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记者 郑诗亮

2014-06-12 22:58 来自 思想市场

又是一届世界杯。球迷迎来了节日,非球迷遇上了受难日,伪球迷呢,不断地被网下网下的各色人等灌输各种攻略、教程,被迫接受信息轰炸。【查看全文】

huhu2014-06-13

当我们在谈论足球的时候,我们在谈些什么?
有1个回答

huhu2014-06-13

文章的标题--《足球会助推革命和战争,也会让黑手党和独裁者着迷》就已经给出了答案了。当我们在看世界杯的时候,除了目所能及的球员,绿茵,各种欢乐外,看不见的背后还有各种各样的“战争”,当然这都不是我们球迷该担心的事儿,毕竟4年一次,机会难得,错过了这4年,等到下一次可能就看不到自己喜欢球员的身影了,啤酒和炸鸡,当然是顶顶好的了。
印象中还没有哪一届像巴西世界杯这样受到了这么多本国民的抵制,尽管我也才24岁,满打满算也我也只有幸经历过6届世界杯而已,还的从十月怀胎算起。各种各样的报道看,最近一年来,巴西民众、知识分子对政府的抗议、质疑,好像一直就没停过。还记得刚刚申办的时候,巴西人可以说是举双腿双手赞成,怎么时过四年就变了?而且还是在开赛在即,突然就撂摊子了,造成诸多不便。对于这个无外乎钱,无非经济,也不用累言了。哪届都有,只不过这届更甚罢了。
有一种说法叫“足球是文明人的战争”。在没有战争的年代里,足球就是战争的承载体。这种说法的理论根据是,人性复杂。既有爱好和平、厌恶暴力的一面,同样也有爱好暴力、攻击和挑衅的欲望的一面,就是说,攻击欲或曰侵略性同样也是人类的基本冲动之一。而所谓文明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就是摒弃暴力。文章中也提到了不管是独裁,民粹,还是民主社会,政客都喜欢利用足球。我觉得这个是基于足球运动是一种特别能满足攻击欲、但是又极为遵守非暴力法则的优秀游戏。你看看场上的球员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动作,至于齐达内那光头一顶,如果动作小点,在隐秘点,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工作这么忙,大家都想办法来发泄。国家这么乱,也需要找找地方出出气。不然世界杯干嘛要以国家的名义参赛,大家都肾上腺爆棚,民粹主义这时候也最容易出现。
如李伯杰在《足球:文明人的战争》最后所讲到的。文明与野蛮、和平与暴力的比例,在足球中达到了最佳值,足球的性质和魅力正在于此。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共有2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9

现在的喜剧市场非常好,无论是电视综艺、网络视频还是电影电视剧,喜剧题材或者类型越来越多,可见我们的老百姓需要喜剧、也热爱喜剧,也是喜剧最好的时代来临了。娱乐变得更纯粹,我总听身边朋友说,就想花俩小时在黑漆漆的电影院啥也不想光是乐呵乐呵笑个爽,不用费脑子特别好,我想这是喜剧在这个时代商业价值倍增的理由,现实生活没那么欢乐,就在喜剧里找乐子,尤其当所谓的喜剧式工业趋于成型的阶段,其实也不需要太苛责所谓的艺术性,你有你的黑色幽默高级讽刺,我也有消费屎尿屁无厘头、追求低俗快感的自由,这个归于市场选择,我觉得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其实这几年挺明显,不走心纯糊弄、只想堆卡司没故事的喜剧市场在收窄,这说明观众在用遥控器和钱包做选择。
我的口味不特别,大家爱的我都爱,周星驰赵本山范伟郭德纲宋小宝我都喜欢,《大闹天竺》宝强岳岳白客也各有各的喜剧风格,我本身幽默感没那么强,反而能更多去欣赏不同人身上的幽默细胞,就好像王菲发微博时期我也会对那种北京大妞特有的京味儿幽默有感受一样,这几年看不少英美喜剧,副总统、摩登家庭、米兰达、IT狂人、冤家对对碰、布莱克书店、燃情克利夫兰等等等等,我笑点低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