无解现实。所以才有了“马英九的能力甚至不如我们的一个县长”这样“奇怪”的言论,避开这个现实,我想从别的地方谈谈为啥这些贫困县就是借钱,不挂牌也要千方百计的建豪华的办公楼。除却要面子不要里子,好大喜功,贪图享乐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建筑在满足人类一般需求,也就是遮风挡雨,提供庇护所之外,在精神层面上建筑也被称为“凝固的音乐”。建筑是人类力量的体现。建筑与权力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建筑,特别是大型公共建筑,无不取决于并不充足的社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掌握和分配。这些建筑象征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或一个时代,也反映了一个权力做出的政治判断。比如朝鲜的金刚山,纳粹德国时期的国会大厦。民众会在潜意识里,产生对这种宏大建筑物的畏惧,进而产生对它所代表的权力的畏惧。这也是权力的拥有者喜欢建设大型建筑物的原因之一。
回到我们这的特殊国情这里来。学者童大焕讲过一个观点--地方政府建豪华的办公楼引领出的是伪城镇化。政府大楼搬迁一直是政府和开发商拿来诱导购房者的一个刺激性话题。越小越落后的城镇,政府搬迁在城镇化和房地产发展中的“权重”越大,不少中西部地区和偏远地区,把政府搬迁作为当地城镇化发展的惟一救命稻草。过去有很多没有人口和产业聚集的小城镇,通过将政府大楼、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大规模规划和搬迁的路子,逼迫老城区居民、诱导农村进城新移民搬迁到新区,短时间内可能“显著效果”,为地方财政立下汗马功劳。这是原因之二。但这种蚂蚁搬家式的城镇化既割裂城市的历史,也大大抬高了民众城市化的成本,是一种短期高效但高能耗、高代价的城镇化,一边在创造财富,一边在破坏和毁灭财富,类似于将一个石头搬过来搬过去创造GDP,可以说是一种伪城镇化。其大手笔的政府规划为供应过量的“鬼城”埋下伏笔。实在是不可取啊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

您好。
看您的叙述,我想并不是写文章让您觉得难,而是害怕面对别人的批评……害怕批评很正常,好像大多数人在写文章这件事上都更容易记住批评、忽视表扬。大作家们看了报纸上的书评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痛苦到哭着满地打滚的例子在文学八卦里比比皆是。
即使这样,批评有时候并不那么重要,有时候也不是坏事。
对于写东西的人来说,写之前、写的过程中、写完之后都可以仔细想想自己写的这一篇是想表达什么。每一篇文章的评论里,大部分批评并没有在讨论写作者真正表达的内容,他们常常忽视文章描述的是“1+1=2”而一再去问“为什么你不提3,3不重要吗?”“为什么你对4只是一笔带过,你是有歧视吗?”他们根据自己衍生的想象进行着评论,可如果你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那么这些评论的影响会很小。
关注点可能需要集中在你最想表达的那些内容是否表达得清晰、流畅、自然,是否自己感到触动的地方也传达给了读文章的人,只需要衡量那些“真的问题”是否处理得好或者有进步。只有那些真的攻击到你“软肋”的批评,你才需要重视,而看到那些问题的人,可能正是真正仔细阅读并试图好好理解你文章的人。在已知的朋友圈或者未知的互联网里竟然能发现这样的一些人,不是很好的事吗?
慢慢来,花点儿时间鼓励而不是打击自己,有时候人的自我批判比他人的火力更猛烈。写出来,给别人看看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