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澎湃见习记者 胡攀

2014-07-02 19:46 来自 港台来信

“立法会里建制派的议员只有42个,加上大会的主席是43个,而通过要三分之二,即46个,我们还差4票。这4票要从泛民主派那边过来,如果没有4票过来,我们就没法通过。”【查看全文】

huhu2014-06-27

这个时候放出风来说2017年特首普选可能很难通过,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啊?提前给民众打预防针?
有2个回答

元芳2014-06-27

我觉得他更多是表述一种担心,谭耀宗作为民建联这样一个最大的亲建制派政党领袖,要想了解什么“内幕”恐怕还是有难度的。何况眼下矛盾的中心不在于中央是否同意17年特首普选是否通过,而是泛民主派强烈反对通过目前的方案,根据流程,香港立法会如果都无法通过,根本就别提提交人大层面了。所以即便有所谓的“预防针”,恐怕“622公投”就已经给香港民众打过了。

伊壁鸠鲁伊壁鸠鲁伊壁2014-07-01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共有2个提问已全部展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

您好。
看您的叙述,我想并不是写文章让您觉得难,而是害怕面对别人的批评……害怕批评很正常,好像大多数人在写文章这件事上都更容易记住批评、忽视表扬。大作家们看了报纸上的书评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痛苦到哭着满地打滚的例子在文学八卦里比比皆是。
即使这样,批评有时候并不那么重要,有时候也不是坏事。
对于写东西的人来说,写之前、写的过程中、写完之后都可以仔细想想自己写的这一篇是想表达什么。每一篇文章的评论里,大部分批评并没有在讨论写作者真正表达的内容,他们常常忽视文章描述的是“1+1=2”而一再去问“为什么你不提3,3不重要吗?”“为什么你对4只是一笔带过,你是有歧视吗?”他们根据自己衍生的想象进行着评论,可如果你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那么这些评论的影响会很小。
关注点可能需要集中在你最想表达的那些内容是否表达得清晰、流畅、自然,是否自己感到触动的地方也传达给了读文章的人,只需要衡量那些“真的问题”是否处理得好或者有进步。只有那些真的攻击到你“软肋”的批评,你才需要重视,而看到那些问题的人,可能正是真正仔细阅读并试图好好理解你文章的人。在已知的朋友圈或者未知的互联网里竟然能发现这样的一些人,不是很好的事吗?
慢慢来,花点儿时间鼓励而不是打击自己,有时候人的自我批判比他人的火力更猛烈。写出来,给别人看看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