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邱萧芜 慈亚圣 发自安徽萧县

2014-07-25 08:35 来自 直击现场

就在投资过亿的新政府办公楼群主体工程基本完工时,时任县委书记毋保良却应声落马。他的落马,牵一发而动全身:萧县数十名党政干部受牵连,政务新区的项目被搁浅至今,没人敢搬进去。【查看全文】

huhu2014-07-25

在县委书记一言堂的这个权力没有关进笼子之前,预算管理,人大等这些监管部门都难有作为,这是无解现实。所以才有了“马英九的能力甚至不如我们的一个县长”这样“奇怪”的言论,避开这个现实,我想从别的地方谈谈为啥这些贫困县就是借钱,不挂牌也要千方百计的建豪华的办公楼。除却要面子不要里子,好大喜功,贪图享乐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建筑在满足人类一般需求,也就是遮风挡雨,提供庇护所之外,在精神层面上建筑也被称为“凝固的音乐”。建筑是人类力量的体现。建筑与权力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建筑,特别是大型公共建筑,无不取决于并不充足的社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掌握和分配。这些建筑象征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或一个时代,也反映了一个权力做出的政治判断。比如朝鲜的金刚山,纳粹德国时期的国会大厦。民众会在潜意识里,产生对这种宏大建筑物的畏惧,进而产生对它所代表的权力的畏惧。这也是权力的拥有者喜欢建设大型建筑物的原因之一。
回到我们这的特殊国情这里来。学者童大焕讲过一个观点--地方政府建豪华的办公楼引领出的是伪城镇化。政府大楼搬迁一直是政府和开发商拿来诱导购房者的一个刺激性话题。越小越落后的城镇,政府搬迁在城镇化和房地产发展中的“权重”越大,不少中西部地区和偏远地区,把政府搬迁作为当地城镇化发展的惟一救命稻草。过去有很多没有人口和产业聚集的小城镇,通过将政府大楼、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大规模规划和搬迁的路子,逼迫老城区居民、诱导农村进城新移民搬迁到新区,短时间内可能“显著效果”,为地方财政立下汗马功劳。这是原因之二。但这种蚂蚁搬家式的城镇化既割裂城市的历史,也大大抬高了民众城市化的成本,是一种短期高效但高能耗、高代价的城镇化,一边在创造财富,一边在破坏和毁灭财富,类似于将一个石头搬过来搬过去创造GDP,可以说是一种伪城镇化。其大手笔的政府规划为供应过量的“鬼城”埋下伏笔。实在是不可取啊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目前我们的微信平台(搜索这个英文就行,全是小写,没有空格,见简介。。。系统老屏蔽那两个字母):
我们致力于加强公众对于精神健康问题的认识,并向更多人传递希望与支持,激励他们积极寻求帮助,早日获得康复
主要项目领域:
1、传递爱与希望——个人故事分享
我们坚信真实故事的感染力,我们邀请社会各界人士通过分享个人故事来告诉其他患者事情是怎样变得更好、事情是能够变得更明亮的
(1)支持视频录制:
录制一分钟左右的支持视频,录制者可以作为亲历者分享自己的精神疾病故事,也可以作为为患者提供支持的人(医生、心理咨询师、护士、社工或者是患者的家属、朋友等等)分享个人故事来支持还在经历精神健康问题的人,告诉他们一切总会变好。
(2)真实故事:
对于乐于分享个人故事,但不愿意录制视频的朋友,我们鼓励用文字形式来记录经历、感悟,分享给其他人。
同时我们与CandleX合作,将外籍人士的真实故事翻译为中文,让更多人接触到这些资源。
2、公众教育:
(1)自我认同——IGB专栏
一位阿斯伯格患者讲述自我进化历程,通过她的故事,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获得共鸣,找寻自我,认同自我,获得自由
(2)健康科普——IGB小课堂
我们与专业团队(临床医生、药师)合作,通过线上媒体形式做精神健康科普
(3)探索理念——IGB探索
探索前沿理念,让大众了解精神病学领域最近进展,破除精神疾病污名,将精神健康话题带到阳光下
3、线上互助组:
通过建立线上互助组,减少大家的孤立状态和孤独感,组织大家面对面交流、合作、互相帮助。【包括抑郁症互助小组与孤独症互助小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