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有戏

“舌尖2”第三集抄BBC?陈晓卿说有授权

澎湃记者 黄小河

2014-05-05 09:32 来自 有戏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下称“舌尖2”)5月2日播出了第三集《时节》。香椿发芽,豆腐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下变成冻豆腐,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但在台湾捕捞飞鱼段落里,细心的观众发现了BBC纪录片《生命》之《鱼类》的素材镜头,并且,还作了反转处理。

总导演:使用的镜头有版权授权
       自“舌尖2”播出后,收视一直飘红,但也一直陷入借鉴风波。在首集《脚步》中,藏族小伙采集野蜂蜜的镜头与BBC纪录片《人类星球》第4集“非洲土族采蜜”的桥段如出一辙,当时主创给出的回应是“向经典致敬”。而第三集《时节》中讲述飞鱼的段落,有飞鱼在水中飞行的镜头,被网友发现是直接取材于BBC纪录片《生命》之《鱼类》。
       早报记者就此事拨通了总导演陈晓卿的电话,陈晓卿称“我们有BBC的版权授权”,当记者问到在原创纪录片里选用其他纪录片镜头是否会给“原创”打折扣,陈晓卿说,“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就连BBC里很多知名的老纪录片导演,他的片子里也不可能全都是自己拍的镜头。”
分集导演:反转是为了镜头承接
       在取用的镜头里,网友还发现画面进行了镜像反转,早报记者拨通了该集导演胡博的电话,她坦言网友只发现了4个镜头,事实上她采用了5个镜头。“画面反转是因为考虑上下镜头承接、不能越轴,并不是外界猜测的‘要掩盖借用’,因为不管从流程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没有问题的。”在采访中,胡博也认为纪录片制作时采用一个有版权授权的镜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她对记者说,“就像你写文章,你会引用别人写的话,这不稀奇,但是我们用了就成为话题,其实我们一开始也想过要不要提前说一下,但是真的提前说了会显得更奇怪。”
       因为预算周期紧张、没有调研时间、团队里专业拍摄动植物的人很少、器材和人员不够,而胡博的团队最多只有四五个人,去台湾的签证只有15天。“我们也是不得已才选用了BBC纪录片里的镜头,‘舌尖’拍的是与美食相关的纪录片,美食和人最主要。其实飞鱼的那几个镜头也可以不要,但如果能够交待一下飞鱼的特点,对于观众理解整个故事还是有帮助的。”
       对于网友的调侃,胡博有点委屈,“我们的团队还是做了很大的努力,一个摄影、一个摄影助理外加导演,想要拍人就拍不了别的,虽然我们也用了高速镜头和长焦镜头,但高速和长焦都很吃光,拍出来很暗,我们把摄像机绑在船柱上,由于船小风浪大,拍了三天效果都不好。我们的设备和船都不行,BBC的都是水下超大的摄影机。加上渔民捞一网鱼只有5分钟,一天就起一网鱼,如果把时间都浪费在拍这个镜头上,那别的故事又要大打折扣。”
       对于时间的紧迫,胡博深有体会,因为《时节》让她一整年都奔走在全国各地。“大家很早就知道了播出时间,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拍到有限的素材,以陈老师的资源,也找了一些台湾拍飞鱼的资料,但还是不太适合。我们想自己拍,但团队专门拍动植物的专家太少,我们想用国内的资料,但是也找不到这方面的信源,如果接下来谁有这方面资料提供,我个人也愿意把这部分的镜头替换掉。”胡博感慨说,“没拍舌尖之前,我也觉得没什么,拍了以后,才知道很难。但网友骂也好爱也好,也是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可以理解。”
第三集“最难拍”据称有十几个版本
       作为“舌尖2”里年纪最小的导演,80后的胡博拿到的是陈晓卿认为最难拍的一个选题。“最后留下来两个选题,我和勇哥(第一集《脚步》导演李勇)一人一个,也没的选,”胡博说,“开始做的时候,无知者无畏,在过程中间最大的困难就是没办法做完整调研,可我们策划会开完之后就去拍了。”
       由于“时节”这一主题限定,注定《时节》这一集的拍摄强度最大、跨度最广、人物最多、素材量最大。片子最北讲到了黑龙江,最南讲到了台湾。胡博认为“素材太多”是这集的最大问题。“这一集总共有10G的素材,按最大格式来算总共有10240分钟的素材,我们本来想春夏秋冬拍9个故事,但肯定是不行。”
       有些观众反映《时节》中“食材虽多了,但神又有些散了”。胡博回应说,“其实是应该让情节慢慢推进,有节奏的起承转合,观众看着会更舒服。但是时间所限,我们只能直接告诉观众它是珍贵的,观众可能就没有太大感觉了。”剪辑上时间的交错,作为冬季的切糕在片中出现在夏季,让人觉得似乎有意为之。“切糕是随着葡萄干延伸出来的,最初剪出来有5分钟,最后还是因为有些敏感,删掉了不少。”
       “舌尖2”剧组的预算周期是在10月份之前要结束前期所有故事的拍摄,胡博这一组从3月份拍到了11月份,因为要有四季的体现,很多时候,胡博也很无奈,“策划案是理想状态,人可以协调,老天爷却没办法协调。”她告诉记者,《时节》一集中1500多个镜头里,很多完整的段落最后只留下十几秒的镜头,“起承转合和精华在一起,肯定是留下精华”,从最早80多分钟的版本到最终45分钟,“经历了差不多有十几个版本”。
       当有人对胡博说,“你拍了舌尖,牛啊!”她反倒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之前也因拍纪录片拿过奖,“舌尖2”对于其来说只是个命题作文。

 

       “挂面爷爷”拍摄时已患病

       另外,据“舌尖2”第二集导演陈磊透露,5月2日收到短信得知“挂面爷爷”张世新老人罹患骨癌去世。

       对于老人患病,陈磊表示当时并不知情,“感觉老人腿脚不是很方便,因此拍摄时基本只拍了老人绕面的手法,其余挂面的制作都是由他的儿孙帮忙来弄,现在才知道当时就患了病,只不过子女一直瞒着他。”
       《心传》播出时,老人在子女的簇拥下看了节目,“其实当时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但看了片子后,他突然转过头看了看窗外,说明天还可以做挂面,天气好着呢。”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舌尖上的中国录入编辑:何涛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