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9-01 15:02 来自 舆论场

在9月1日出版的2014年第17期《求是》杂志上,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以《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为题,就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集体表态。【查看全文】

君哥教你做题材2014-09-01

“近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络上推波助澜,把学术问题和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联系,最终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对网络舆论和社会思想共识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到底制度有没有问题?
有21个回答

君哥教你做题材2014-09-01

和大家说个笑话:今天下雨路滑,我走路摔了。摔了个狗**,接着就被一帮路人围观了。那感觉别提多囧多尴尬。还好我灵机一动。“唉,你们以为我是真的不小心摔跤了吗?其实我是故意摔的,你看这雨下的那么大,路肯定很滑。我就在想,这种天气肯定会有很多人摔跤的,这是个问题,可大可小,大可是能大到摔死人的。有句话说的好,人命最大。既然有可能会死人,那么政府就应该负起责任,最起码在下雨前发个短信提醒吧,然后再在路边修建扶手给行人扶吧。但是没有,这是制度出了问题,我这次假摔就是为了倡导同志们和我一起去政府提意见,让不完善的制度更好。”我无耻的说道。周围的群众议论纷纷,不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趁着这个空档赶紧跑路,深藏功与名。
你懂的,网上很多情况就像这样,如果你单纯的摔了,别人肯定笑你走路不长眼睛。但你要是有理有据地扯上制度没准还有人叫好。真是讽刺。其实制度永远不可能完美,因为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人是会变的,所以制度当然也要跟着变,永远不可能所有问题都兼顾。所以制度是永远有问题的。但是我们要知道制度不是万能的,如果光靠制度就能解决问题,那么就等于否定了人的主观能动了。一个美好的社会归根结底还是得靠群众自己拼搏进取。不要喝水噎着怪政府。要怪也要怪那些问题突出的普遍存在问题。两句话总结:普遍存在的问题可以归咎于制度,个别现象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制度永远有问题,所以永远需要完善,当前做到合理并符合大部分情况就可以了。

pengpai201008102014-09-02

不同意BB的回答,所以想自己来讲一讲。首先,这个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没有几十页纸甚至几本书,大约是讲不清楚的。这个问题涉及意识形态、涉及政治、涉及个人信仰、涉及思维方式。其次,不能认为某些学术问题或者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就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除了问题,怎么能用个案来否定制度呢,另外就像BB所讲的,任何制度总有不完美的地方,只要能不断向前、不断完善就是好的。最后,也同样不能因为一些事情的确反映出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就讳疾忌医,就一概反对,甚至不许讲。客观地说,我们的制度肯定存在不少的问题,如果他没有问题、已经很完善了,也就不存在我们现在一直在提的改革了。一个不良商人给凤爪染色不能就说食品监管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凤爪、西瓜、馒头、猪肉、蔬菜、鸡肉都有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不良工厂排污超标不能说环境治理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全国各地成百上千家工厂都存在排污超标的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污染治理、保护环境的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人贪污腐败不能说反腐制度有问题,但如果许许多多的人都腐败,那我们就必要要考虑是不是打击腐败惩治腐败的制度有问题了。当然了,经济结构的问题,投资出口消费比重的问题,水资源合理利用的问题,能源安全的问题,外汇储备有效利用的问题,道德体系重构的问题,外交以国家现实利益为重的问题,等等这些,我们也够可以来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来看它是个案还是制度的问题。但是,最为关键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是去不断的改进、完善制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深化改革、明确改革措施开了一个好头,正是不断改革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举动。所以,有问题,不要怕,重在发现问题、正视问题、分析问题、改进问题,而不是先用意识形态的一套红色语言先把人打闷了。改革,包括改革各项制度,已是当前中国实现不断发展的唯一道路。

呵呵2014-09-03

唉,现在大家都太理想主义了。理想主义本身并没错,人是要追求理想的,但是超脱于现实的理想根本达不成。
和你们说一个故事,曾今有个人充满雄心壮志,什么都看不惯,什么都觉得要改一改,总觉得自己上能做得更好。于是他爸爸答应让他做一星期的董事长,自己在一旁看着。这一星期下来,公司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大问题,因为有父亲在旁边帮忙,但也运作得不是很好。他慢慢明白了有些事凭借自身是做不到的,是被很多现实的条件制约着的,你有个好方向但没有一个完备的考虑周全的计划并且让这个计划每一步都简单可行是不行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条件所制约着,你不能让一个色盲去画彩色画,不管多么励志这件事是没效率的。
现在大家都只想管别人怎么做却不管别人做不做得成。以为自己看到了别人没看到的地方,但有时候那个地方并不是别人没看到,而是没有一个可行的办法。我觉得还是应该多做正事少说空话,制度要改永远是对的,但是在网上做一个键盘侠装出大义凌然的样子不如多出去做点正事。试问在网上一直呼吁制度怎么怎么改的有没有尝试过与政府沟通?有没有给市长领导写过信?问题如果合理,很多建议是会被推上议题的你们不知道?制度改革是最大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怎么改怎么改不去考察一下怎么行,难道这是各位在电脑前拍着脑袋一想就知道了的事?

大嘴2014-09-04

说一件事为什么的时候请先确定是不是这样。

呵呵2014-09-03

各位,BB兄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任何意识形态和红色语言,在我看来只是在表述一个现象和现实,我觉得说得很对。无来由的全怪政府真的非常不思进取。在矛头指向政府的时候请仔细分辨这件事到底该不该联系在制度上。像大家说的食品安全问题,环境污染问题肯定是政府制度问题,我也非常赞同改。但是在网上看到太多的政府黑了,一个家庭矛盾或者几起民事案件(和政府我觉得完全没关的事)就有人开始怪责政府了,呵呵。 我见到太多了。然后一有维护政府形象的人就被一群似乎知道了真理的人士批判,被喷是政府的鹰犬或者被喷做是做奴隶做惯了。每每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真想喷他们一脸,然后告诉他们多出去见见世面再在这边说吧。
各位愤世嫉俗的澎友们,请继续沉静在自己那“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中吧。再见。

28261759432014-09-03

你们说的都是空话。

安徽合肥澎友2014-09-03

学术问题不是存在象牙塔之中的,不能去禁止讨论问题,指出的缺点错误可以论证是否存在,不能去做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这种事情。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承认错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4个回答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查看此新闻的另外66个问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3

再次表示支持周先生观点。
走上校园裸贷这条路的,应该说每一人都是为了物质充实,而想要达到物质满足,背后的原因,更大程度上的确实是在满足个人的虚荣心,这是其一。
其二,裸贷相关的这10G资料公之于众,私以为,这是改善此类现象的必要手段。既然已经有这么多女孩子选择了这一途径来解决她们的问题,实质上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社会现象—自尊自爱意识的淡薄。这种现象不仅对受害者本身伤害很大,而且对于整个社会风气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
其三,校园贷款本身所处的背景确实灰暗。在我身边听到过这样一个例子:同校其他学院的大一新生,刚入学,出手大方,消费水平蛮高,于是有人窃说其为富家女。大二下学期,突然退学,众人以为其出国留学或是有其他更好出路,非也。女孩被父母带回家那天,其若干好友猛然得知,该女孩短短三个月欠额三十万!!于是众人皆哗然!!辗转跟当初放款给那女生的放款人了解到,当时这女生贷款五千,等到三四个月过后,连本带利变成了三十万!我吓一大跳,继续追问才得知,五千是这女孩拿到手的金额,每层每缓解放款人都会私中取利,等向终极贷款人拿钱时,以这女孩的名义已经取了两万块钱!!这贷款又是日息,每天看起来只用几分几毛,可指数爆炸大家都知道吧?第二天的利息是将前一天的本息一并算上,这样一来,几个月时间里,连本带利三十万也就可以讲通道理了。
其实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不知不觉,看似薄利少利的校园贷款,说白了,就是一个穿花袄的高利贷。

12

您好,本人麻将文化研究不深,但是可以简要解释一下为何天一阁博物馆的东南侧的两进院落会成为麻将文化的陈列区域:
今天的天一阁博物馆管理区域,在明代嘉靖年间实际上是两户人家,司马第台门以北是南京兵部右侍郎范钦的司马第,以南是北京吏部尚书闻渊的府邸,宁波人称之为天官第。明末以降闻氏家族日趋没落,原有府邸逐渐卖出,清代闻家人将现在麻将陈列馆区域卖给了当时著名的走马塘陈氏家族,陈氏家族在这块地皮上建立了陈氏宗祠,就是今天麻将陈列馆的建筑。
花开两朵,现在表另一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麻将协会开始寻找麻将传入日本的源头,当时他们只知道是从宁波传过来的(明代及以后中日交流的主要口岸是宁波港),然后又在大英博物馆查找到了大清国内阁中书陈鱼门与英国驻宁波领事夏福礼用麻将牌交往的记录,进而了解到陈鱼门完善麻将规则的过程,而这陈鱼门就是走马塘陈家的杰出子弟!
因此当日本麻将协会和有关学者带着世界各地珍贵的麻将牌藏品,来宁波寻找“麻将之根”的时候,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天一阁东南侧的走马塘陈氏家族的宗祠,于是2001年才有了这个专题陈列区域。
藏书楼之侧有这么一个麻将陈列馆,不同人确实有不同想法。一千个人心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最后,我想引用梁启超的话来结束这顿啰啰嗦嗦:
唯有读书可以忘记打麻将
唯有打麻将可以忘记读书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