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水污染后:兰州一家人的日子

澎湃记者 徐其勇

2014-06-15 06:07 来自 绿政公署
       
兰州水污染后,很多人只能以矿泉水和烙饼果腹 澎湃记者 丁毅 图

         “生活被搅乱是从11日中午开始的,这两天只能烙饼就矿泉水,简直是受罪。”
       居民张学忠所在的小区距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不到3公里。这是一个看上去建筑陈旧的楼房,4年前,张学忠退休后与老伴冯瑞正就居住在这套面积仅32平方米的居室里。
       家中的自来水突然被通知不能饮用,让张学忠一家的生活一下子被搅乱。
女儿来电自来水有毒
       昨天,张学忠告诉早报记者,11日中午12点多,他如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准备休息,突然,女儿张正华来电,“爸,家里自来水苯超标有毒。”女儿在电话里特别强调,自来水不能饮用。
       “自来水里含苯?!”退休前,张学忠在兰州化工集团公司工作过,深知饮用水中含苯对人体的危害。放下电话,他条件反射般跳起来,“我去看看。”张学忠招呼老伴,一个人急匆匆下楼。此刻,楼下小区里已聚集了好多居民,大家正议论自来水苯超标的事。
       居民们是从粘贴在楼道入口铁门上的那张紧急通知中,获悉水中含苯这一消息的。“接上级通知,自来水受苯污染,从现在起24小时内不能饮用,同时希望大家相互转告。”这张通知明确告知了自来水污染的消息,发布通知的是兰州西固区西固城街道。
       “看来女儿电话里说的是真的。”张学忠喊上老伴向小区外走去。5分钟,在附近搅拌站打工的儿子张水平同样打来电话告诉父亲这一消息,称单位已得到政府通知,不能饮用自来水。
50元抢购一箱矿泉水
       小区外的情景,让张学忠夫妇惊呆了,住家附近的生活超市、便利店到处都是人,大家聚集一块抢购矿泉水,马路对面的荣华超市更是排队长达近百米。“不能多买,每人最多限购两箱矿泉水。”现场维持秩序的老板不停大声叮嘱,但很快,荣华超市货架上的矿泉水、苏打水还是被抢购一空。
       多位小区居民证实,11日下午,附近超市不仅矿泉水被抢购一空,连饮料也被搬回家备用。下午3点多,当地不少商贩干脆用租来的大货车将整箱矿泉水运至马路人行道上和一些背街小巷,大声吆喝叫卖。以前1元/瓶的矿泉水卖到了4元;24瓶一箱的矿泉水卖到了50元、70元。尽管市民不情愿,但还是掏了腰包。张学忠称,抢购矿泉水的情景,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左右。
       年纪大、人多,张学忠老两口除买回一些烙饼、蛋糕和饼干外,抢购矿泉水没成功。下班回家的女儿张正华得知后,出门为老人抢购了一箱24瓶装矿泉水,花了50元。为节约用水,11日的晚饭,张学忠通知儿子一家3口和弟弟前来,大家一块啃烙饼、喝矿泉水充饥。“实在没办法,大家只有凑合着过。”张学忠称,当晚,不敢用自来水,一家人只好倒点矿泉水在手上,胡乱搓一把,算是洗脸了,更谈不上洗脚、洗澡了。要是往日,张家中饭和晚饭算丰盛了,煮米饭,炒上几个菜,高兴时,他还要喝上二两小酒,最后冲个热水澡,美美睡到天亮。“这一切,从11日开始改变了。”
烙饼加矿泉水吃了一天
       依惯例,每天早晨,张学忠得起床为家人煮上一碗牛肉面或水饺。可是,含苯的自来水无法饮用,这一惯例同样被打破。昨天早晨7点,4岁半的孙女张舒涵敲开了爷爷家门,嚷着要吃牛肉面。“自来水有毒,没法煮牛肉面。”尽管张学忠解释好多遍,孩子不听,最后索性躺在了地上。直到她爸爸前来,费了好大劲才哄住。昨天的早餐,是前晚剩下的5个烙饼,和着矿泉水吞下。
       上午8点,张学忠让老伴、儿子等带上孙女出门了,他则自己独自留在家里发呆。“不知道自来水啥时候能好?!”张学忠满脸犯愁,他告诉澎湃记者,平时很少看电视的他,从11日晚上开始,就锁定兰州电视台,关注自来水苯超标的动态。张学忠称,他不会上网,11日开始,除了那张通知外,也没见有社区工作人员前来告诉他们有关自来水苯超标的任何消息。呆在家里锁定频道看电视,是他获取相关信息的唯一渠道。
       “要出门准备中午饭了。”上午10点多,张学忠决定出门到附近的农贸市场买点吃的。早报记者跟随一同前往。兰州西固区大坝综合市场,是当地最大的农贸市场。“哎,没啥买的。”老张转了一圈,最后还是锁定了一个烙饼摊。摊点前,同样排起了长队,他一口气买了15个烙饼和5包咸菜。这一餐,一共花了18元。
       上午11点多,张学忠老伴、儿子、孙女等5人回来了。昨天的午饭,提前开餐。张学忠要给每人发一个烙饼,被拒绝。儿子张水平自己取了一个饼,掰成两块,将其中一半递给了旁边的妻子王建会,两人分头啃了起来,吃力吞下一块,喝下一口矿泉水。“实在咽不下。”张水平伸了伸脖子,还不时用手揉揉,似乎感觉很难受。
       澎湃记者发现,巴掌大小的烙饼,张学忠拿在手里啃了至少10分钟,不时有饼子碎屑从嘴角掉下来。为让烙饼有味道,他还在里面裹了几块咸菜,表情艰难地吞下。估计实在吃不下了,他连喝几口矿泉水,然后从旁边抽屉里取出一袋瓜子和葡萄干嚼起来。“怕啥,吃点东西总比饿着肚子强。”
       午饭,孙女张舒涵依旧很任性。“不吃、不吃。”任凭爷爷张学忠如何哄她,就是不吃递来的烙饼。无奈,只好给她几块前几天买来的饼干,才算是哄住了。
       昨天的午餐,张家6口一共吃了3个烙饼,喝了4瓶矿泉水。不到12点,午饭草草结束。剩下的烙饼,留给下一顿。“哪里算是吃午饭,仅是充饥,填下肚子而已。”一旁的儿子张水平称。随后,大家坐在电视机前,继续讨论起关于自来水苯超标的问题来。其间,他打电话给附近几个亲戚,没想到,大家都是从11日晚上开始,不是用矿泉水煮方便面,就是吃烙饼充饥。有两个亲戚,11日得知自来水有问题后,干脆下班驾车到100公里外的红古区农家乐“避难”。
       “不知自来水啥时候恢复好,要不,接下来恐怕都要吃烙饼过日子了。”儿媳妇王建会补充,其实,她也不放心吃烙饼,担心摊贩用有问题的自来水和面粉。晚上6点30分,澎湃记者前往发现,张学忠一家的晚饭,依然是中午吃剩的烙饼和矿泉水。“简直是受罪!”老张感叹,晚上又是用矿泉水抹脸。
       晚上7点40分,有邻居前来敲门告知张学忠,称有消防车开始前来给小区居民送水了。这是兰州自来水苯超标后,张学忠所在小区第一次有人送水。他显得很兴奋,立即招呼家人拿上水桶到楼下接水。但他还是想尽快得到自来水恢复饮用的消息。
质疑水污染通知延迟
       张学忠一直怀疑水污染的信息被延迟通知,导致他11日中午已使用这些苯含量超标的自来水做饭吃进肚子了。这也成为张学忠以及很多兰州市民心中没有解开的结。
       “很多人是在家人来电话或看到楼道里粘贴有通知后,才知道这一消息的。事发快两天了,也没见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前来我们小区给居民们一个解释。”这让张学忠有些气恼。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兰州录入编辑:李琪
评论(2)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