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9-01 15:02 来自 舆论场

在9月1日出版的2014年第17期《求是》杂志上,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以《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为题,就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集体表态。【查看全文】

pengpai201008102014-09-02

不同意BB的回答,所以想自己来讲一讲。首先,这个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没有几十页纸甚至几本书,大约是讲不清楚的。这个问题涉及意识形态、涉及政治、涉及个人信仰、涉及思维方式。其次,不能认为某些学术问题或者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就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除了问题,怎么能用个案来否定制度呢,另外就像BB所讲的,任何制度总有不完美的地方,只要能不断向前、不断完善就是好的。最后,也同样不能因为一些事情的确反映出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就讳疾忌医,就一概反对,甚至不许讲。客观地说,我们的制度肯定存在不少的问题,如果他没有问题、已经很完善了,也就不存在我们现在一直在提的改革了。一个不良商人给凤爪染色不能就说食品监管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凤爪、西瓜、馒头、猪肉、蔬菜、鸡肉都有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不良工厂排污超标不能说环境治理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全国各地成百上千家工厂都存在排污超标的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污染治理、保护环境的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人贪污腐败不能说反腐制度有问题,但如果许许多多的人都腐败,那我们就必要要考虑是不是打击腐败惩治腐败的制度有问题了。当然了,经济结构的问题,投资出口消费比重的问题,水资源合理利用的问题,能源安全的问题,外汇储备有效利用的问题,道德体系重构的问题,外交以国家现实利益为重的问题,等等这些,我们也够可以来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来看它是个案还是制度的问题。但是,最为关键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是去不断的改进、完善制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深化改革、明确改革措施开了一个好头,正是不断改革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举动。所以,有问题,不要怕,重在发现问题、正视问题、分析问题、改进问题,而不是先用意识形态的一套红色语言先把人打闷了。改革,包括改革各项制度,已是当前中国实现不断发展的唯一道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0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浙江湖州澎友2014-09-02

用心看中国2014-09-02

查看此新闻的另外66个问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是的,我可以自豪的说,天一阁四个半世纪以来,从未发生火灾!
这位网友好,您如果网上搜索一下,一般会告诉你天一阁防火的几个重点:一是名字防火,因为取自郑玄《易经》注里面的“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意。二是格局防火,如藏书楼前面有水池可以随时取水救火,藏书楼建于生活区东侧,两边有小弄隔开,一旦生活区起火则火势无法蔓延至藏书楼等等。
但是我觉得还有两点更为重要:
一方面是严格的制度。实际上天一阁的第二代主人——范钦长子——范大冲以后,天一阁的管理制度日趋严格,如:不得带烟酒上楼;子孙集齐方得开锁;不准无故开门入阁;不得私领亲友登阁和打开书柜等等。这种近乎“变态”的制度尽管在今天看来十分不利于藏书发挥作用,但是在客观上竟然成为了保住藏书楼的重要保证!
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是上天的眷顾。因为一个家族再严守制度,是无法绝对保住书和楼穿越四个世纪的。从太平天国到鸦片战争,从军阀混战到日军侵华,宁波城从来没能独善其身。但天一阁确实神奇地从天灾人祸中活了下来,称她是奇迹我想不为过吧。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严守当年的传统,所有电线、灯火、电子设备均不进入藏书楼围墙之内。而藏书楼内的藏书,则已经放入了2010年投入使用的现代化库房之内,防火能力当然是古代所无法比拟的。
愿天佑宁波,我等当全力以赴,再续奇迹!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