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付珊 实习记者 周扬清

2014-08-20 09:33 来自 中南海

为了挽救十年动荡造成的损失,建立更加优良的制度,邓小平进行了一番改革:结束领导终身制,建立退休制度,培养年轻干部,并恢复成立中央纪委等。这些在石仲泉看来,都是邓小平智慧的体现。【查看全文】

huhu2014-08-20

个人觉得这是历史决定论还是历史非决定论的问题,也许这样有点过于学究和晦涩,可以简化为我们比较熟悉的概念--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上来,一般说来,唯物主义坚持决定论,唯心主义坚持非决定论。毕竟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唯物不要唯心,唯物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点。再口语化一点是“英雄创造时势还是时势创造英雄”?
从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那时候的中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刚刚结束了文革的十年浩劫,几乎到了要崩溃的边缘,人心思变。而且80年代正是第三波世界发展变革的浪潮,中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错过得了。我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历史永远向前发展”,是的,历史的车轮永远向前,如果要逆潮流而动如蜉蚍撼树--不自量力。上面这些话的意思不是说有邓无邓都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有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里面去了。邓的存在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加速了我们的改革开放,如果没有邓,也许我们还会继续封闭上五年,十年,甚至是五十年,但是总有一天当世界上别的国家都开放的时候,迟早也会轮到我们。
关于英雄和时势的关系,我以为是相互作用的关系。英雄需要时势来成全,时势也需要英雄来反映。邓固然是英雄,没有人心思变的时势,邓要成事何其难?我看过很多讲诉文革的资料,这么大一个国家被文革搞成什么样了啊?--“人相食”啊!细数当时的领导人,邓可以说是众望所归,而且他也有这个掌控全局的能力和开阔的眼界,能让满目疮痍的国家这么快的走出来,非他莫属,就凭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永远记住和感激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客户端澎友2014-08-20

共有4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我认为的国粉有三类。
 第一类是会变的国粉。这类国粉只是历史爱好者的一个阶段而已。出于对现实的不满,也出于人人皆有的逆反心理,在长期受到官方正史灌输后开始独立寻找历史痕迹的初期,很多人都有与官方背道而驰的一个过程。但只要他肯读书,随着对那段历史的掌握程度越来越深入,这一类的国粉中的九成以上都会掉过头来走向最初的反面。我本人就曾是改开以后的第一批国粉。
 第二类是假国粉。这类国粉,就是你在路边店吃饭时、在乘坐公交车时、在与同事乃至与自己的家人闲聊时,所听到的诸如“抗战主要靠国军”、“国军抗战功绩被埋没”等等声音的发出者。这类国粉并无心研读史书,只是习惯从纪实文学、影视剧和各种自媒体中了解历史。即使注册历史论坛,也无心去做哪怕一文的考证,但他们最容易接受与官方正史不一样的声音,也最喜欢传播这样的声音。
 第三类是铁国粉。他们粉国军,是由他们的政治倾向所决定,并不像第一类国粉那样随着学史的深入而改变。他们也会掌握不薄的史料,也会在发言中引经据典,但与真正的治史者不同,他们只是选择性地使用对他们有用的史料。严格说来这类国粉已经不属于历史爱好者,而是假借历史研究对某党实施攻击的政治活动者,其不过是想通过粉国军而达到黑共 军乃至黑执政 党的目的。这一类国粉极少,估计百分之五也没有。
 各类国粉加起来,声音是很大的,但声高不代表理正。不信你做一个对比,随便找出100个国粉和100个非国粉或反国粉,把他们的史学著述拿出来摆一摆。不论专著、不论报刊论文、不论大陆台湾海外出版的,都算。后者的论著,不论数量还是质量,要是不超过前者的100倍,随便你怎么骂我。
 所谓国粉,九成以上都是一些历史研究的初入道者和连初入道者都不算的打酱油者,剩下那不足一成的则是心怀叵测的政治图谋者而已,除了转帖和人云亦云一遍又一遍的高声叫喊,你能找到几篇他们写的有根有据的东西?
 为什么我不认为国军正大?来看几场战役,抗战初期的忻口战役,国军以二十多个师对鬼子的一个师又两个旅,结果是什么?失败。同样是抗战时的南宁战役,国军同样以二十多个师对鬼子的一个多师,结果又是什么?同样是失败。
 日本鬼子装备好,国军装备不如人,所以二十个师打不过人家一个师,这算个理由。那么就再看与共军作战的例子,解放战争之初,国军对解放区重点进攻时,其对手可还是小米加步枪呢,可那又怎么样呢?右翼山东战场,国军装备精良的六十个旅对共军装备不精良的三十个旅,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失败。左翼陕北战场,胡宗南装备精良的二十五万兵马对彭德怀装备窳劣的二万六千人枪,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还是失败。不论山东还是陕北,国军都是整师整旅的被全歼,可你能否找到国军全歼共军一个营的例子?
 就这样的军队,我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去粉的?
 蒋 委员长曾经这样评价自己的部队:“我们做总司令的,只比得上人家一个团长,我们的军长、师长,只当得人家一个营长和连长。”(《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14)“现在敌人以一个大队组成战斗单位,到处窜扰,而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作战,有自己的人民来协助,对他这种小兵力的窜扰,竟不能做有效的打击,实在是莫大的耻辱……”(第四次南岳军事会议上的讲演)如今大陆、台湾、海外各种民国史料已经公开了很多,如果有兴趣,找一找当年国军的战报、日记和私人通信看一看,看看我举的这些是个别的还是普遍存在的。
 有人说八路会利用老百姓,那么我又要问了,老百姓为什么要被八路利用而不被国军利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张发奎在写给蒋介石的《失守九江报告书》中称:“查此次各部向九江附近集中时,因运输困难,战时增设部队又骤难足额,沿途鸣枪拉夫、搜寻给养,不肖者且因强奸掳掠,军行所至,村舍为墟。职由阳新徒步经瑞昌至九江时,满目荒凉,殆绝人迹,民众既失同情之心,军队自无敌忾之气。如此而欲其奋勇杀敌,自不可能。”在抗战时的有些地方,比如河南,还出现民众群起而截击国军的情况。《1944年第一战区中原会战之检讨》中称:“此次会战期间,所意想不到之特殊现象,即豫西山地民众到处截击军队,无论枪枝弹药,在所必取,虽高射炮、无线电台等,亦均于截留。甚至围击我部队,枪杀我官兵,亦时有所闻。”老百姓为什么这么做?因为驻军太祸害了,国军许多部队在河南对百姓的劫掠甚至超过了日军。这样的军队我看不出它的正能量体现在哪里?
 抗战期间,国军坚持了正面战场,多数的国军将士没有投降。在抗战初期的战场上,国军与日军的抵抗特别的激烈,牺牲特别巨大。所有这些,当然是必须给予肯定的,无数为国捐躯的英烈更是值得后人永远铭记的。
 但什么事都应该恰如其分,对国军的评价也应如此。但许多国粉不这样,他们必须得说抗战是以国军为主才行,非要把国军抗战的贡献拔到最高才行,就太不切实际了。尤其这动不动就以牺牲的惨重来说事儿,就更是荒谬。从古至今还从没听说过以一支部队牺牲的多寡来评判其优劣的。要打仗自然就会有牺牲,但国军士兵的大量牺牲,有很多时候,恰恰是这支部队的腐败无能所导致。当年大吹特吹的所谓“鄂西大捷”,战后台湾当局公布的数字,是以国军伤亡49115人和被俘4729人的代价,歼敌3500余人,俘敌88人。试想,如果这支部队真的那么强大,会不会用那么惨重的牺牲来换取如此微弱的战果?这仅仅是一例,谁若不信,那你随便找一个其他的例子细细的解剖一下,看看和这个“大捷”有没有什么不同,有多大的不同。
 研究历史必须的方法,就是独立的思考。既不受官方的影响,也不受网络炒作的干扰。待你真的愿意静下来坐下来,远离电影院,远离电视剧,到那发黄的原始档案堆里,花上几年的功夫,找一个或几个战役战斗研究一下,再独立思考一下,不用五年,不用更多的研读,只消弄清楚一两个问题,那么我敢断定,就是打死你,你也再不会去做这个粉儿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