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有戏

中东土地上走出的民谣金属

澎湃记者 陈诗怀

2014-04-25 20:27 来自 有戏

All Is One专辑封面

乐队宣传照

       中东是一片充满了传奇性的土地,人类历史上的两大古文明——古埃及文明和美索布达尼亚文明皆发源于此,这里还孕育了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悠久的民族历史和复杂的宗教环境同样也给这一地区带来了连绵不断的战火,但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走出了一批杰出的音乐人。
       即将登上今年迷笛音乐节舞台的Orphaned Land乐队便来自中东,而他们的音乐风格却是一个会令大多数人感到陌生的名词——民谣金属。
从死亡金属到中东风情
       简单来说,民谣金属就是金属音乐和传统民族音乐的结合产物,在这种音乐风格中,不仅能找到金属音乐中常见的吉他失真、solo演奏、连复段、极端嗓唱法等特征,更是往往会出现各类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民族乐器和独特唱腔。
       这一极具特色的音乐风格最早发端于1990年代初的欧洲,而远在以色列的Orphaned Land却几乎在同一时段迈出了探索的一步。
       1991年Orphaned Land成立,那时他们还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死亡金属乐队。一年后,乐队开始尝试着将中东音乐元素融入传统金属音乐。
       乐队于1994年发行了首张专辑《Sahara》,由于还处于将民族音乐与金属音乐融合的初步探索阶段,他们在音乐上的处理还略显生涩。但当他们在1996年发行第二张专辑《El Norra Alila》时,这种融合已渐趋成熟。他们不仅在音乐上摆脱了传统死亡金属的固定模式,更通过中东音乐元素的灵活运用而开创出一种独特的创新风格,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和赞誉。
       在那之后,Orphaned Land沉寂了很长时间,直到2004年,他们才推出了新专辑《Mabool》,这张共花费七年时间制作,极具史诗气质的概念专辑不仅将乐队再度带入大众的视线,更是把“中东金属”这个首创的概念提升到了更成熟和多元化的层面,从而真正实现了在国际范围的突破。
       而之后,Orphaned Land又在2010年和2013年发行了《The Never Ending Way of ORwarriOR》和《All Is One》两张专辑,进一步巩固了其作为“中东金属”领军乐队的地位。也正是由于他们的不懈努力,中东地区的传统音乐通过与金属音乐的融合得到了世界各国年轻一代乐迷的了解和关注。
民族音乐的重新诠释
       对于许多人来说,对于某一民族的传统音乐的印象首先是由乐器和唱腔所决定的,而能否恰到好处地运用这两大元素,往往也是评判一支民谣金属乐队水平的重要标准。
       在Orphaned Land的音乐中,穿插编排了大量中东传统乐器演奏的部分。被视为吉他之祖的梨形拨弦乐器乌德琴(Oud)、土耳其拨弦乐器萨兹琴(Saz)、希腊拨弦乐器布祖基琴(Bouzouki)以及Zil、Darbuka、Bendir等多种中东传统打击乐器都出现在了他们的多张专辑中。同时,除去传统的电声乐器外,提琴、钢琴、古典吉他、木琴等原声乐器的使用也不少见。
       在人声方面,不仅主唱Kobi Farhi交替使用清嗓和死腔(极端嗓唱法的一种,形如咆哮,常见于死亡金属)两种演唱方式,Orphaned Land还经常在专辑中加入具有中东传统风格的男、女和声演唱,歌词往往也会以英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甚至拉丁语和也门语等多种语言写成。另外,在他们的第二张专辑《El Norra Alila》中,更出现了Piyyut这一犹太诗歌形式。
       作为“中东金属”这一风格的开创者,Orphaned Land也始终在创作上进行着新的探索和改变。
       在乐队发行于2013年的最新专辑《All Is One》中,歌曲结构变得更直接,长度相比前作更短,主唱也仅在《Fail》一首歌中使用了死腔,其余部分都使用了清嗓和吟唱,同时乐队更在录制过程中增加了25人合唱团和8名提琴演奏者的阵容。这些变化都使得专辑更悲壮动人,也更具有感染力。
       纵观整张《All Is One》,从同名曲目的慷慨激昂、《Brother》的娓娓道来、《Let the Truce Be Known》的百转千回、《Fail》的心怀愤慨,到《Children》的哀婉凄凉,可以说,Orphaned Land对于专辑整体情绪起伏和过渡的把握已是臻入佳境,对犹太和阿拉伯民族音乐的运用也堪称是炉火纯青。你完全不需要刻意去探寻某首歌中究竟用何种手法融入了何种元素,每首歌都是专辑所营造出的悲壮氛围的一部分。
宗教元素的巧妙使用
       作为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三大一神教共同的发源地,中东可以说是世界上与宗教最紧密相关的一个地区。而这三大宗教间的众多冲突往往会给人造成错觉,以为他们的信仰互相之间不共戴天。实际上,这三大宗教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三大宗教的信徒和平共处这一理念,正是Orphaned Land自始至终秉持并尝试通过音乐进行倡导的。
       在《圣经》旧约中记载,亚伯拉罕的嫡子以撒是犹太民族的先祖,而庶子以实玛利则是阿拉伯民族的先祖。而在《可兰经》中,亚伯拉罕则被称为易卜拉欣。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给予了他崇高的地位,将其视作信仰上的始祖,也承认了他是两个民族共同的先祖。因此,这三大宗教有时亦被统称为亚伯拉罕诸教。
       除此之外,这三大宗教均源自同一个古老的一神教,崇拜宇宙唯一的造物主,犹太教和基督教中名曰上帝、耶和华或雅威,伊斯兰教则称之为真主、阿拉。耶路撒冷也是三大宗教共同的圣地:犹太教信仰中神圣的西墙(又名哭墙)位于耶路撒冷城中;基督教信仰中救世主耶稣在这里受难和复活;伊斯兰教信仰中先知穆罕默德的夜行登宵亦是在此。
       因此,Orphaned Land的音乐中始终包含着大量这三大宗教的相关元素。在《El Norra Alila》中已能找到不少关于三教信仰同一主神的内容。而经过了七年的打磨,Orphaned Land在《Mabool》中将宗教概念彻彻底底地展现了出来。这张专辑以《圣经》中的大洪水故事为蓝本,讲述了三位英雄与大洪水抗争并最终失败的故事。这三位英雄分别是拥有魔力的蛇、拥有力量的鹰和拥有智慧的狮子,各自代表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神因为害怕它们的力量而禁止它们合为一体,它们由于违抗神的命令而被放逐到大陆上,并警告大陆上的人类,即将有一场为惩罚他们所犯下罪孽的大洪水要降临,但最终三位英雄没能成功拯救人类,大洪水还是毁灭了一切。
       这张史诗般的概念专辑不仅在音乐性上实现了巨大突破,更在故事性上有了深刻的寓意,自此奠定了Orphaned Land以色列国宝级乐队的地位。
 “三教归一”的美好愿景
       Orphaned Land对于三教信徒和平共处这一理念的阐释,可以说在最新的专辑《All Is One》中达到了新的巅峰。这张发行于2013年的专辑在封面上就给人以最直观的感受:代表犹太教的大卫之星、代表基督教的十字架和代表伊斯兰教的新月,这三大亚伯拉罕诸教的标志互相嵌套融合在了一起,与暗指三教归一、两族同宗的专辑名称不谋而合。主唱Kobi Farhi承认,这一概念极具乌托邦意味,因此专辑中所讲述的内容是与专辑名恰好相反的一幕幕悲剧。
       第三首《Brother》的歌词正是以亚伯拉罕嫡子以撒的口气写给庶子以实玛利的一封信,在信中,以撒写道:“上帝赐福于我们两兄弟,但我们却仍争斗不休”。在主唱Kobi Farhi看来,正是由于许多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忘记了互相之间本是兄弟这件事,从而引发了无数冲突和争端。用源出《圣经》旧约等宗教经典的人物和事件,来讲述暗藏深意的故事,这首《Brother》便是Orphaned Land对于宗教元素运用的典型范例。
       而除此之外,亦有并非来自宗教经典的故事。第四首《Let the Truce Be Known》的灵感就来源于一战期间,1914年那次著名的“圣诞停战”,只不过停战的双方从英德两国士兵变成了两位身份不明的战士。而在歌曲终告结束时,两人无意间射杀了彼此,双双倒在了血泊之中。主唱Kobi Farhi说,“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悲剧,就算有一刻你的人性得到了升华,但最终还是深陷于战争的囹圄之中。”
       专辑的最后一首歌《Children》则是以一个被困于战火之中的孩子的口吻来写的,从孩子的角度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成年人发问:“母亲,你为何要抛弃我?父亲,我们为何要为生存如此挣扎?我长大后是否也会变得像你们现在一样?”在弦乐铺陈出的悲凉氛围中,整张专辑也走向了尾声。
       可以说,尽管乐队始终秉持和倡导三教信徒甚至犹太和阿拉伯两族间和平共处,但这张《All Is One》所表现出的,依然是对在乐队看来不容乐观的当下现状的一种反映。但无论如何,Orphaned Land通过成军至今这五张录音室专辑所表达出的对于宗教和民族的宽容、豁达和诚恳,也在世界各地获得了无数乐迷的喜爱。
       土耳其是唯一允许Orphaned Land举办演出的穆斯林国家,2004年时乐队在伊斯坦布尔举办了一场名为The Calm Before The Flood(洪水来临前的平静)的演出,到场观众无论来自以色列还是阿拉伯世界,都抛开了彼此之间的芥蒂,投入在音乐之中。主唱Kobi Farhi经常会在舞台上动情地说,“是金属音乐把我们带到了一起。”在他看来,一支以色列乐队的演出,能够吸引如此之多的穆斯林乐迷的观看,本身就是一件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情。同时,由于宗教和社会文化问题,在中东地区,金属乐迷留长发、刺纹身往往会被视作异类甚至是撒旦主义者,Orphaned Land也希望能够逐渐改变这一现状。
       实际上,土耳其政府在2012年时给乐队颁发了友谊与和平奖;乐迷团体也曾发起网上情愿,希望让Orphaned Land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在金属音乐的圈子里,也可算是相当少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录入编辑: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