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记者 赵崇强

2014-06-09 12:25 来自 一号专案

6月8日晚,黄海波工作人员受其委托通过微博发布道歉函,表示对于处理结果“不复议,不诉讼”,不希望任何人再借此事炒作。【查看全文】

huhu2014-06-09

就在似乎快要能复议成功,甚至能推动收容教育废除的时候,黄海波为什么突然发表这样的声明?
有5个回答

huhu2014-06-09

黄海波这个动作确实让人大吃一惊。就在众人以为藉由黄海波嫖娼事件能推动收容教养废除,也算是好事变坏事,将功补过的时候,黄海波的这一纸声明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很多为他奔走呼喊的律师也是憾声连连。大V袁裕来在微博上表示“公众人物如此没有担当,确实太不应该”,袁的这种表态,这比较能代表律师界的声音。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超出事件本身的“期待”,恰恰成为了黄海波不愿复议的原因。

 细看这份声明,有一句话很关键“不希望任何人再借此事炒作”,我想这句话才是黄海波最想说的。如报道所讲 ,黄海波被收容教育一事,已不仅仅是娱乐圈的事,而已被推至“收容教育存废”的宏大议题上。首先,做为一个明星嫖娼被抓本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回应,但是因为黄一直以来的国民老公形象太过逼真,以至于公众有点不依不饶。而随着北京警方的“不按常理出牌”,收容教养的一纸公文曝光,让原本趋于冷却的事件本身又再起波澜。随着这种原本就有争议的法律再次被推上前台,社会舆论的关注度又再次被引爆,而且是不单单作为娱乐事件被推出来,随着律政界的介入,更被上升到法律废除这样的议题上来。关注度就一直都是高烧不退。不怀疑黄在最初是想借社会舆论的压力,来迫使北京警方能“知难而退”将他释放。但是,事件已经发酵这么久,焦点也有从黄的身上转移到了废除法律这上面的迹象,但是也不见北京警方有松口。从黄的明星身份来讲,嫖娼已经“得罪”了粉丝,而被当成废除收容教育的“枪”又得罪政府了(小一点就是北京警方),两边都得罪了,以后就算他出来了,也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了。这个时候发表这样的声明也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也算是对北京警方的一直认错,一种示好吧。

huhu2014-06-09

这种“临阵脱逃”的做法虽然为很多人不耻,但是在利益为重的娱乐界,我们又能苛求他能怎么做呢?况且黄代表的不只是他一个人,他的身后还有经纪人,还有娱乐公司,一大家之人都靠他吃饭。为什么这份声明不是他的家人发出来的而是他的工作人员发出来的?这也意味着这个不复议的决定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我相信黄海波心里对为他呼吁的网友必有所感激。但是能不能继续推动废除收容教养还要看律师大状们和北京警方的博弈吧。

非死不可2014-06-09

作为一个已经有”污点“的人来说,黄海波肯定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愿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就个人而言,他对废除收容教育制度、加快法治社会建设毫无兴趣,让他背负这个责任也实在难为他了。而且,如果真的复议成功了,他还能在北京混下去吗?

客户端澎友2014-06-09

回答不在多,在于紧。

君哥教你做题材2014-06-09

嘘,你知道的太多了。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3

再次表示支持周先生观点。
走上校园裸贷这条路的,应该说每一人都是为了物质充实,而想要达到物质满足,背后的原因,更大程度上的确实是在满足个人的虚荣心,这是其一。
其二,裸贷相关的这10G资料公之于众,私以为,这是改善此类现象的必要手段。既然已经有这么多女孩子选择了这一途径来解决她们的问题,实质上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社会现象—自尊自爱意识的淡薄。这种现象不仅对受害者本身伤害很大,而且对于整个社会风气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
其三,校园贷款本身所处的背景确实灰暗。在我身边听到过这样一个例子:同校其他学院的大一新生,刚入学,出手大方,消费水平蛮高,于是有人窃说其为富家女。大二下学期,突然退学,众人以为其出国留学或是有其他更好出路,非也。女孩被父母带回家那天,其若干好友猛然得知,该女孩短短三个月欠额三十万!!于是众人皆哗然!!辗转跟当初放款给那女生的放款人了解到,当时这女生贷款五千,等到三四个月过后,连本带利变成了三十万!我吓一大跳,继续追问才得知,五千是这女孩拿到手的金额,每层每缓解放款人都会私中取利,等向终极贷款人拿钱时,以这女孩的名义已经取了两万块钱!!这贷款又是日息,每天看起来只用几分几毛,可指数爆炸大家都知道吧?第二天的利息是将前一天的本息一并算上,这样一来,几个月时间里,连本带利三十万也就可以讲通道理了。
其实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不知不觉,看似薄利少利的校园贷款,说白了,就是一个穿花袄的高利贷。

12

您好,本人麻将文化研究不深,但是可以简要解释一下为何天一阁博物馆的东南侧的两进院落会成为麻将文化的陈列区域:
今天的天一阁博物馆管理区域,在明代嘉靖年间实际上是两户人家,司马第台门以北是南京兵部右侍郎范钦的司马第,以南是北京吏部尚书闻渊的府邸,宁波人称之为天官第。明末以降闻氏家族日趋没落,原有府邸逐渐卖出,清代闻家人将现在麻将陈列馆区域卖给了当时著名的走马塘陈氏家族,陈氏家族在这块地皮上建立了陈氏宗祠,就是今天麻将陈列馆的建筑。
花开两朵,现在表另一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麻将协会开始寻找麻将传入日本的源头,当时他们只知道是从宁波传过来的(明代及以后中日交流的主要口岸是宁波港),然后又在大英博物馆查找到了大清国内阁中书陈鱼门与英国驻宁波领事夏福礼用麻将牌交往的记录,进而了解到陈鱼门完善麻将规则的过程,而这陈鱼门就是走马塘陈家的杰出子弟!
因此当日本麻将协会和有关学者带着世界各地珍贵的麻将牌藏品,来宁波寻找“麻将之根”的时候,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天一阁东南侧的走马塘陈氏家族的宗祠,于是2001年才有了这个专题陈列区域。
藏书楼之侧有这么一个麻将陈列馆,不同人确实有不同想法。一千个人心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最后,我想引用梁启超的话来结束这顿啰啰嗦嗦:
唯有读书可以忘记打麻将
唯有打麻将可以忘记读书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