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澎湃见习记者 胡攀

2014-07-02 19:46 来自 港台来信

“立法会里建制派的议员只有42个,加上大会的主席是43个,而通过要三分之二,即46个,我们还差4票。这4票要从泛民主派那边过来,如果没有4票过来,我们就没法通过。”【查看全文】

元芳2014-06-27

民建联主席说这些话是不是对未来立法会选举的前景感到悲观了?
有2个回答

元芳2014-06-27

多少是肯定有些复杂的心情。毕竟夹在泛民主派和中央政府之间,以民建联为代表的亲建制派在如今“622公投”轰轰烈烈的时候,很有可能成为双方指责、批评的对象。
事实上,个人觉得从香港民众长远的生存环境考虑,以较为妥协的方式接受目前双普选方案更为合理,一方面在不严重损害香港政治环境的基础上保留真正普选的可能,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大陆改革的试验田。而这,或许也正是不少亲建制派议员的想法。
但是,每个人的政治诉求都是紧密和当下的生活相关联的,当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侵害时,所谓的“从长计议”是并不可靠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此次“公投”声势浩大。
不过,虽然谭耀宗的担心可能和上述原因有关,可未来立法会选举(至少在2020年实现双普选前)由于功能界别的存在而不必太过忧虑。

伊壁鸠鲁伊壁鸠鲁伊壁2014-07-0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

您好。
看您的叙述,我想并不是写文章让您觉得难,而是害怕面对别人的批评……害怕批评很正常,好像大多数人在写文章这件事上都更容易记住批评、忽视表扬。大作家们看了报纸上的书评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痛苦到哭着满地打滚的例子在文学八卦里比比皆是。
即使这样,批评有时候并不那么重要,有时候也不是坏事。
对于写东西的人来说,写之前、写的过程中、写完之后都可以仔细想想自己写的这一篇是想表达什么。每一篇文章的评论里,大部分批评并没有在讨论写作者真正表达的内容,他们常常忽视文章描述的是“1+1=2”而一再去问“为什么你不提3,3不重要吗?”“为什么你对4只是一笔带过,你是有歧视吗?”他们根据自己衍生的想象进行着评论,可如果你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那么这些评论的影响会很小。
关注点可能需要集中在你最想表达的那些内容是否表达得清晰、流畅、自然,是否自己感到触动的地方也传达给了读文章的人,只需要衡量那些“真的问题”是否处理得好或者有进步。只有那些真的攻击到你“软肋”的批评,你才需要重视,而看到那些问题的人,可能正是真正仔细阅读并试图好好理解你文章的人。在已知的朋友圈或者未知的互联网里竟然能发现这样的一些人,不是很好的事吗?
慢慢来,花点儿时间鼓励而不是打击自己,有时候人的自我批判比他人的火力更猛烈。写出来,给别人看看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