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超

2014-07-29 08:10 来自 一号专案

这是一桩没有直接物证和目击证人的凶杀案,而且案卷中关于案发时间、地点的认定几经变易,定罪依据几乎仅是口供。19年后,已在长春服刑多年的金哲宏,依然否认人是他杀的。【查看全文】

Vanessa2014-08-12

2001space2014-07-29

“狱侦耳目”利用犯人间的信任,对犯罪嫌疑人威逼利诱,逼迫其承认犯罪,实质上充当了侦查人员刑讯逼供的工具,成为冤假错案的温床。在侦查人员和监管人员的特殊庇护下,“刑侦耳目”容易变成美剧中的狱霸,成为监狱中的教父,严重破坏监狱的管理秩序。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但侦查机关受“口供中心主义”的思维影响,热衷于获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采取非法手段也在所不惜,“狱侦耳目”就被滥用异化成为一种隐匿的刑讯逼供手段。
强烈呼吁公安机关应停止将“狱侦耳目”作为刑侦手段,司法机关也必须对“刑侦耳目”的证人证言谨慎对待。刑罚的目的在于预防犯罪,而不是单纯为了惩罚犯罪嫌疑人,这种思维不改变,今后冤假错案还将不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北京澎友2014-07-29

欧洲澎友2014-07-29

查看此新闻的另外9个问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1

先说结论:又一个伪续。而且是87版电视剧的窠臼,东施效颦罢了。
一百零八回癸酉本的前身是“何初本”,于2008年发布于网上,当时正值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红楼梦中人大型选秀活动的余热未歇,时间发得蹊跷。何初本持有人叫何莉莉(化名),号称祖父年代战场上传衍下来的过录本,后来逐章发布网上,曾引起不小风波。但是网友随之也发现不少问题:一、这后二十八回的行文相较前八十回,甚至相较高鹗版本,语言浅白平庸至极,大相径庭。二、何初本有一章回目叫“大厦倾公府逐末路”,可巧的是,87版电视剧35集就叫做“大厦倾公府末路”,但这是编剧原创的。如果何初本是红楼梦原版,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回目?古抄本原本又在哪呢?三、后二十八回不少剧情雷人,薛宝钗居然跟贾宝玉婚前发生了性行为,宝玉还动辄要驱逐鞑虏,后面一群人也开始打起了流寇,充满赤裸裸反清复明的味道,似乎是为民国旧索隐派背书。打着吴梅村的作者名头,更是与前述“假语村言”云云风格迥异。
后来何玄鹤等人又重新修订整理出版,命名为“癸酉本”,将大厦倾公府逐末路的回目改掉,并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填补上述漏洞,譬如语言措辞差别,一会儿说缘于原作者未经修饰的初稿,一会儿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所致。这或许可以为赤裸裸的反清思想当一个挡箭牌,但仍疑点丛生:如果作者初稿如此,那与前八十回比,可谓天壤之别——而且许多语言可以说是现代化了,这绝不是“初稿”可以搪塞的。如果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那后二十八回还有许多拙劣的诗词诔文,试问哪个过录者会有如此闲情逸致,连同诗词都要长篇改写一番?
唯一的亮点是:这个结局同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一样,是集许多红学家的探佚结果、前八十回的判词、脂砚斋暗示的伏笔所致,包括宝黛钗、王熙凤、史湘云、妙玉等人的结局,许多疑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答案。但这些人的结局,看过就好,若是拿它当红楼原本,就未免贻笑方家了——我承认作者有点小才华,但所谓的癸酉本,其实从未在学界引起重视。
试摘录一段:“两人聊了半个时辰,雨村见左右无人,大胆倾诉对宝钗的爱慕,宝钗叹气说自己容貌有限,难以承受大人错爱。雨村又说了几句甜言美语,忽然走近一把揽他入怀,宝钗闻着他身上惑人气味,早已情难自矜,含羞假意推攘,两个一番推拉,搂在一处。”
我相信是受了“钗于奁内待时飞”的影响(贾雨村字时飞),但薛宝钗跟贾雨村偷情的桥段,粗陋直白,这比前文鄙夷的才子佳人风月小说,还远远不如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