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付珊 实习记者 周扬清

2014-08-20 09:33 来自 中南海

为了挽救十年动荡造成的损失,建立更加优良的制度,邓小平进行了一番改革:结束领导终身制,建立退休制度,培养年轻干部,并恢复成立中央纪委等。这些在石仲泉看来,都是邓小平智慧的体现。【查看全文】

huhu2014-08-20

个人觉得这是历史决定论还是历史非决定论的问题,也许这样有点过于学究和晦涩,可以简化为我们比较熟悉的概念--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上来,一般说来,唯物主义坚持决定论,唯心主义坚持非决定论。毕竟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唯物不要唯心,唯物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点。再口语化一点是“英雄创造时势还是时势创造英雄”?
从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那时候的中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刚刚结束了文革的十年浩劫,几乎到了要崩溃的边缘,人心思变。而且80年代正是第三波世界发展变革的浪潮,中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错过得了。我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历史永远向前发展”,是的,历史的车轮永远向前,如果要逆潮流而动如蜉蚍撼树--不自量力。上面这些话的意思不是说有邓无邓都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有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里面去了。邓的存在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加速了我们的改革开放,如果没有邓,也许我们还会继续封闭上五年,十年,甚至是五十年,但是总有一天当世界上别的国家都开放的时候,迟早也会轮到我们。
关于英雄和时势的关系,我以为是相互作用的关系。英雄需要时势来成全,时势也需要英雄来反映。邓固然是英雄,没有人心思变的时势,邓要成事何其难?我看过很多讲诉文革的资料,这么大一个国家被文革搞成什么样了啊?--“人相食”啊!细数当时的领导人,邓可以说是众望所归,而且他也有这个掌控全局的能力和开阔的眼界,能让满目疮痍的国家这么快的走出来,非他莫属,就凭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永远记住和感激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客户端澎友2014-08-20

共有4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选择精神科不是一天做出来的决定,更像是一个个生活碎片最终拼成了这个图景。总的来说,动机第一方面来自于我的个人经历,第二来自于通过对病人的治疗,能够使我获得极大的满足感;第三方面,中国的精神科学还存在很大的挑战,第四方面,挑战的另一面意味着机遇。
(一)个人经历方面:
  (1) 我对精神科的第一个印象来自姥姥。我出生在贵州山村,从小跟着姥姥、姥爷长大。姥姥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但她曾有过自杀经历,当时是被只有八九岁的妈妈给救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这段经历都是以“更年期”作为理由解释的。
  等我去医学院之后,发现“更年期”是无法解释这件事情的,后来才知道其实姥姥患了抑郁症。当然,后来姥姥接受了正规治疗,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的印象里,姥姥一直是一个非常热情、健谈的人。从这个故事大家也能看出来,得了抑郁症之后,只要接受正规治疗,是可以有希望康复的。
  这是我选择精神科的动机之一。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为什么不能被谈论呢?我希望鼓励大家能够谈论这件事(精神疾病),不要让它成为一个秘密,一个披上黑暗色彩的话题。当人们开始谈论它时,就是向好的一个开端。
  (2)我是一个慢性病患者,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病也促使我选择了精神科。在大二的时候,我被检查出了溃疡性结肠炎,除了要每天用到大量药物外,最关键的是,这是一个自身免疫性疾病,也是一个身心疾病,只要前一天压力大、熬夜、过度劳累,后一天我一定会便血。但那时候我想出国念书,为了保持一个很好的成绩就不得不熬夜。医学院学习很紧张,功课压力很大。既然医生说不能熬夜,我就早睡,晚上十二点前睡,三点多起。
  当自己成为一个慢性病患者之后,对于其他承受疾病痛苦的人更容易产生共情,更能够理解一些慢性病患者承受的痛苦。溃疡性结肠炎服药需要3-4年,而且临床缓解后还有复发的风险,朋友总开玩笑说“你吃的药比吃的饭都多”,而且有时候用药体验并不佳,这让我在后面实践的过程中,能够理解患者朋友因为各种原因而停药,因为我也会有相同的感受(虽然这是很不好的,服药一定要足量、足够疗程),也让我去努力让治疗更完善。而这些都和精神科病人的体验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3) 机缘巧合下,我又遇到了我的导师,开始了疼痛研究,加上后来的实习经历,我发现自己喜欢神经生物研究;同时,我也想要从更深入的角度了解他人。因此精神科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它把我过去所有的碎片都整合到了一起。
(二)满足感方面:
治愈病人获得的满足感也是你选择精神科的原因之一。
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个故事。这是一个顽固型抑郁症病人通过药物治疗,病情得到很大缓解的故事,非常触动我。
今年夏天,也是我本科第四年的暑假,我去耶鲁大学精神病学系实习了三四周。有一次,我发现氯胺酮被证明可以作为顽固型抑郁治疗药物的临床试验,就是在我所在的实验室进行的,我感到很惊喜,因为之前只是在新闻上看到,我就跟我的主治医生和系主任申请,说我想去观摩这个实验,他们就批准了我,而碰巧第一天就赶上了测试。
参加测试的是一个中年病人,他是一个企业CEO,家庭条件非常优越,但因为抑郁症的缘故,他整个人非常颓废,胡子拉碴。在和他交流病史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在几年前发生过严重的车祸,脊椎受到损伤,出现慢性疼痛。后来他又发生了一次小的车祸,从那以后,疼痛慢慢减少,抑郁症状却慢慢增强,最严重的时候他起不来床,牙也不想刷,胡子也不想刮,也不能工作。后来他尝试过很多治疗,比如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催眠,一些自然疗法,什么都试过,都没有效果,后来就来参加了临床试验。
他的临床试验还需要辅助其他药物,但我当时很怀疑,这么顽固的抑郁症,有效吗?当治疗进入到第二、三周的时候,有一天,诊室里播放爵士乐帮助病人舒缓情绪。突然,这个病人告诉我,他可以感受到音乐里的快感。这真的是一个极好的信号,他很生动的跟我描述每分每秒身体里的变化,而他自己也感受到自己处于一个上升的曲线上。
最后一周我离开的时候,碰到了他和他的妻子。他跟我第一次见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衣服整洁了很多,人的精神状态很好,像换了一个人。他虽然仍在疗程之中,但是每周治疗一次,他和他的妻子决定利用空闲的时间去加利福尼亚度假。
当然,他并不只是接受了一两次治疗,但对于一个顽固性抑郁患者来说,他表现出如此积极的反应,让我觉得很震惊。通过他,我也感受到了生物医学在病人身上所能起到的积极的力量,当时我就想,我要做一个很好的精神科医生,我要研制更好的疗法来帮助病人,我期望能够在病人的康复过程中起到如此积极的作用。I want to be part of it !
(三):挑战:
我们国家精神健康目前面临巨大的挑战,经济学人数据显示到2030年,中国因精神健康造成的生产力降低将带来 $9 trillion(万亿),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啊。
92%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没有得到有效地治疗。
城乡差距大,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很多人承担不起昂贵的治疗费用
目前的精神卫生服务还停留在大的精神卫生中心,社区服务开展很有限
在10月份经济学人一份精神卫生服务的报告里中国以45.5分排亚太15个国家和地区的第9位,客观的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巨大进步,也看到了很多的不足。
(四):机遇:
从另一个角度就是我说的机遇,you can make a big difference!
我在牛津攻读精神病学博士更多的是去研究疾病机制,进而研发新的治疗措施。(针对双相情感障碍的药物如锂盐是60多年前发现的)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正如你提到的如何将前沿的理念与东方文化整合,希望未来共同探讨

21

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个信心不是在顺境时环绕身旁的众星捧月感,而是逆境时自成小楼悄然扬帆与奋蹄。
  我这一周基本都在台湾"中央研究院"各个所查询近现代相关档案与活佛转世史料,无论是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还是在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亦或是近代史研究所郭廷以图书馆,书库藏书及档案之海量让我叹为观止,尤其是允许我入库检视全部材料令我视野更加阔达。徜徉于书海巨轮之中,每一位学者在这里都感觉时间在飞跑。坐我邻座的一位欧洲女学者,她的中文非常好,我看到她正在查1930年代的上海、苏州等城市小报,以此反映那一时期的市井生活状态。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她,看着这些珍贵的微缩成极小字体的报纸,我都觉得很辛苦,但她从容地拿起放大镜,对着屏幕,然后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抄写蕴意丰富的中文,用的还是繁体字。我辈正年轻,有什么理由不抓紧在台湾访学的每一天呢?每一天都要有收获。
  云帆也好,沧海也罢,重要的是信心,因为它是一切成功的保证,今夜此时,我们虽隔海峡两岸,但心开始启航,那就一起加油。
  2016年11月29日,今日来台访学第二十天,今天重点查询了极为珍贵的清代内阁大库档案,看着户部的档案,看着刑部的档案,看着皇帝的批示,历史就在我的身边。写于台湾"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总第409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