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9-01 15:02 来自 舆论场

在9月1日出版的2014年第17期《求是》杂志上,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以《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为题,就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集体表态。【查看全文】

莱芒湖畔行者2014-09-01

在苏黎世大学,教授们谈天常不经意间提及“大学是自治团体(autonomous group)”,这个描述让我感慨和默然。当年左拉等人是怎么定义知识分子的?按照左拉的标准,我朝有几人堪称知识分子?
有2个回答

Freedom2014-09-01

:)两耳不闻政事,一心只搞科研创新。这就是当代党需要的知识分子样本。在鄙人看来,没有独立思想和独立思考能力的所谓知识分子谈创新,就像阉人谈性事一般,可望不可即。

爱上对2015-01-30

你所说的无非就是“知识分子要独立于政府”
然后指出,我国没有“独立知识分子”,都是“御用知识分子”
首先,知识分子独立于政府还不够,还要独立于资本,独立于舆论,才算是真正的独立。
其次,西方历史上,就不存在独立的知识分子阶层,只有依附于教会存在的传教士。因此,启蒙运动后,西方才有如此大的反弹,及其强调知识分子的“独立”
再次,现代西方的知识分子,虽然独立于“政府”,但却很难独立于资本,被资本收买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最后,我想说,判断知识分子是否“独立”,主要不是看供给生活的资金来源,而是看其观点是否客观,说话是否负责。
所谓,“我朝有几人堪称知识分子”,未免过于武断。
我以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并不会活跃于公共媒体面前。

关于此新闻的其他问题

查看此新闻的另外66个问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