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微博删帖,年检“称职”:律师“年检被卡”风波收场

澎湃记者 刘旌

2014-06-04 19:43 来自 一号专案
       
律师年检卡
        一开始看起来,重庆律师游飞翥和重庆律协乃至律师年检制度要公开干上一架了。        
       4月23日深夜,因 “年检被卡”的游飞翥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有话好好说》的长微博,对重庆律协表达不满的同时也声讨了一番律师年检制度:        
       21日,办公室的同事说,律协网站上公示的今年律师年检通过名单上,事务所其他同事基本都通过了,没有我的名字。当即问经办的同事,我的资料是否齐备?回答:齐全。我通过没有?没有。        
       22日,单位同事打通了市律协办理年检的电话问了情况,工作人员说是因为游飞翥办理了敏感案件,其他的不知道了。        
       23日上午,同事再次打通市律协电话,问具体是哪件敏感案件?何为敏感案件?敏感案件不准律师代理辩护?其与年检有何关系?依据何在?协会接电话工作人员说她“也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在长微博中,游飞翥还着重指出律所、律师的年检制度于法无据:        
       《律师法》对关于年度考核的规定载于第23条:“律师事务所应当……对律师在执业活动中遵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的情况进行监督。”法律明确的是律所要建立对律师的年度考核,不是司法局及律协对事务所及律师个人的考核。        
       第24条规定:“律师事务所应当于每年的年度考核后,向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提交本所的年度执业情况报告和律师执业考核结果。”本条要求的是律所向司法局提交下考核结果。        
       除此,其余再无与“年度考核”相关的内容。        
       长微博一发出,立即引来大批律师的转发、评论,且同声一气地将矛头对准律师证年检制度。        
       有人直接引用了在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副司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秘书长周院生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的言论:根据2008年后施行的修订后的《律师法》,对律所实行的是年度考核制度,称为“年检”,是有些人存在误解。
       周院生说,根据《律师法》的要求,年度考核是律师事务所的内部考核,考核后需要向当地的司法行政部门提交考核结果,是一种“事后监督行为”,并不存在“不通过”与相应的后果挂钩的情况。        
       但律师们认为,问题不是出在《律师法》,而在于2010年司法部颁布施行的《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正是这部《办法》,将原本属于律所内部的年度考核,强制变更为司法行政部门对律所的“年检”。        
        “年检”有“合格”和“不合格”两种评价。对于“不合格”的律师事务所,司法行政机关给予停业整顿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的处罚,并责令整改;同时对该所负责人和负有直接责任的律师依法给予相应的处罚;情节特别严重的,依法吊销其执业许可证。        
       律所不按规定接受年度检查考核的,《办法》要求由司法行政机关公告责令其限期接受年度检查考核,“逾期仍未接受年度检查考核的,视为自行停办,由司法行政机关收回并注销其执业许可证。”        
       《办法》同时还规定,律师事务所在向司法行政机关报送年度检查考核材料时,应当将对本所律师执业年度考核的意见报律协进行审查,由其确定考核结果。        
       湖南律师蔡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对于律师年检制度,“《律师法》中要求进行检查的主体是律师事务所,司法行政部门涉嫌越权。”        
       游飞翥律师直指司法部制定《办法》,属法外作法、法外施法、法外造法,“这个做法无良无品甚至犯罪”。        
       年检不仅给律师造成额外负担,甚至变成了辖制律师的一个工具,“年检就像悬在律所和律师头上的一把刀”。        
       游飞翥说,如无法通过律师年检,那就意味着只能以公民的身份代理案件,不能以律师身份收费。更重要的是,诉讼权利也将受影响。“尤其是在刑事案件中,阅卷权、会见权等都会受限制。”        
       律师们因此对年检制度也时常进行“反抗”。        
       今年3月13日,来自全国12个省份的60多名律师向国务院、司法部、全国人大寄出了联署建议信,建议“废除对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的年检制度”。        
       参与起草呼吁书的律师冉彤说,《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是司法部“私自扩权”,将《律师法》中要求律所自行的“年度考核”,偷偷扩展为“司法行政机关对律所进行年度检查考核”并制定了处罚条款,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超越了《律师法》规定的处罚范围。        
        此番游飞翥律师“年检被卡”,而且按照其所说是因其“办理敏感案件”而被卡,这让人们在声援游飞翥律师的同时,再次将矛头对准了律师年检制度。        
       据悉,告知游飞翥律师律师年检因“办敏感案件”被卡的是重庆律协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员。        
       24日下午,澎湃记者联系了这位工作人员,但他否认说过这样的话,“从没这么说过!”李某的回答斩钉截铁,“要么就是,我们的沟通出了问题。”        
        李姓工作人员说,重庆的律师年检公示等工作,目前还远没有结束,并不是说目前公布的名单上没有名字就表明没通过,“不止他一个人没公示,光是他所在的区也还有好多律师和他一样。”        
        至于游飞翥所称的“事务所其他律师几乎都通过”的说法,李姓工作人员称,并非同一个律所的律师肯定会出现在同一份年检名单上。        
        “这些名单都是各个区交上来的,有不少地方需要调整和修改,工作量很大,所以我们才会分批公示。”李姓工作人员称,她一边接受采访,一边还在处理剩下来的的律师名单。        
       李姓工作人员还向澎湃记者明确,以游飞翥的相关条件,肯定可以通过年检,请他稍等。        
        就在同一天下午,游飞翥发的《有话好好说》长微博突然消失了,“是我删掉的,上午到中午连续接到司法局的电话,说这事月底前应该可以解决。”游飞翥说。        
       昨天下午,澎湃记者再次登录重庆律协的网站,最新公布了一批律师执业年度考核结果,游飞翥也在其中,“律所考核结果”、“分会审核结果”、和“市律协审查结果”三项均为“称职”。        
       至此,游飞翥律师“年检被卡”风波,在律师删帖、律协放行后和谐收场。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律师 年检录入编辑:李云芳
评论(0) 追问(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